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網易被指暴力解僱一身患重病員工,互聯網裁員會走至何處?

事件傳出後,網易發聲明就事件致歉,被一眾網友批沒有絲毫誠意,你如何看?


中國遊戲公司網易展覽會場。 圖:VCG/ VCG via Getty Images
中國遊戲公司網易展覽會場。 圖:VCG/ VCG via Getty Images

事件傳出後,網易發聲明就事件致歉,被一眾網友批沒有絲毫誠意,你如何看?

在互聯網行業遭遇寒冬下,網易大幅及無理裁員事件頻發,你認為它還能「網聚人的力量」嗎?

中國互聯網產業看似開始遠離風口,裁員大爆發至今仍未停止,有人指互聯網迎來至暗的時刻,你如何看?

11月23日,一篇題為《網易裁員,讓保安把身患絕症的我趕出公司。我在網易親身經歷的噩夢!》的文章於微信公眾號廣泛流傳。文中筆者自稱為「網易前員工」,於2014年畢業後加入網易,任職遊戲策劃師。其於文中揭露自己在身患絕症的情況下,遭受到公司主管、人力資源部門等人的威脅及陷害,甚至公司暴力裁員的不平等對待。

事實上,2018年冬天開始,宏觀經濟下行所致的互聯網裁員潮席捲中國,業內接連爆出裁員消息,波及的範圍甚廣。中國互聯網巨頭之一的網易連番被爆出毀約應屆生、 於2月1日年前最後一個工作日裁員等負面消息,其形象不斷下跌,同時亦被拉進互聯網行業寒冬的輿論漩渦當中。

網易前員工稱在身患重病下遭公司暴力裁員

文章發自微信公眾號「你的遊戲我的心」,作者自白自己從2014年畢業後加入網易工作至今。而1月底,其確診患上擴張型心肌病,但期間只跟代理主管說是心臟出了問題,沒有因病減少或耽誤絲毫工作。不過3月底,其獲代理主管通知因「老員工的評判標準要比新員工高」,故其績效評級為「D」,認為其「不適合在這裏繼續工作」。

及後,該名員工在申訴其間多番遭到主管及人力資源團隊的威脅,稱事主申請「N+1」的話會對其非常不利,「怕影響我找下一份工作」。此時,該名員工方主動說出自己患擴張型心肌病的實情,「但結果都被公司拒絕」。因此,該名員工開始展開與公司申訴的過程,但在此過程中,他表示自己開始受到監視,及公司一連串的保安、公司各方的介入及壓迫。

註:『N』代指,以員工的工作年資為,按年資支付每年一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1』則指,若用人單位在解除勞動合同前,未有提前30天書面通知勞動者時,需額外支付的一個月工資。

該名員工在文章中強調自己「在網易的5年時間裏,一次遲到早退都沒有。不管是連續幾周加班到後半夜,還是連續的996,第二天我都沒有遲到過。」但對於今次事件,其形容自己由年初一直被各種恐懼籠罩,而同時亦覺自己的力量大小,但其稱「我知道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裏,我還是要一個人對抗網易的HR團隊、公關團隊、法務團隊和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團隊,但這一次我不想再退縮了。」

文章發布後,迅速獲得十萬加閱讀量及轉發,並在微博、知乎等各國內社交媒體掀起巨大討論及爭議,眾人均對網易公司的舉措表達極度不滿,令網易再一次被推到風口浪尖上。

網易今承認事件並稱已向相關同事道歉

24日,網易公司向騰訊《深網》作出回應,稱公司從集團層面安排了專項小組,已經在進行了解核實。當中又明確提到,「在員工健康當前,公司所有的支持和關懷都不會因員工離職而終結。」

今日(25日),網易針對有關指控暴力裁員事件發布聲明,其承認相關同事在處理事件時確實存在簡單粗暴、不近人情等等諸多不妥行為;並向該前同事及其家人,以及因此受到影響的同事和公眾致歉:「對不起,我們做錯了。」

