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李文亮去世激發輿論,網民高呼要求言論自由,事件將為中國帶來什麼改變?

官方將如何應對這次民意沸騰?


2020年2月7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於中環遮打花園舉辦悼念李文亮醫生的集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2月7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於中環遮打花園舉辦悼念李文亮醫生的集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李文亮醫生去世激發輿論,我們應當如何表達哀悼?

網民高呼言論自由,審查之下從何做起?官方又將如何應對訴求?

李文亮事件將會為中國帶來什麼影響?

2月7日凌晨3點48分,武漢中心醫院官方微博發布通告稱,「我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經全力搶救無效,於2020年2月7日凌晨2點58分去世,對此我們深表痛惜和哀悼。」

此時距離6日晚間第一次傳出李文亮去世的消息已過去六個小時。在此期間,陸續有媒體發布消息證實,也不斷有消息闢謠稱醫院仍在搶救,但噩耗已迅速在社交網絡及國際媒體上傳播。

有網友呼籲公布李文亮醫生的真實死亡時間,以及生前救治情況,稱「不要在他去世的時候,依然試圖用謠言緩衝人們的憤怒」。

7日下午,國家監察委員會發布消息稱,經中央批准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晚上,有武漢市民在武漢中心醫院門外獻花悼念。網上仍然輿情高漲,有人發起「今夜,我為武漢吹哨」活動,在晚上9時點起燭光,吹響口哨,祭奠為武漢吹哨、揭露疫情的李文亮。

從「造謠者」到「吹哨人」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所屬微信群提到華南海鮮市場肺炎疫情,提醒群內醫生同行注意防護。聊天記錄流出後,他隨即被約談,並於1月3日前往派出所簽署訓誡書

1月1日,基於官方通報的肺炎疫情,武漢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武漢」發布消息稱,有「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警方提醒,一些網民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發布、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

照舊參與醫護工作的李文亮出現感染症狀,1月12日開始住院。2月1日,李文亮更新微博,「今天核酸檢測結果陽性,塵埃落定,終於確診了」。這是他最後一條微博。

隨着疫情擴散和輿論轉向,平安武漢於1月29日發布情況通報稱,由於上述八人「情節特別輕微」,僅分別進行了教育、批評,均未給予警告、罰款、拘留的處罰。

隨後,八位「造謠者」成為了媒體報導中的「吹哨人」,而民間稱他們為「庚子八君子」。李文亮在公開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並不確定自己是否就是八人之一。

網友認為,李文亮並非傳統意義上勇敢的「吹哨者」,也沒有想成為英雄,而之所以會引起如此強烈的悲憤,正是因為「他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而善意提醒身邊人注意異常情況也是誰都可能會做的普通的事。

同樣在6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重症醫學科主任張繼先作為「疫情上報第一人」,與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張定宇一起獲得記大功獎勵。

有網友表示,李文亮不是第一個發現疫情的人,他被「過度神話」了。有人說,「傳染病上報是有紀律和流程的。李醫生是奉獻者,但我覺得張繼先才是吹哨人。」

面對社交媒體輿論,有人評論說「憤怒是為了讓國家變得很好,而不是藉機鼓張遊行喊口號」,或是「能做事的做事,能發生的發聲,不要亂帶節奏」。官方回應的評論中有人問道,「沒反應又說爛根,有反應又要說做樣子,各位鍵盤俠請問你們到底要怎樣啊?」

我們要言論自由

許多網友試圖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第四十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

接受財新採訪時,李文亮曾說,雖然一開始擔心截圖流出可能會帶來處罰,但別人可能也只是著急提醒家人朋友。「平反對我而言不那麼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他還表示,「我覺得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不同意利用公權力過分干預。」

此前兩週媒體報導的井噴讓各地疫情消息得以廣泛傳播,但互聯網的審查沒有停止。微信公眾號的許多熱門文章「存活」時間短暫,輕者文章被刪除,重者賬號被屏蔽。

在豆瓣上,「和新型肺炎疫情有關的記憶」的話題已有超過800萬次瀏覽、3000餘篇記錄。但豆瓣已於6日暫時關閉了日記功能,並嚴格審核用戶發布的動態、圖片內容。

許多微博博主發布被視為敏感的內容時,便會有評論提醒「小心被封號」。而也有人反問道,「如果每個人都說真話,不自我閹割,微博能炸得過來嗎? 」

隨着微博搜索熱度下降,網友發起的#我們要言論自由#、#我要求言論自由#等微博話題,連同#武漢政府欠李文亮醫生一個道歉#一起被刪除,但討論並未停止。網友排隊轉發平安武漢此前的通報,敦促其向醫生們「道歉」。

有人借用文學、影視作品的隱喻,如《哈利·波特》中主角所寫的「我不可以說謊」。有人轉發《悲慘世界》中「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片段,而此曲於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從中國幾大音樂平台下架。

有人說,「消除所有的不同聲音,相當於設計高壓鍋時取消了安全閥」。有人呼籲大家反問出李文亮訓誡書中的兩句話,「你能做到嗎?你聽明白了嗎?」

與此同時,有網友開始反思日常在網絡空間的措辭與反應方式,呼籲大家謹慎使用「帶節奏」、「吃人血饅頭」等污名化的表達。

「不信謠、不傳謠」

2015年11月1日更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九)》規定,編造虛假的險情、疫情、災情、警情,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虛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最高可判處七年有期徒刑。

此舉被視為強調「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的有力詮釋。但也有人認為,對「虛假」的定義本身就具有爭議,而中國缺乏一個信息暢通、政府及時公告真實情況的環境。

2017年6月1日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則進一步規定了網絡信息的安全與檢測,強調機關部門應「在各自職責範圍內負責網絡安全保護和監督管理工作」。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定義中將「信息扭曲」劃分為三類。「Misinformation」代表錯誤信息,但其本身不包含造成危害的意圖;「Disinformation」代表刻意發布並危害到個人、社會團體、組織或國家的虛假信息;「Mal-information」代表基於事實的信息,但被用於對個人、社會團體、組織或國家造成危害。

彭博社引述人權組織「Article 19」亞洲項目主管Matthew Bugher稱,「政府試圖控制信息流是危險的,且往往會適得其反。真相和透明性是錯誤信息最好的解藥。」

2011年8月,浙江温州動車追尾事故發生後,李文亮曾發布微博呼籲網友支持被停職的央視製片人王青雷。不過在當時,他也被微博提示「發表內容中含敏感詞」。李文亮寫道,「王青雷是有責任的優秀媒體人,現徵集簽名強烈抗議,要求為王青雷復職,轉播或評論均表示支持,頂起來!!」

截至目前,此條微博的轉發已超過五萬次。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