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解決勞動力不足問題,日本將延長退休年齡至70歲,你願意拼到那時候嗎?

國家經濟不景氣、老齡化,是否必須要通過延長就業時間解決?


日本一名年長的計程車司機踏出車外。 攝: Tomohiro Ohsum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日本一名年長的計程車司機踏出車外。 攝: Tomohiro Ohsum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你覺得是否有必要工作到70歲來養家?你又是否願意?

國家經濟不景氣、老齡化,是否必須要通過延長就業時間解決?

僱用高齡人士還會產生哪些潛在問題?

日本政府於2月4日在內閣會議上敲定《高年齡者僱用安定法》的修正案,要求企業保障有意者能夠工作至70歲。法案隨後將提交日本國會審議,有望於2021年4月開始實施。

該「70歲就業法案」規定,企業除了可以廢除原有的強制退休年齡、延遲退休年齡至70歲、引進繼續僱用制度之外,還應支持老年員工創業、從事自由職業、進入其他企業就業、向非營利機構(NPO)法人等社會貢獻活動提供資金。日本政府還表示,未來將把上述七個項目的任意一項規定為義務,並且原則上將不上調65歲的公共養老金開始領取年齡。

日本此前的體系

日本上一次的《高年齡者僱用安定法》修正案於2013年4月開始實施。法案推出了階梯式延長退休模式,即自2013年起,退休年齡為61歲,並且每三年延後一年退休,計劃到2025年4月實現全部65歲退休。

與此同時,企業內部規定可以採取廢除原有的強制退休年齡、延遲退休年齡至65歲、及引進繼續僱用制度來繼續僱用65歲及以下的人員。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2018年日本60-64歲老年人的就業率為68.8%,比2013年提高9.9個百分點。

據日本政府調查,有65%的65-69歲老年人表示「有意工作」,而這一年齡層實際就業者僅佔46.6%。日本內閣府估算,如果65-69歲老年人就業率與60-64歲達到相同水平,勞動所得將增加8.2萬億日圓,消費支出將增加4.1萬億日圓。

「高齡社會」的種種困難

此次上調退休年齡意在應對勞動年齡人口持續下滑的現象。2018年,日本18-64歲的勞動年齡人口僅有7545.1萬人,比上一年減少51.2萬人,佔總人口比例為59.7%,為1950年以來最低。

勞動年齡人口減少還帶來了巨大的社會保障財政負擔。日本養老金起始領取年齡為65歲,實行彈性制,即自起始時間開始,每延期一個月領取,養老金額度將增加0.7%,而每提前一個月領取,養老金額度將下降0.5%。如此一來,若延遲到70歲開始領取,則享受養老金額比標準額將增加42%,而若從60歲便開始領取養老金,則只能享受到標準額的70%。

但即便如此,截至2018年3月底,日本享受延期領取養老金的人員僅佔老年人口的1.5%,而有19.7%的老年人選擇提前支取養老金。這說明,養老金是日本老年人維持正常生活的重要支柱。而去年日本金融廳發表的金融審查報告中指出,如果退休後繼續生活20年到30年的話,單純依靠養老金生活的家庭每月會有5萬日元的缺口,合計估計約有2000萬日元的缺口。鼓勵老年人繼續就業,或可緩解養老金財政緊張及老年人生活拮据的局面。

「高齡社會」之下的勞動力

法案出台後,在日本「2CH」網站上,網友紛紛留言說,「這是讓我們工作到死嗎?」「到了70歲左右,出現認知障礙的人或患其他老年病的人會越來越多。上班的時候倒下,等不到退休,給周圍添麻煩的人不是會增加嗎?」

《日本經濟新聞》此前也稱,讓企業背負義務,可能損害企業經營的自由度和組織活力。「如果想讓老年人繼續工作,政府應該做的是大膽開放民間企業的人才中介業務,建立能夠根據個人意志靈活更換工作的人才市場,支持更多的人提高能力去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在奧林巴斯株式會社工作的59歲員工正源濱田卻對新法案十分樂觀。「我並不想退休,因為我覺得我還可以做很多事」,他認為新法案可以為與他一樣的人帶來許多靈活的選擇。「有經驗的老員工可以與年輕員工分享知識,但也沒有義務留在同一家公司。並且如果你想退休,你也可以,但重要的是,你不必退休。」

東京都立川市的「日本綜合警備」保安公司的負責人認為,「保安工作是與人打交道的工作,非常適合人生閱歷豐富的老年人。如果國家通過70歲也可以工作的法律,將會吸引更多老人加入我們。」該公司為保障老年人的工作安全,在每天上班之前都會細緻地監察院公的身體狀況,如給員工量血壓等。

日本勞動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內藤茂則表示,該法案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但應該也可以做得更多。

「這將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勞動力短缺的問題,但該法案沒有解決確保這些老年工人同工同酬和平等權利的問題。」內藤茂闡述,「公司將能夠以合同制的方式僱用年長的員工,而並非將老年員工同等僱用為全職員工。或許老年員工的工資、權利和福利會更少。」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王筠琪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