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資本家剝削員工,市場剝削資本家。」搜狐CEO言談惹爭議,你怎麼看?

經濟下行壓力和制度缺失的語境下,僱員「996」的工作模式,仍會持續多久?


2020年1月13日,搜狐CEO張朝陽在直播中稱「資本家就得剝削員工」。圖為張朝陽於2019年10月接受記者提問。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月13日,搜狐CEO張朝陽在直播中稱「資本家就得剝削員工」。圖為張朝陽於2019年10月接受記者提問。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搜狐CEO張朝陽聲稱「企業就得讓每個人的投入產出比最大,這樣企業才能生存,大家的工作才能保住」,你認為他的邏輯合理嗎?

經濟下行壓力和制度缺失的語境下,僱員「996」的工作模式,仍會持續多久?

1月13日晚,搜狐CEO張朝陽在與考研網紅教師張雪峰的「搜狐價值直播」中稱「資本家會剝削員工,市場也在剝削資本家」,引發網友熱議。他解釋道,「剝削」的不是剩餘價值,資本家在剝削員工,資本家又被市場剝削。在所有企業競爭的壓力下,企業就得讓每個人的投入產出比最大,這樣企業才能生存,大家的工作才能保住。

這一段話,其實是對搜狐發給全員郵件中的「考勤新規」的回應,據界面新聞報導,該郵件於1月8日曝光。郵件中稱,員工需早上9:30前到崗,累計4次內每次扣罰金500元(人民幣),5次後每次罰1000元。在直播中,張朝陽強調:「9:30晚一分鐘就得(罰)500。」

他表示,以前搜狐對於僱員的管理較為「鬆散」,2019年後要求開始變得嚴格,而2020年開始,「新年新氣象」連考勤也規定嚴格起來。他也透露,現在公司內很多人都遲到了,1月份應該能罰不少錢。

在1月初的內部新年致辭和在為搜狐內刊撰寫的《卷首語》中,張朝陽強調勤奮和拼搏的重要性:「對工作的興奮的調動,會讓你更聰明;勤奮工作使精神強健,有利於健康」。

根據鳳凰網,2019年張朝陽接受採訪時說自己的工作時間是「777」,每週早上7點工作到晚上7點,其餘時間除了睡覺和鍛鍊,都在工作;也曾在2019年烏鎮互聯網大會期間表示「要對表現不好的員工說NO,給三次機會,不行就走人。這是必須的,競爭太激烈了,不能允許不是最優秀的存在」。

這並不是中國互聯網公司CEO第一次說出類似引發爭議的言論。面對2019年4月互聯網僱員對「996」(從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週工作6天)的長時間工作文化的抗議浪潮,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在公開信中,認為能夠長時間工作「是很大的福氣」;京東的劉強東則表示不能承擔壓力的人「不是我的兄弟」。兩位加上一直被內部員工以及外界認為是以任正非為CEO的「狼性文化」的華為公司,被網友戲稱為:「狼性任,福報馬,兄弟東,剝削張」。

在面對內需放緩、非洲豬瘟蔓延以及中美貿易戰的持續壓力等問題,2019年10月中國官方公布其第三季度的GDP增速為6%,為近三十年來最低水平,且許多學者認為實際數據應該要更低。伴隨著中國經濟下行的,還有中國互聯網的「裁員潮」。自2018年冬天開始,互聯網業內紛紛爆出裁員消息,許多互聯網巨頭也沒有逃脱定律:網易嚴選裁員比例約在30-40%左右;知乎商業化團隊裁員超20%;鬥魚將整個海外團隊都裁掉了;京東末位淘汰高管;美團啟動大規模裁員等等。

根據搜狐集團2019年11月4日公布的最新財報,搜狐集團2019年第三季度總收入為4.82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9%,以人民幣計量增長12%。按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淨虧損為5300萬美元,同比收窄31%,環比收窄22%。歸於搜狐公司的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淨虧損為1700萬美元,同比減虧26%。

經濟下行、互聯網寒冬使得行業紅利逐漸減少,但行業內的同質化競爭並沒有因此而放緩,互聯網公司對員工的要求愈發嚴格,「勤勞」、「拼搏」成為企業文化的重要關鍵詞,普通僱員對投入產出比感到不滿,話術與雞湯的糖衣無法再包裹長期「996」工作模式帶來的危害。

2019年4月已經偃旗息鼓的「反996」浪潮,在年底10月網易、華為相繼爆出非法對待僱員,再一次被提上台面,並有了新的口號「出身985、上班996、離職251、維權404」。19年4月份「996.ICU」的抗議聲潮並沒有給行業的僱員帶來實質上的改變;華為前員工被勒索和羈押,更讓人們意識到個體與結構之間的差距,企業聯合官方的打壓,也讓這場聲勢浩大的反抗最終以無疾而終的姿態噤聲。

但是顯然,這並不是事情發展的終點。我們不禁要問,僱員「996」工作環境仍會持續多久?下一場反「996」運動將會發生在什麼時候?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資雅雯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