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民調指近七成受訪者支持大規模重組香港警隊,你認同嗎?

重組警隊在香港可行嗎?要如何做?社會各界又可以怎樣營造警務改革的落實空間?


2019年8月14日,盂蘭節,市民在深水埗警局外燒街衣抗議警方濫權,警方隨即在深水埗清場,一名市民在等巴士。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8月14日,盂蘭節,市民在深水埗警局外燒街衣抗議警方濫權,警方隨即在深水埗清場,一名市民在等巴士。 攝:陳焯煇/端傳媒

最新民調指,68.8%市民支持大規模重組警隊,你認同嗎?

重組警隊在香港可行嗎?要如何做?社會各界又可以怎樣營造警務改革的落實空間?

各地歷史都曾發生過警察濫用職權的情況,不同的警務改革經驗又能帶給如今的香港什麼啟示?

香港反送中抗爭自六月持續至今,警民衝突已成為其中一個重要焦點。早在九月份,由示威者召開的「民間記者會」就曾表示,民眾對政府最大的不滿在於警隊,並提出將要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升級至「解散並重組警隊」。

根據明報昨日(10月16日)發布的民調結果,68.8%市民支持大規模重組警隊,不支持的有22%。市民對警方的信任程度亦跌至5次民調以來新低,受訪者對警方的信任平均只有2.6分(10分滿分),當中51.5%受訪者給0分(完全不信任),9.3%市民給10分(完全信任)。

4個月來示威者暴力不斷升級,除了投擲雜物和汽油彈外,近日更有一名黑衣人主動向警員施襲,以鎅刀刺中一名警員的頸部,警方甚至指有暴徒製造土製炸彈等,社會開始出現反思暴力的聲音。

惟同一時間,針對警方行為的批評亦從未止息,這種對警察的不信任,在一次又一次的警民衝突下不斷深化和蔓延,甚至在此間發生的多宗屍體發現和墮樓等事件,都有不少聲音懷疑是警方所為,包括近日社會最為關注的15歲少女浮屍事件。

在社交網絡上,每天都流傳著警員失序行為的片段。在網民收集的「香港警察濫權實錄資料庫」中,已經包含超過590各個案指控,包括警方勾結包庇黑社會,無差別襲擊民眾,在示威現場和拘捕後實施不必要的肢體暴力、性暴力、言語暴力和各種形式的侮辱,違規使用武器,攻擊醫護妨礙傷員就醫,攻擊記者以妨礙新聞自由等。

當中最為人詬病的是,不少警員公開以「曱甴」(蟑螂)形容示威者。報導者曾訪問了6月離職的女警邱汶珊,邱稱離職是因為警察已經失控。邱在警隊工作11年,根據她的觀察,警察方面自雨傘以後就開始對民主派人士產生反感情緒,覺得他們在「搞事情」,在近幾個月的衝突中,雙方的敵意更是不斷升級,隨著越來越多警員當街失控,並以「曱甴」形容示威者,香港警察亞洲最佳的稱號已經不在。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原為社會上較有共識的解決方法,受到包括建制派在內的各界人士廣泛支持。自由黨黨魁鍾國斌9月時表示,要化解香港當前問題,最理想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形容這是「左、中、右的共識」。

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永遠榮譽主席劉達邦昨日在電台節目中指出,旅遊、餐飲、零售三個行業最受影響,敦促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觀察及香港人權監察聯同30多個民間團體, 亦去信特首林鄭月娥,嚴正要求港府立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面對從六月起就出現的這一訴求,林鄭月娥早先在記者會和對話中明確拒絕,稱已有行之有效的監警會機制。在社區對話中,林鄭稱監警會這數月來已加強透明度,亦邀請海外專家加入,也向社會大眾要求提供資料,收集了1300多份影像等資料,監警會完成調查後會交予公眾。

現行監察和投訴警察制度

現行的投訴制度設有兩層架構,分別是投訴警察課以及監警會。投訴警察課屬警隊的部門之一,負責調查,向來被批評為「警警相衛」。監警會則沒有任何主動調查權力,亦無法得到第一手資料。監警會甚至無絕對權威要求會見投訴人、被投訴人、證人等與個案相關人士,雖可向他們提出邀請,但出席會面與否由受邀人決定。

