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有意見認為「星火同盟」被指洗黑錢是白色恐怖, 香港的示威空間會進一步被壓縮嗎?

反修例示威者支援平台「星火同盟」被指洗黑錢,是合理懷疑還是政治檢控?


2019年12月23日,市民在愛丁堡廣場參與聲援「星火同盟」的集會。 攝:劉子康/端傳媒
2019年12月23日,市民在愛丁堡廣場參與聲援「星火同盟」的集會。 攝:劉子康/端傳媒

反修例示威者支援平台「星火同盟」被指洗黑錢,是合理懷疑還是政治檢控?

平台7,000萬港元銀行戶口遭凍結,此舉會損害香港的金融中心聲譽嗎?

有運動支持者指打擊星火意在製造白色恐怖,香港人的示威空間會進一步被壓縮嗎?

12月19日,香港警察以「洗黑錢」之名拘捕為示威者提供法律援助的眾籌平台「星火同盟」的4名成員,並凍結平台旗下銀行戶口共7,000萬港元,該做法引起巨大爭議。

警方發言人表示,有關銀行戶口由一間空殼公司登記,調查發現該公司在過去半年內有「大量可疑現金交易」及「可疑個人投資產品」,與空殼公司的業務不相符,且該公司在過去幾年並無交稅。警方認為該公司的財務活動有「洗黑錢的特征」。

警方指調查顯示星火同盟平台在過去半年內共籌得港幣8,000萬元,大部分款項用於投資個人保險產品,而保險受益人為空殼公司負責人,與平台聲稱的為被捕人士提供支援的籌款目的不符。

警方稱被捕4人中有一人為涉事空殼公司的董事及股東,其餘三人收入不高,所接受的錢與個人收入不相稱,也可能觸犯洗黑錢的罪行。在拘捕行動中,警方還檢獲了13萬元現金、6支箭、兩支雷射筆、價值16.5萬元的超市現金券(3,300張)的收據以及大量防具,稱不排除公司利用基金「給年輕人出來活動作為報酬」。

被問及有人被捕後 ,市民提供支援是否構成犯法,毒品調查科財富調查組署理高級警司陳偉基表示,複雜問題難以一概而論。

星火同盟於同一日在Facebook主頁發佈聲明,譴責警方的說法失實,故意將平台的運作扭曲成洗黑錢等惡意用途,是「意圖抹黑星火及其他支援頻道」。

根據香港法例,干犯洗黑錢罪是指,有人在明確知道或有理由相信某筆財產是通過非法手段取得的情況下,仍選擇處理該財產。財產處理人可通過合法的金融作業流程將該筆財產「洗淨」為看似合法的資金。

律師林炳昌對《明報》表示,星火同盟接受捐款的方式與不少機構或政黨相若,資金來自大量市民的捐助,根本難以確定款項來源是否與犯罪收益有關;如果此舉違法,「市民應停捐慈善機構」。大律師何旳匡則指出,如果受助人在獲得資助款項後,將有關資金用作非法用途,這也並非眾籌平台或捐款人的責任。何亦強調,星火在收取捐款後,以信託方式透過空殼公司或個人購買保險產品投資,本身不見得有問題。

大律師黃宇逸在接受眾新聞查詢時指,若平台資金的用途與其聲稱的籌款目的不同,可能構成詐騙,但未必足以構成洗黑錢。

新成立的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發佈聲明批評警方針對星火的洗黑錢指控未有充分證據支撐,質疑此舉意在凍結異見人士資產,會有損香港自由經濟聲譽、影響外商信心。香港會計專業人士協會則表示,資本賬目自由流通、私有產權受法治保障是香港擁有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關鍵,警方在未有實際證據的情況下凍結星火資產會進一步打擊香港法治。

早在11月21日,星火同盟在匯豐銀行的有關戶口便停止運作,其後暫停以銀行帳戶接收款項。有網民質疑星火同盟此次被凍結資產亦與匯豐銀行有關。匯豐在Facebook主頁回應稱,11月關閉相關戶口的決定與警方針對星火的拘捕行動以及近日香港的情況都沒有任何關係,是因為該戶口的交易活動與開戶時報稱的用途不相符;銀行奉行最高監管原則,以維護所有賬戶正常運作。

前特首梁振英在Facebook發文稱,警方是次行動是「黑暴運動發生以來最重大的發現和突破」,呼籲警方進一步調查星火資金的來源及用途,「讓香港社會和國際社會全面看清黑暴運動的真相」。

星火同盟是成立於2016年旺角騷亂過後、為社運被捕者和政治犯提供援助的民間組織。今年,平台再向反修例運動被捕示威者提供支援,是目前運動中的第二大眾籌平台,但至今從未公開過賬目及籌得金額。

運動中最大的眾籌平台為「612人道支援基金」,根據其工作簡報,截至11月30日,平台共籌得資金9,700多萬港元。「612基金」信託人之一吳靄儀在商業電台節目中表示,她對警方針對星火的行動感到震驚,形容該行動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她指早已有消息傳出政府會打壓支援抗爭者的基金,相信當局對「612基金」也是虎視眈眈。吳靄儀認為今次星火事件只會令市民更憤怒,「你凍結一個基金,一定會有其他基金出現,因為這些是市民自發的行為」。

12月23日晚,有網民在中環愛丁堡廣場發起「星火不息,燃點國際」聲援集會。主辦人促請國際社會譴責港府隨意凍結私人財產,並要求當局撤銷對星火的政治檢控。有集會參與者認為警方行動的目的是要散播白色恐怖。

據悉,星火同盟被捕的4名成員已於12月19日晚獲准保釋,平台的支援工作未受到影響。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 李瑞洋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