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深陷「通烏門」的特朗普能逃過彈劾嗎?你如何看?

這事件將對2020年美國大選產生什麼影響?


2019年10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明尼蘇達州一個活動,台上作出拳擊姿勢。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明尼蘇達州一個活動,台上作出拳擊姿勢。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這次彈劾,是對特朗普謀求私利、背叛國家的公正措施,還是黨派紛爭下的政治迫害?

這事件將對2020年美國大選產生什麼影響?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7月25日的一次電話交談,引發了一場民主黨主導的美國總統彈劾案。一位於美國白宮任職的吹哨人向國會匿名投訴特朗普,稱其在與烏克蘭總統的對話中,以軍事援助為籌碼,逼迫烏克蘭調查拜登及其子。

拜登是美國2020年大選中民主黨候選人之一,也是特朗普爭取連任的競選對手。在美國,法律明令禁止任何公民利用外國政府或個人的幫助干預選舉。

拜登的兒子亨特是一位生意合夥人,在烏克蘭、中國等多個國家都有商業活動。烏克蘭曾有一位名為紹金的檢察官對天然氣公司布瑞斯瑪(Burisma)展開調查,而亨特曾擔任該公司董事會成員。但在調查結束前,紹金就被撤職。特朗普一直認為拜登遊說烏克蘭解僱紹金,但目前並未有證據顯示拜登父子有任何不當行為。

白宮9月25日被迫公布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通話備忘錄(非逐字稿),他們談到了早期被撤職的烏克蘭檢察官紹金。「我聽說你有一個很優秀的檢察官,但他被解僱了,這不公平。」

特朗普還說:「還有一件事,關於拜登兒子的討論很多,說拜登阻止了(對其兒子)起訴,但許多人想知道真相,所以無論你和司法部長能做些什麽都會很棒。」

「拜登到處吹噓他阻止了起訴,所以你能否調查一下......在我看來這很可怕。」

澤倫斯基回覆:「我們會處理這件事,會開始調查。」

根據通話記錄,特朗普在電話中要求澤倫斯基與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及特朗普的私人律師合作調查。

但這一通話記錄後被質疑被剪取了重要信息,其中包括特朗普對烏克蘭調查拜登提出的軍事支援交換條件。

美國駐烏克蘭代理大使小威廉·泰勒(William B. Taylor Jr)10月22日向國會作出「爆炸性」證詞,指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Gordon Sondland)曾在電話中明確對他表示,特朗普政府以扣押對烏克蘭軍事援助、兩國元首白宮會面等作為條件向烏克蘭施壓,要求對方展開調查。

白宮現任官員、國家安全委員會烏克蘭問題專家溫德曼(Alexander Vindman)於11月29日作證指,他親耳聽到特朗普與澤連斯基7月份的那次通話,特朗普以軍事援助要脅對方調查拜登父子。溫德曼還表示,白宮此前發出的兩人通話紀錄並非全文,有相關內容被刪去。

10月17日,曾經否認特朗普對烏克蘭調查拜登父子提條件的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Gordon Sondland)在閉門作證中改口,承認自己也曾轉達特朗普的這些條件。他向烏克蘭官員表示,只有當烏克蘭啟動特朗普要求的有關調查之後,美國才會向烏克蘭發放軍事援助。

10月31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232票贊成、196票反對,通過了一項針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調查程序決議案,對下一階段彈劾調查及方向進行授權。

特朗普則繼續否認自己存在任何違法行為,堅稱這是美國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行動。

彈劾程序如何進行?

首先,眾議院會就一項或更多彈劾條款投票表決。如果以簡單多數通過至少一項彈劾條款,就會啟動彈劾程序。在這一次彈劾中,眾議院的調查部分集中在特朗普是否濫用總統權力,是否試圖通過尋求外國幫助來削弱拜登,從而幫助自己連任。

隨後,參議院將在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首席大法官的督導下進行審訊。扮演檢察官角色的是來自眾議院的一組議員,他們被稱為檢控幹事。總統會有辯護律師,參議院則充當陪審團。如果有至少三分之二的參議員認為總統有罪,總統便會被解職,由副總統接替其職務。

特朗普會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被彈劾下台的總統嗎?

美國歷史上還沒有出現過被彈劾下台的總統。根據評論家分析,這一次彈劾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法學教授喬納森·圖雷(Jonathan Turley)教授說:「眾議院通過彈劾只需要簡單多數,在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容易做到。但參議院需要絕大多數同意才能給特朗普定罪。在被共和黨人控制的參議院不可能這樣做。」

加州州立大學美國政治學專家金伯利·納爾德(Kimberly Nalder):「我認為,某些國會議員的主要動力僅是維持法治,即沒人能凌駕法律,即使總統也不行。如果國會沒有任何反應,這實質上將為這位總統以及未來的總統自由控制憲法打開大門。」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宣布對總統發起正式彈劾調查時,稱「沒有人可以超越法律」,特朗普「必須對他的行為負責」。即使可能失敗,堅持這些原則也可能是此舉的動機。

《紐約時報》報導,佩洛西之所以突然同意彈劾調查,是因為民主黨人相信對特朗普的新指控簡單而且嚴重,應該被公眾了解。而此前,公眾已被不斷傳來的複雜指控和反指控的喧鬧聲所淹沒,這在當今的華盛頓已成為常態。

展開調查後,這會否是一個越滾越大的雪球?

白宮批判這個「騙人的幌子」,拒絕配合反對派的調查。在這一背景下,4名美國高官11月4日無視眾議院對他們的傳喚。

民主黨人同時公布了自10月24日以來的很多證詞:包括前駐烏克蘭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和10月初辭職的國務卿安全顧問邁克爾·麥金利。

根據白宮公布的紀要,特朗普在與烏克蘭總統通電話時曾批評約萬諾維奇,當時她已經被召回華盛頓。特朗普當時說:「她會碰上點事的。」

特朗普在電話中說:「美國前駐烏大使,那女人就沒宣布過什麽好消息。」然後他展開了關於拜登父子的對話。

這一度讓約萬諾維奇非常恐慌。隨後,她向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Gordon Sondland)求助,桑德蘭告訴她特朗普喜歡被表揚,建議她發推公開表達對特朗普的支持,以保住她的工作。約瓦諾維奇沒有接受這個建議。她已於今年5月份被提前召回。

11月4日,特朗普在被問到這件事時一口咬定自己不認識這位前大使。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辛迪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