聲明中,網易先解釋,該前同事的主管因績效原因向其提出解除勞動合同,而文章展示的「業績排名」,實際為工作量排名,不完全反映工作質量;而經覆核,其績效確不合格。惟當時,該主管並沒有充分盡責地了解其患病情況。

網易強調,「在同事的身體健康面前⋯⋯我們幫助同事渡過難關的態度是一貫的」。有關解決方案,網易稱有關同事早前謝絕了其主動提出的「N+1」外的特殊關懷方案:在其離職後的12個月內,繼續額外每月無條件提供等同於其月基本工資的關懷金。而接下來,網易表示將繼續嘗試和同事進行積極有效的溝通,推進事件妥善處理。

最後網易形容這次事件是對他們的一次警醒,表明將重新審視自己,除了進一步優化內部人才發展機制、改善員工關懷體系外,亦將建立對離職員工的溝通及關懷平台。

網易燃點起的社會輿論

不過,網易的回應及解釋並沒有澆熄社會上對有關事件的討論及關注。有論者明確指出了網易的違法之處。其援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部發布的《企業職工患病或非因公負傷醫療期規定》,提到醫療期是指,企業職工因患病或非因公負傷停止工作治病休息,不得解除勞動合同的時限。而該員工在網易工作5年以上,所以應該享受6個月醫療期。在醫療期內,單位不得解除勞動合同。

其又對網易行為表示不解並暗嘆:「我們辛苦沖過高考的獨木橋,在風口進入了行業內知名的互聯網大廠,但我們的一條命,又值多少錢?」

另外亦有人認為,「現在看來是一個網易和員工雙輸的結果」。他提到十月時,網易創始人丁磊在曾入選福布斯發布的「中國企業跨國經營傑出領導人」榜單;亦曾經多次表達對公益的興趣,但現在自己公司員工卻正遇到這種問題。他又嘆道,「感覺那個真正屬於互聯網生機勃勃的時代,正在離我們漸行漸遠」。

而對於面對暴力裁員,員工該如何保障自己的權利,勞動法專家、北京市中銀律師事務所律師楊保全表示, 在日常實踐中,有很多公司會用種各樣的理由,甚至以威脅、恐嚇、暴力等手段讓員工離職,以達到壓縮經營成本等目的。但他強調「這實質上並不是法律意義上的裁員」。

楊保全指出,員工應要檢視一下有關公司所指控的相關行為,「如果沒有的話,應該堅決向企業說不。」而若在與公司協商後仍未能解決問題,員工可以採取勞動仲裁的方式。

網易裁員非首例

在中國大陸近二十年的發展中,互聯網成為大陸新興的文化現象;2014及2015年則迎來了互聯網創業和投資最瘋狂的年代。但2018年冬天開始,宏觀經濟下行致多間互聯網公司陸續出現「集體性調整」,爆出裁員消息。

2018年底開始,中國大陸市場屢次傳出網易盤古遊戲工作室「大裁員」的消息。而未幾,有應屆畢業生指其遭到網易遊戲部門毀約。而據相關知情人士透露,當時網易遊戲正處於動蕩期。

今年2月27日,據《財經》雜誌報導,網易在農曆豬年前後都曾進行了一次組織升級和調整,同時迎來一輪較大幅度的裁員。而報導引述一位網易員工稱,「網易嚴選」從春節前夕就開始進行裁員,比例在30%至40%左右;而「網易味央」裁員也發生在農歷春節前,裁員比例接近50%。惟公司並沒有為裁員交出具體的理由,更指出有同事在春節後僅入職三周便被開除。

而28日,網易集團回覆事情時並沒有直接說明裁員行徑,僅表示「公司確實正在進行結構性優化,以便進一步提升創新能力和組織效率,充分發揮網易差異化優勢,適應更長遠的市場競爭」。

7月15日,上海報業集團旗下新媒體《界面新聞》報導,大陸知名網路公司「網易傳媒」疑似啟動新一輪變相裁員。雖然網易隨後發表聲明稱其為「假消息」,但因網易早前多次傳出裁員重整的消息,令不少網易傳媒員工感到心寒。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