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大陸鄉村教師發文質疑學校因頻繁迎檢而停課,你如何看待爭議中的扶貧與鄉村教育?

校方忙於應付檢查至課時停頓,教師被要求準備材料、聯繫貧困戶,你如何看李田田《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一文中提到的現象?


中國鄉村一家小學。 攝: Cancan Chu/Getty Images
中國鄉村一家小學。 攝: Cancan Chu/Getty Images

鄉村教師撰文指做教育力不從心,既要應付上級檢查又要處理扶貧任務,問題出在哪裏?

大陆乡村教师发文质疑学校因频繁迎检而停课,你如何看待争议中的扶贫与乡村教育?

10月11日,一篇題為《一群正在被毀掉的鄉村孩子》的文章在大陸社交媒體中一度熱傳。這是鄉村教師李田田在自己的個人公眾號「山花詩田」發布的生活隨筆,她控訴了鄉村學校教師疲於應對上級各類檢查,沒有精力專注學生教育的情況。不過,發文當晚,李田田就迫於上級壓力主動刪除了文章。

形式主義檢查與扶貧工作擠佔教學時間

李田田在文章中表示,學校極缺老師,每個人的工作量都很大,但是不管學生老師都無心學習工作。「開學以來,學校幾乎每週都有檢查,隔兩天就要帶學生大掃除。停課掃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語文課已停滯不前。」她控訴了上級領導形式主義的走訪,認為他們高姿態的意見常常加重基層的負擔。「你們的光臨,反而害了孩子,讓他們學會了在權勢面前低頭、要弄虛作假。」

李田田還說,她身上還有5個貧困戶的扶貧任務,必須時常與他們聯繫,計算他們的收入、收集整理訊息、填寫各種資料等。有幾次,為了上級檢查,老師不得不停課去政府加班,讓教室空堂。

關於寫下這篇文章的初衷,李田田說自己作為老師常要說假話,備受煎熬,「我們個個接受過高等教育,可我們卻成了被奴役的知識分子,小心翼翼地活着。」於是決定「與其忍受精神痛苦,不如痛快地活—回」。

被教育局要求深夜冒雨孤身進城

10月15日晚,正在學校宿舍寫作的李田田接到了姑爺、永順縣教育局人事股肖股長的電話,要她連夜進城面見局長。

隨後,李田田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消息,稱教育局說她的那篇文章給他們造成了很大的損失,要求她半夜冒雨從偏遠的山區孤身進城。她在微信上向網友求助,「我很惶恐!一直在流淚,只能求助網友幫忙。」她並未前往。

16日上午,李田田在微信發布消息「16日凌晨零點左右,領導親戚和一同事推開我宿舍門,把我從床上喊起來,大意是針對我文章,縣裏給予一一答覆,直到我滿意簽字,承認自己的目光片面與言辭過激。」李田田拒絕了簽字。

對用整個事件,教育局局長又有另一種說法。「沒有沒有沒有,不是那麼回事。」對於是不是要求李田田連夜進城,16日上午,永順縣教育局局長潘清海如是回應上游新聞記者,「她不是發了一篇文章嘛,是她親姑爺關心她,想了解一下這個情況。」

「以形式主義處理形式主義」

10月17日,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湘西州州委書記葉紅專向媒體表示,湘西州將整頓一切形式主義的檢查,教師有什麼意見、好的建議,支持公開發表,他們也會及時調查解決。

10月20日,上海財經大學副教授曹東勃後在新京報發表評論,強調形式主義、官僚作風已經成風。曹東勃曾做掛職幹部,幹部下鄉必須提前通知基層單位,常常是幫忙不成還添煩。他還曾多次進行鄉村教育調研,提到「在一些貧困地區更為普遍的一種狀況則是,讓鄉村中小學教師承擔大量根本不屬於教書育人的工作,協助鄉村幹部進行脱貧攻堅的數字統計、登記造冊、報告撰寫、材料彙總等,還要美其名曰重視教育、重視知識分子、發揮讀書人的作用。」

然而,李田田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我來說鄉村教育,它也不可能改變,我現在好為難,縣裏面也找我,一個人太異類也不好,不然我以後在這邊真的要被孤立了。」

至於被反應的問題,10月16日李田田在朋友圈寫道,「他(湘西州領導)對我說,會整頓永順鄉村教育現狀,少些形式檢查,減少老師的扶貧任務,不能以權給老師施壓」。肖股長在接受澎湃採訪時也說,對於李田田反映的問題,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對此,澎湃評論員亦提出擔憂,「以形式主義治理形式主義,造成的後果,恐怕只會是更大的形式主義。」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辛迪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