中國因素

甘肅護士剃光頭馳援湖北抗疫,被宣傳為「最美逆行者」,你怎麼看?

「歌頌」式話術與女性醫護生理用品缺失的現實矛盾,你如何評價?


甘肅省有援助湖北醫療隊的14名女性醫護人員在啟程前被集體剪掉頭髮,剃成光頭,過程中很多人流淚。 網上圖片
甘肅省有援助湖北醫療隊的14名女性醫護人員在啟程前被集體剪掉頭髮,剃成光頭,過程中很多人流淚。 網上圖片

甘肅護士剃光頭上陣,剃頭是為了防護,還是用來形式主義作秀的方式?

有批評指主流媒體報導呈現性別化設置,女性聲音要麼缺場?要麼被挪用?

「歌頌」式話術與女性醫護生理用品缺失的現實矛盾,你如何評價?

2020年2月17日下午,甘肅日報在微博平台上主辦的官方賬號「每日甘肅網」,發布了一則名為《剪去秀髮,她們整裝出征》的視頻,引發網絡熱議。鏡頭裏,甘肅省婦幼保健院準備派出14名前往湖北支援的女醫護,出發前,她們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剪去長髮,並剃成光頭。戴著口罩的她們,有人緊皺眉頭,有人眼泛淚光。剪下的髮辮被展示的時候,有醫護轉過臉不願看。在這條新聞裏,她們被宣傳為「最美逆行者」。而在她們加油打氣的合照中,唯一仍保留頭髮的,是一名男醫護。

儘管「剃頭」被官方解釋為在苛刻的醫護抗疫環境中,可以起到更好的防護作用,也讓工作更為便捷,但仍引起大量網民的質疑:「剃頭是否出於自願?」「是為了防護,還是只是形式主義的作秀?」該視頻也因此被刪除。但是,關於這場疫情中媒體對女性的報導方式,卻持續引起討論,並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媒體報導的性別化設置

在剃頭的新聞之前,「女醫護剪髮」的字眼已多次經過媒體的報導,進入公眾的視野:1月31日,四川簡陽18名醫護為方便工作不惜剪去秀髮;2月3日,山西大同女醫護為前往湖北支援剪成短髮,被稱讚「英姿颯爽、幹練利落」;中新網的報導中,女醫護「卸下紅妝」、剪去長髮上前線並向男友喊話「回來就結婚」;羊城晚報的報導口吻也非常類似,2月13日的相關報導以《為戰「疫」剪掉長髮,等到長發再及腰娶我可好》為題。

在這些同質化的記錄背後,除了對女性特質的注視,也衍生了對女性在家庭中角色的關注,對家庭中的缺職與母親角色等方面的反複展現,有批評指,這展現出的是一套父權主義的規訓,女性的個體價值往往被家庭價值所覆蓋,而女性的身體被利用來構建和強化男性中心論的敘述。

2月4日,有報導指,由於藥櫃低矮,一名懷孕9個月的護士因無法用平常姿勢下蹲,她只能背靠牆壁,慢慢坐到地上艱難的取藥;2月12日,一個名為《流產10天后,武漢90後女護士重回一線:總有人要拿起刀槍上戰場》的報導中,女醫護懷孕不到兩個月卻遭遇自然流產,卻堅持「拖著虛弱的身體」工作,她的經歷被歌頌為作出偉大犧牲的「抗疫戰士」。她們則一同成為了主流媒體中「堅守崗位」的「女英雄」。

然而,拋除上述具備「性別刻板印象」的出場,女性被認為在主流報導中長期缺席,尤其是關於她們的專業技能。在許多官方媒體的抗疫宣傳中,找不到女性醫護的面龐,即使過去這段時間,從數字上來說,女性醫療工作者可以稱得上是抗疫的主力軍;雷火神山工地上的建築女工更是一個不被關注的巨大盲點,與女性醫護相比,作為在建築行業的鏈條中,工資低於同類男性建築工人的底部群體,她們甚至與媒體性別化設置的議題絕緣。有網友在微博發起標籤為#看見女性勞動者#的話題,希望女性勞動者更多在客觀的眼光中走入主流敘事,而不是僅僅關注其標籤化的「外貌」與「家庭價值」。

生理羞恥與被忽視的需求

2月17日,有網友指出,CCTV13(中央電視台)當日上午和下午都播放了對同一個護士的採訪,但是下午播放的片段卻刪去護士的其中一句話:「自己正處於生理期」。這個情況,被指是官方媒體對月經在公眾討論領域的「羞恥感」,還有決策組織對女性醫護工作人員的生理用品的忽視。

根據「鳳凰網公益」2月14日的估算,湖北一線女醫護的人數超過了10萬人,佔比超過60%。而據《中國婦女報》,至2月14日24時,全中國各地共派出了217支醫療隊,25633名醫療隊員支援湖北。其中護士隊伍有的1.4萬人,護士中女性佔比接近90%。但是與這個數據相矛盾的是,在數量上佔大多數的前線女性醫護工作者,缺乏生理用品使用的呼聲卻鮮有得到重視。

在防護物資稀缺的情況下,有護士為了節省防護服,一天才換一次衞生巾;更有女醫護因為用完而又買不到衞生巾,只能用保鮮膜暫時摀住;有人血流到了防護服上,甚至「血尿模糊」。

募集物資的捐贈者梁鈺,在微博上發起話題#姐妹戰疫安心行動#,呼籲網友關注在抗疫前線女性醫護人員對衞生巾、月經杯、安心褲等生理用品的需求,她積極地募集女性生理物品的物資。

2月9日,梁鈺主動向金銀潭醫院提出捐贈,對方卻表示最缺的是專業防護用品,生理用品不算作重要的物資而被拒絕,之後她卻收到包括該醫院在內的大量女性醫護人員的求助。從2月10日開始,梁鈺和志願者團隊一起通過「安心行動」向湖北的定點醫院聯繫和對接衞生用品的捐贈,但是缺口仍然非常大。同時她也發現,衞生巾等未被納入指揮部統一採購的必需物資,無法通過專用的綠色通道運輸而及時抵達前線,物流成為了面臨的最主要問題之一。

直到2月14日,婦聯支援一線女醫務人員衞生用品,首批物資將運往武漢的消息,才被《人民日報》轉發,衞生巾問題才名正言順地進入大眾視野。直到18日晚,婦聯籌集的近4萬包衞生巾抵達武漢,發放到各個醫院。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資雅雯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