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楊潤雄表示可DQ校長引憂慮,你如何看待香港教育制度在反修例運動中的爭議?

香港通識教育常被指偏頗,缺乏愛國元素,你怎麼看?反修例運動以來,為何教育制度成為眾矢之的?


香港教育局長楊潤雄。 攝:Chen Xiaomei/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香港教育局長楊潤雄。 攝:Chen Xiaomei/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教育局局長稱可以取消校長資格引起爭議,教育界人士批評是白色恐怖,你怎麼看?

針對教師專業素養的投訴應該實名嗎?你如何看待教師在私人領域發表的言論與其專業操守的關係?

香港通識教育常被指偏頗,缺乏愛國元素,你怎麼看?反修例運動以來,為何教育制度成為眾矢之的?

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日前接受內地解放日報旗下的上觀新聞媒體採訪時稱,若要求學校對教師進行調查,但學校不配合,校長也支持教師行為的情況下,教育局若認為校長已經不能勝任,可以取消其校長甚至教師資格,引起教育界憂慮和爭議。教協副校長、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批評楊潤雄此番言論在「恐嚇教育界」,要求校方及校長跟隨政府立場,因言開罪教師,擴大白色恐怖。教育局隨後表示,其有責任跟進有關投訴,「白色恐怖」之說是歪曲事實、煽動情緒。

楊潤雄在上觀新聞專訪時稱學校的基本態度很好看出來,比如學校在反饋中認為涉事教師「沒有問題」,教育局便可知道學校、校長的態度「有問題」,並表示教育局有權解除校長資格,在情結嚴重時還可取消教師資格,或是通過直接委任校董進入一所學校的校董會,參與學校的日常管理。他表示在處理對於教師專業性的相關投訴時有一些權力可以行使,但通常會「非常謹慎」,並透露已有兩名官校教師因在網絡上發表不當言論,從學校調往教育局辦公室,停止直接接觸學生。同時表示在今次反修例運動中,大學校長在處理方式上令很多人不滿意,但也認為,這是一個從前未曾遇到的問題,需要教育局和校長共同探討。

自反修例運動以來,許多內地媒體和輿論開始關注和質疑香港的教育制度,在採訪中,楊潤雄提及了香港通識教育和普通話教授中文課程。他表示,通識教育最初沒有教科書,老師從網絡及報紙上蒐集材料,而現實是香港報紙對政府批評的看法居多,這麼多年下來,「大家就會覺得教學內容又是偏頗」,香港人對通識教育也很不信任。並表示在2019年9月教育局已要求出版社將教材送至教育局審閱,並會在2020年2月反饋修改意見,希望出版社修改後讓學生使用。對於「普教中」議題,楊潤雄表示,用粵語學中文,可能會和其他大部分人越走越遠,但仍尊重學校選擇,短期內不會進行改變。

灣仔區校長聯會主席戴德正對此表示,校方對於教師在網上言論的調查能力有限,「學校不配合調查」就等同於「認同教師所行」,甚至「不能勝任校長」的說法讓他感覺壓力很大。他表示認同教師不應煽動仇恨、暴力和違法行為,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教育局把尺子,每次都說case by case」,不知道教育局的評判標準如何,外界難免憂慮日後只許說順應政府立場的看法。

葉建源表示,在學校管理制度之中,正常情況下只有法團校董會才能解僱校長和教師。他認為楊潤雄在沒有明顯問題的情況下主動提出可能取消校長資格,作為主管教育的官員,是極不負責任,令人不安的。葉建源隨後致函教育局,反映教育界憂慮,並提出局方不應接受匿名投訴,未審先判有違程序正義,及停職停薪安排不合理。教育局回應稱只是有少部分「害群之馬」,對於社會事件而涉及專業操守的問題的個案都經過了嚴謹的調查,對有人「多番扭曲局長言論」表示遺憾。

楊潤雄1月3日續指,教育局是要求校長配合調查,並未要求校長配合教育局的看法,強調局方就教師投訴個案沒有既定立場,並表示,自稱專業的教育組織不理事實,將自己想法串連成「一些故仔」,令業界恐慌,由包庇失德教師之嫌。

對此葉建源回應反駁稱,教育局將教師在私人領域的言論以及相關匿名投訴,當成大事去處理,甚至可能影響教師和校長的專業資格,反問不是白色恐怖還會是甚麼。並表示,是否白色恐怖並不由教育局決定,而是市民及教師聽到後會否感到恐懼,會否帶來大家擔心自由受壓的效果。葉表示官員作嚴重指控時應審慎,若指出不負責任的評論而未能提出確實理據,是很危險的事,教協轉交給教育局的投訴,全部皆為實名,可追溯投訴人,與教育局現時處理的匿名投訴,性質完全不一樣。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