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中國茂名千名村民抗議政府興建火葬場爆發警民衝突,政府急停項目建設,你如何看?

網傳茂名事件中有人喊出「時代革命 光復茂名」等口號,有論者指兩地抗爭性質不同,難以直接比較,你怎麼看?


廣東茂名化州市民眾連日反對興建火葬場。 圖:網上圖片
廣東茂名化州市民眾連日反對興建火葬場。 圖:網上圖片

網傳茂名事件中有人喊出「時代革命 光復茂名」等口號,有論者指兩地抗爭性質不同,難以直接比較,你怎麼看?

中國大陸近年也屢次發生大型群體性抗議,有論者指需區分民生議題與政治議題,二者結果與走向會很不一樣,你怎麼看?

面對近年大型的群體性抗議,雖當地政府最後較多選擇了向民意靠攏的方法解決,但有關事件的自由討論空間越發收窄、打壓手法亦越見強硬,你如何看中國社會運動的未來?

11月28日,廣東茂名化州市文樓鎮有大批民眾因反對當地政府興建火葬場,齊集上街抗議;後與防暴警察爆發激烈衝突,警方其後曾一度施放催淚彈,並出動水炮車驅散,事件致多人受傷及數十人被捕。

早於8月,化州市人民政府公告建造「化州市人文生態園建設項目」,並先後多次於其政府網站作出多次公示。惟至27日,政府依規定發表「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徵詢意見公示」時,方在公告標題改為「化州市人文生態園建設項目(含殯儀館)」,後被揭發政府以建造化生態園名義徵地興建火葬場,但因文樓鎮鎮民早已簽字同意讓地,故激起當地民眾反對。

翌日,一眾當地民眾手持寫上「反對在文樓建火葬場,文樓人民不同意」的標語,欲到鎮政府大樓抗議請願。未料出發時,各村路口均已被防暴警察設置關卡阻攔。另據一村民透露,因為有一位老人於村中被防暴警察打倒在地,導致雙方的衝突進一亦升級。

從影片可見,大批防暴警察手持長盾及警棍,武力驅散毫無裝備的民眾。有民眾以碎石等回擲反擊,又燒毀警方的「看守亭」;防暴警察及後施放催淚彈及出動水炮車驅散。

有線曾訪問當地村民,其表示親眼目睹有老人家和小學生被打到頭破血流:「他們根本不讓我們說話,他就直接打到你服。他們個個都全副裝備,我們農民個個都赤手空拳。你想示威遊行?他衝上來打,然後將你們橫幅全部收繳,捉幾個人,不理你是老人還是小孩,總之見到就打。」更指出公安發射催淚彈,並不是朝天發射,不少人被射到頭和眼睛。

至29日,網上流傳一張化州市政府的公告,表示鑒於項目存在不同意見,經政府研究決定,需進一步徵求民眾意見,故決定停止項目建設。但有村民雖然相信民眾間流傳政府文件是真確無誤,但由於欠缺文件編號,擔心是政府緩兵之計,表示現時會靜觀其變。

連日來,因官方不斷打壓有關消息,網上談論事件及其後續的聲音寥寥。而在微博上,雖有零星村民及網民將抗爭現場的影片及相片上傳,或就事件表達意見,惟關注度及廣傳度不足;當中更有不少人批評當地人造謠生事。

蘋果報導,當地不少市民表示因為內地監控嚴重,已收到來自警方的短訊,其中清楚列出其罪名、身份證號碼等資料,訊息又提到其「違法罪名已被公安機關掌握在案,請立即停止違法行為,否則將被從嚴追究刑事責任。」

2014年,化州縣麗崗鎮亦因為計劃興建火葬場,觸發逾萬名村民上街抗議,迫使當局最終決定撤回建造有關項目。

鄰避效應下的國內抗爭

鄰避效應是指,帶有厭惡性的、不受歡迎的公共設施為大眾所共享,但因設施附近的居民為了自身的利益,或將要承受設施所帶來的風險和成本,而反對將設施興建在自己鄰近區域的現象。近年,中國大陸屢次發生大型群體性抗議,如一系列各市人民就反對二甲苯(PX)化工項目,所觸發的遊行及示威活動。

今年,6月19日、20日,廣東省雲浮鬱南縣萬人上街,舉著「強烈反對垃圾焚燒,拒絕被動吸食二恶英!」等標語示威,抗議鬱南縣自然資源局於水源地及民居附近興建垃圾焚燒發電廠,對環境造成污染;並要求「完全撤銷項目」。其後當地政府態度軟化,於21日發出通知暫緩有關項目。

另一邊廂,自6月28日起,武漢市新洲區陽邏民眾,因不滿當局興建大型垃圾焚化爐及發電廠,連日來多次上街抗議;其間多次與當地警方爆發衝突,有人被毆打至頭破血流。後新洲區人民政府於微博發聲明,稱「十分重視群眾呼聲」,承諾「群眾不同意,項目不開工」。然而這份非正式聲明因未清楚提出「取消」、「移建」或「暫緩」等解決方案,故未受到當地居民的認同。

茂名事件和香港反修例事件的同與不同

香港傳媒人曾志豪就事件撰文,表示此其實和大陸過去十幾年的群眾事件非常相似,都是非政治的民生事件,卻被官僚腐敗激化成嚴重的衝突。又提到據講許多評論此事的網友都把茂名事件和香港抗爭相提並論,其認為「即使再封閉的防火長城,還是無法堵住資訊的流通」,香港的運動情形早就在大陸流傳。

曾志豪又認為,「即使官方如何抹黑使壞,但民間眼晴還是雪亮的⋯⋯當受到逼害的是大國民眾,民心自然就會渴望得到保護和介入,管他是美國英國」。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兩地抗爭性質不同,難以直接比較,指出「國內民眾大規模爭取有關民生問題,的確不時獲得成功,但如議題涉及政治,往往會遇上當局打壓」。但就兩地政府的反應,則能看出當中的不同。他指,茂名政府數天內回應市民訴求,最基本能有效疏導民怨;相反,港府未有即時處理民情,怨氣越積越深,反映港府盲目自閉:「盲目聽取『上面』指示,自以為這樣做就可以獲得『上邊』欣賞。」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則指出,當內地民眾深明政府處理不當時,往往會以官逼民反的原則透過武力爭取目的。他又認為雖然兩地都出現勇武抗爭,但其實內地接受勇武的程度比本港還要大,「除了燒警車,甚至衝入政府辦公室,搜出相關文件,有些事件中更挾持官員。」

呂秉權又提到,茂名事件不涉及中央權力或利益,複雜性不及香港「反送中」以及其後提出的議題,故茂名能快速擱置興建火葬場的計劃,相反香港問題則一直無法徹底解決。

文: 端傳媒實習記者余美霞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