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特赦令能平息香港亂局嗎?還是破壞法治、鼓勵犯罪?

有法律學者指特赦與否只是政治決定,但同樣有人認為特赦是政治凌駕法治,你如何看?


2019年11月18日,理工大學內的示威者。 攝:陳焯煇 / 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理工大學內的示威者。 攝:陳焯煇 / 端傳媒

在警察和示威者衝突不斷升級下,特赦會是達至社會和解的選項嗎?

政府若想頒布特赦令,於法治上又有着何種制肘及考量?

有法律學者指特赦與否只是政治決定,但同樣有人認為特赦有着政治凌駕法治之嫌,你如何看?

特赦是平息社會的不滿情緒,或是等同發放犯罪者免受法律制裁的不良訊息? 你認為怎樣的方法才能有效疏解矛盾的癥結?

自周日(17日)起,香港理工大學示威者與防暴警察展開連續兩日的攻防戰,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及水炮車攻擊,示威者則回擲燃燒彈還擊。至晚上,警方包圍理大並封鎖多個出入口,又稱所有離開理大者都會被捕,後近600人被困於校內,對峙局面僵持。18日,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稱校園內最少有3人眼部受傷,另有約40人被水炮車命中後出現低溫症,且形容校內一片恐慌。

深夜11點後,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港大講師張達明等人抵達現場與警方斡旋;另有中學校長代表與警方協調。截止19日凌晨,逾百名學生在曾鈺成、張達明及其他教職員的帶領下離開理大校園。曾鈺成提到,未滿18歲的學生,在接受警方登記及拍照後可以離開,警方保留日後追究的權利;18歲以上的人則會即場被拘捕。

今早(19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行會前見傳媒,提到截至今早,已逾600人離開理大校園,其中200人是未成年人士。而在昨日(18日),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在例行記者會上公布最新拘捕人數,指出五個多月來警方拘捕人數已達4491人,年齡介乎11至83歲。

由反修例觸發的社會運動曠日彌久,示威者及警方於全港各區爆發多輪激烈衝突,拘捕人數幾乎以幾何級數倍升。而關於警察濫捕、示威者拘捕和拘留期間遭警察毆打、被捕者被延遲送院等指控大量浮現,社會均對此現出一片憤怒及擔憂。

上月10日,立法會前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表示,曾倡議香港政府考慮在兩種情況下,特赦反修例運動中被捕的示威者,以解決現時的困境。

曾鈺成提兩方案特赦被捕示威者

11月5日,法國媒體《Mediapart》刊出題為《香港:「政府應該特赦」》(Hong Kong: 《Le gouvernement devrait accorder une forme d'amnistie》)的文章,專訪立法會前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曾鈺成於訪談中建議政府考慮兩種特赦:第一種是特赦罪行較輕的示威者,犯重罪則不能特赦; 第二種則由行政長官宣佈特赦,但可以定下一個期限,而期後仍參與暴力活動的,將無法獲得特赦,旨在停止暴力行為。

不過,曾鈺成也指出建制內有些「強硬派」(les durs):「有些人認為即使是年輕人,都需要負上刑事負任,任何赦免只會滋生更多暴力。」但曾鈺成不認同此說法。他直言特首只對強硬派言聽計從;而現今港府處於弱勢,並無一個強力的決策系統,亦無政治人物能夠承擔起責任。

曾鈺成又提到,他曾在禮賓府舉行的小型會議中,向特首林鄭月娥建議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那天她告訴我們,不可能的原因就是警方反對」,她解釋現時警隊士氣低落,政府不能再做任何事情打擊他們。後因方案不獲接受,故其本人及民建聯不便公開表態提倡。至於被問到北京是否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曾鈺成認為北京一直不想介入亂局,亦不清楚北京的想法,但至少現階段北京無意干預(they have no intention to interfere)。

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今日(18日)在電台節目則表示,不認同曾鈺成的說法,並認為一定要依法進行。而立法會議員、經民聯梁美芬出席港台節目《千禧年代》時,直指特赦示威者的說法完全背離法治精神,對守法的市民不公道,亦對法治造成沉重打壓;她又強調即使動機對但不代表行為沒有錯。梁美芬又表示,就目前的情況而言,警隊執法陷入高度危險,政府應考慮必要時就部分發生嚴重衝突的地區進行宵禁,讓普通市民不得前往。

社會各界於反修例期間曾倡議特赦

6月22日,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向林鄭月娥發公開信,呼籲林鄭月娥撤回《逃犯條例》草案,以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一次過特赦6月12日金鍾衝突中的可能涉及潛在犯罪行為的人士,特別是可能被檢控暴動罪的被捕人士,以及在執行任務時可能被發現使用過度武力的警員。

7月6日,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曾於電台節目表示,特赦示威者不等於會破壞法治,又認為應先暫緩對示威者的搜捕行動,以緩和社會氣氛。

