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武漢市發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例27例,信息通報及防疫系統能有效應對疫情嗎?

即使學者澄清網民依舊對SARS討論不斷,公眾對於肺炎疫情的恐慌源自哪裡?


2018年7月31日,一名病人在中國的醫院。 攝: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7月31日,一名病人在中國的醫院。 攝: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市發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例27例,這一次我們的信息通報及防疫系統能有效應對疫情嗎?

公眾對於肺炎疫情的恐慌源自哪裡?是16年前的那場SARS疫潮還是對疫情防控體系的不信任?

12月31日,湖北省武漢市確診2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消息引起中港台三地民眾對肺炎疫症的恐慌。

12月30日晚,中國大陸網絡上開始流傳由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發佈的緊急通知和幾張醫護人員的微信聊天群組截圖,顯示武漢市陸續出現多名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疑似發生SARS疫情,迅速引起輿論發酵。

第一財經》從武漢市衛健委處確認網上流傳的緊急通知屬實,但尚未能確定本次出現的不明原因肺炎為何種類型肺炎。《新京報》引述武漢市中心醫院工作人員稱,網傳出現SARS一事為謠言,目前並無疑似或確診患者。

Now新聞台於31日上午向武漢市疾控中心致電查詢,職員表示「絕對不是非典型,我可以負責任地說,跟非典型肺炎是無關」。疾控中心指醫院正嚴格執行隔離措施,已經排除了非典型病原體致病的可能性。

《人民日報》發佈微博稱,武漢市多位醫院人士表示目前病因尚未確定,無法斷定是否為SARS病毒,是其他重症肺炎的可能性更大。「即便是SARS病毒,此前已有成熟的防控救治體系,市民也不用驚慌」。

武漢市衛健委於31日下午1點發佈《關於當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況通報》,確認目前已發現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嚴重,多例肺炎病例與當地一海鮮市場「華南海鮮城」有關聯。「病例臨床表現主要為發熱,少數病人呼吸困難,胸片呈雙肺浸潤性病灶」。

據悉,武漢市專家會診初步分析認為病例屬病毒性肺炎,目前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亦未有醫務人員遭感染,但病原及感染原因仍在調查中。央視新聞報道,中國國家衛健委派出的專家組已於31日上午抵達武漢,展開相關檢測工作。

此次爆發疫情的華南海鮮城是武漢目前最大的海鮮水產批發交易市場,分東、西兩個區域,共有攤位650餘個,從業人員1500餘人。《澎湃新聞》於31日探訪華南海鮮城,發現大部分商鋪仍正常營業,市場內衛生狀況不佳,地面散落大量垃圾。除了販賣生鮮的店鋪外,海鮮城內也有售賣羊肉、牛肉等生肉製品的商戶。《澎湃新聞》從武漢某三甲醫院一名職工那裡獲悉,武漢市衛健委在31日召開的一次會議上指出該海鮮市場陰暗潮濕,具備傳染條件。

「不明原因肺炎」是2003年SARS事件後,中國衛生部為了更好地篩查及處理可能出現的SARS、人禽流感等其他傳染性呼吸道疾病而提出的一個名詞,首次出現在2004年發佈的《全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監測實施方案(試行)》中,2007年該試行方案更新為《全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監測、排查和管理方案》。

根據上述方案,不明原因肺炎是指滿足以下4個標準且不能做出明確診斷的肺炎病例:發熱(腋下體溫≥38℃);具有肺炎的影像學特征;發病早期白細胞總數降低或正常,或淋巴細胞分類計數減少;經規範抗菌藥物治療3-5天後病情無明顯改善或呈進行性加重。

SARS事件是指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征於2002年11月在中國廣東順德率先爆發,並擴散至全球的一次全球性傳染病疫潮。直到2004年5月18日,世界衛生組織(WHO)才宣佈中國不再有SARS,病毒的人傳人鏈條被切斷。這次SARS大流行共在全球37個國家造成8,437個病例,導致813人死亡。

根據WHO公佈的數據,中國內地、香港及台灣是SARS病發數量最多的三個國家和地區。在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之間,內地累計病例5,327例,死亡348人;香港累計病例1,755例,死亡298人;台灣累計病例671例,死亡84人。

SARS蔓延在當時引起了社會恐慌,而中國政府在SARS發生伊始對疫情真實信息的瞞報被指是疫情沒有得到及時有效控制的重要原因。2003年2月以前,中國政府以疫情未充分展現為由,並沒有每日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廣東地區的疫情,也不允許它的調查隊進入廣東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在北京,官方於2003年4月召開的記者會上公佈的數字是以前公佈的九倍多,時任北京市市長孟學農及中國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因處理SARS事件不力而下台。

時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Gro·Harlem·Brundtland曾表示「如果中國政府在早期階段能夠更加坦誠,情況將會好得多(It would have been much better i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d been more open in the early stages)」。

2003年SARS疫潮是香港近年最嚴重的瘟疫,對香港政治、經濟及社會各方面影響深遠。2003年2月,病毒由一名染病的廣州中山大學退休教授攜帶來港,疫症在3月中旬於社區中爆發並蔓延。疫情在當時導致香港旅遊業一片低迷,為挽救經濟,港府與北京推出了大陸居民以個人旅遊方式前往香港和澳門的「自由行」計劃。在SARS造成的全港經濟衰退的背景下,不少市民對政府對抗疫情的表現不滿,港府亦在當時推動具爭議性的基本法第23條立法,觸發當年7月1日五十萬人上街抗議,開始了每年「七一遊行」的傳統。SARS疫潮也大大提高了香港公眾的衛生意識。

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於31日晚召開記者會,表示事件並不尋常,且香港與武漢間遊客往來密切,加上聖誕及元旦假期將要完結,已要求醫管局和入境處加強出各入境口岸的健康檢查。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稱,有理由相信可能是類似禽流感或非典型肺炎的新發性傳染病;現時疾病防控系統比2003年要加強,因此本港市民暫時毋需恐慌,但必須提高警覺。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 李瑞洋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