根據立場新聞報導,監警會曾審查《明報》記者被警察群毆事件,時隔兩年,答覆為「無法追查」或「無法完全證明屬實」。根據香港01報導,17/18年監警會共接到的2,872項指控,而結果共有10人受到處分,31人受到警告,89人受到訓諭。

針對監警會的諸多質疑,林鄭並未給予回應,在新的施政報告中亦對警隊濫權隻字未提。在現行制度框架無力約束警權,獨立調查委員會也碰壁難行之時,許多抗爭者提出了更為終極的訴求——大規模重組警隊。在世界各地,包括英美等發達地區,都出現過嚴重的警察濫用職權的情況。如何約束「自由裁量權」?各地經驗體現了不同的警務改革對策。

端傳媒早前曾刊發學者方志信的評論,復盤了愛爾蘭政府和英國政府在1998年就北愛爾蘭問題大和解之後的警務改革。警務問題是北愛安保議題的癥結所在,親英派害怕改革後的警隊無力維持治安,親愛族群則擔心改革換湯不換藥,只有建立一個有效而持平的警隊,雙方的民兵部隊才會完全放心解除武裝。回英不久的卸任港督彭定康被委任為獨立調查委員會主席。

一年內,委員會接見了不同的警隊組織,又在北愛每一行政區舉行聽證會,共收集了三千份以上的建議書。參考各國警隊的經驗和考慮各方意見後,委員會提出了共一百七十五項建議,範圍涵蓋訓練、人員組成和招募、警務風格、管理和監察等範圍。最後,報告書大部分建議均被接納,並經各政黨討論和修訂後,陸續在北愛實行。經十多年的改革,長期的民調顯示,不論是新教徒還是天主教徒,均對新警隊的表現和公平性頗為滿意。

方志信對香港警務改革的建議有三:一,香港應按國際人權標準全面檢視和改革警務和警員訓練的所有環節;二,減少不必要的後備警力(香港比新加坡、東京、台北的警民比例都要高);三,成立獨立於政府的警察管理局。在北愛,警察管理局由議會議員和法務部委任的獨立人士組成。

評論員梁啟智亦曾復盤1992年洛杉磯警局重組事件。洛杉磯警方曾連續出現多起槍擊、暴打黑人等少數族裔,引發公眾不滿,洛杉磯市爆發大規模暴動。於是,市政府先就毆打案委派了曾任洛杉磯律師公會主席的 Warren Christopher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檢討警察的招聘、培訓、內部懲處,以及公開投訴機制。

隨後,Christopher Commission 的報告發現,警察內部有嚴重的濫暴問題,管理層沒有處分濫暴者,且投訴機制明顯對投訴人不利。合共228頁的報告提出多項改革建議,還公開了大量警察內部通訊紀錄,發現警員私下慣常以歧視語言來稱呼少數族群。如果有案件的疑犯和受害人都是黑人,他們的報告會寫 NHI,即是 No Human Involved :「沒有人類參與其中」。

不過,報告沒有帶來即時的改革,警隊內部有反抗情緒是其中一因。到了2000年,洛杉磯警方又爆出了另一單的醜聞,聯邦政府決定介入向市政府發出最後通牒:要麼改革,要麼用全國之力起訴。在巨大壓力下,當初提出的改革才得以實施,新任警務署長忍心落刀,將濫權的警察辭退,並對警員的招募、培訓、配戴日常攝像記錄儀等進行了改革。

香港警隊在七十年代也通過成立一個獨立的問題處理機構——廉政公署,來進行一次反貪改革。1977年,總警司葛柏被發現擁有超過430多萬港元的鉅額財富,時任香港總督麥理浩爵士為解決事態,在當年《施政報告》中提出要成立一個向港督本人負責、並獨立於警隊的反貪機構,第二年,廉政公署正式成立,除葛柏外,處理警務人員多達260人。隨後,警務處接受了來自英國警察專家的建議,為警務人員定下可以維持生活的薪酬以及福利,同時重整紀律。此後,香港警察一直因其廉潔和效率被稱為亞洲最佳。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辛迪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