7月16日,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在獄中向眾新聞致信,認為林鄭月娥應在現階段頒布特赦令,赦免所有涉及6.12及之後警民衝突的所有人士,展現當權者誠意,令香港重新出發。至於有指特赦不符合且違背法治社會價值,戴耀廷強調,「法治不是只為了守法,法治是為了建立更公義的社會,若特赦令能有助這出現,又怎會是不符合法治呢?」

8月17日,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今出席電視台時,建議政府可參考海外經驗建議、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目的不是為懲處任何人,而是望令令社會復原原狀;而相關委員會亦可向特首建議特赦名單。

11月8日,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在港大出席「2019港大北大法律研究年會」時,陳文敏會後主動提到為解決目前社會狀況,除獨立調查外「特赦是另一個要思考的(方法)」。他續指,獨立調查是給予社會一個交代;但社會現時充滿仇恨,而特赦是一個停止仇恨的方法。

政府、建制人士則批評特赦不符合法治精神

9月4日,教育局前局長孫明揚發表評論文章批評,任何特赦的實際效果就是頒布免死金牌,鼓勵干犯罪行的人不顧法律後果,不擇手段去達致一己的自私目的;「特赦這項訴求就是對本港法治的侮辱,尋找藉口逃避法律的制裁」。他認為,若違法不究、有法不依,香港的法治基石將會被慢慢被磨蝕,甚至可能向公眾傳遞一個錯誤訊息。

10月20日,林鄭月娥出席無綫電視節目《講清講楚》時表示,在《基本法》下,有條文表明特首可以對已判刑的個案行使赦免;但現時談及此話題或會釋放錯誤訊息,誤以為違法行為會被赦免。

11月5日,據香港電台報導,據其了解,政府內部曾思考是否引用《基本法》48條12款,特赦反修例活動中被捕人士,但認為必須要先完成整個司法程序,亦不能事前作表態,以免影響司法獨立。而林鄭月娥早前在上海會見傳媒時重申,在審訊過程中考慮特赦不符合法治精神、是違背法治社會價值,不會被接受,而有關情況亦不會發生。

當制度不彰時,特赦是選項嗎?

2017年,時任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提供資料顯示,在2012至2016年間,因行政長官特赦而獲減刑的個案共有98宗。當時黎棟國又多次強調,政府在司法程序未完結前,行政長官不會行使赦免的職權。

2014年政改方案及其後的佔中運動被視為社會撕裂的爆發點。2017年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提出「大和解」方案,認為修補撕裂是政治問題,應以政治手段解決。其建議候任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特赦佔領行動中所有參與者,包括赦免正服刑的「七警」及退休警司朱經緯。建議一出後引起各黨派及社會極大迴響,紛紛表示不支持;胡志偉後於足24小時内也收回言論,又表示言論未經深思熟慮,向公眾表示「深切道歉」。

根據《基本法》第48條第12款規定,行政長官有行使「赦免或減輕刑事罪犯的刑罰」的職權。但特赦有兩個要素:第一,行政長官行使特赦權前,有關犯罪者必須經過及完成所有有關之法庭審判程序;第二,只限減輕或者免除犯罪者刑責,但不能免去罪名。

對於政府和建制派均認為特赦會破壞法治,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早前曾回應,稱如果政府認為必須待所有司法程序完成後才考慮是否特赦,是很「狹窄」的觀念。陳文敏指出,法律有賦予特首以及相關部門停止起訴及調查的權力,以達致廣義特赦的效果。

他曾接受香港01訪問時提到,1977年,成立不久的廉政公署大舉肅清涉貪警察,引起警察不滿:警員與家屬舉行大遊行,後更一度闖入廉政公署總部傷人,爆發警廉衝突。最終時任港督麥理浩在事發後8天頒布局部特赦令,指除已被廉署審問、正被通緝和身處海外的涉案人士,其餘於77年1月1日前涉貪而未被檢控的公職人員均可獲「特赦」。

他指出,即使政府認為在司法程序未完結前行使特赦權不乎慣例,只是形式上的問題;認為只要政府研判社會狀況合適,現行法律制度內絕對有賦予當局足夠權力以達到特赦效果。

不過,有論者認為特赦則不應含政治考慮。其指出現存的特赦機制均從在囚人士的健康、所犯罪行的性質、已服的刑期、是否已改過自新等作為是否特赦或減刑的考量。但相比之下,各界現時提出的建議,是從特赦所帶來的政治效果考慮,認為「有着政治凌駕法治之嫌」。

論者又指出利用特赦權以平息非建制派支持者的不滿情緒,「等於向社會發放不良訊息:只要不滿政府的人數眾多,即使有人因此而犯罪,甚至使用暴力,也能得到特赦。」其反問這樣的姑息縱容,又會否為社會埋下動蕩的因子。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余美霞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