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不愛國?屁股歪?愛國飯圈化?豆瓣雪藏鵝組等三大流量社群,你怎麼看?

有學者認為粉絲文化及粉絲思維在未來十年內可能帶來動搖思維方式、社會組織方式的代際革命,你認同嗎?


北京,一名正在使用手機的男子。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一名正在使用手機的男子。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豆瓣鵝組、瓜組、船組等流量大組被雪藏,坊間傳言是因網民錯用粉絲思維抒發政治熱情,你怎麼看?

有學者認為粉絲文化及粉絲思維在未來十年內可能帶來動搖思維方式、社會組織方式的代際革命,你認同嗎?

豆瓣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豆瓣停運期間,你經歷了什麼?

10月6日,中國知名網絡社區豆瓣封禁了所有用戶的廣播功能,所有人的動態欄自此都再沒有了更新,用戶之前的社群、好友都被打散成孤島。同天,三個在「八卦」分類中的豆瓣流量擔當的大組——鵝組、瓜組、船組全部被雪藏(註:雪藏為豆瓣官方操作,小組無法被搜到,無法加入,新內容無法被推送)。

接下來,眾人聚集在最新發布的幾條廣播底下分享資訊,微博、微信、twitter等社交平台上忽然出現許多人曬ID尋找「鄰友」(註:豆瓣好友),有人拉了微信群和Telegram群, 許多網友把這景象比作「逃難時的團圓」。網民們紛紛哀嘆如今的豆瓣就像「切爾諾貝利」般死寂;不少人表示收藏的小組帖子沒有備份就被雪藏 ;也有不少人樂見民族主義者聚集地被封。對這一連串雪藏、封禁背後原因的種種推測和爭論,正連續在牆內外社交媒體發生。

對於許多組內人員來說,106事件是因為豆瓣「屁股歪」、「不愛國」,竟然查封他們的愛國言論,知乎高讚回答還指責豆瓣一直以來都「包庇仇中人士」,廣播簡直就是「仇中人士的大本營」。

也有網絡中自稱「組內人士」發言,指組內網民聊國家領導人八卦,用粉絲文化、粉絲邏輯、粉絲話語談及中國大陸過去及現在領導人,最終導致小組被雪藏。

亦有不少網友認為,106豆瓣事件背後是中宣部指示,不是豆瓣官方的行為。

豆瓣創辦於2005年,創始人阿北(原名楊勃)辭去IBM科學顧問家職務,在北京的豆瓣胡同寫了幾個月程序,豆瓣就上線了。此後,豆瓣陸續推出了讀書、電影、音樂的功能,整理了海內外各種書籍電影音樂,其中包括部分在內地不上線上架的。用戶可以給作品標注已讀/想讀,評分,並撰寫公開發表的短評、長評。

網絡空間的共識認為阿北是個文藝且理想主義的人。豆瓣有一個小組叫「反對阿北獨裁」,創建於2005年12月,組長是一位2005年5月註冊的元老級使用者。小組鼓勵使用者提出對豆瓣的意見,口號是「有理有利有節,反對阿北獨裁」。楊勃自己甚至也加入了「反對阿北獨裁」小組。

然而據刺蝟公社,豆瓣一直被嘲諷為「流量窪地」和「紙糊的服務器」,為了用戶體驗很少做流量產品,服務器也常被抱怨出問題。

上線一年後,豆瓣的註冊使用者超過11萬。2009年底,豆瓣達到千萬級使用者。2012年,豆瓣的日均PV(網頁訪問量)為1.6億;到了今天,這個數字達到了10億。這樣一個龐大的數字,不全是衝著書影音來的。

豆瓣內部,有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其一是「書影音」老用戶,其二是追八卦的新用戶。或者連楊勃本人都沒有想到,當初為了讓使用者交流讀書的小組,會發展得如此風生水起。目前,豆瓣共有超過60萬個小組,分為追劇、八卦、美食、娛樂、遊戲等27個類別。大多數小組已經被娛樂八卦、明星偶像、自我提升、生活瑣事等主題佔領,光看豆瓣小組主頁,很難再把豆瓣和「文藝」兩個字聯繫在一起。

小組中最出名的就是「鵝組」。鵝組原名「八卦來了」,建立於2010年,2018年封組整理後改名為鵝組,專門討論娛樂圈趣聞和明星八卦。目前,鵝組已經擁有超過62萬個成員,是足以撼動粉圈和娛樂圈的知名八卦聖地。由於難進,一個鵝組帳號可以叫價到八百甚至上千元人民幣。「瓜組」「船組」也是鵝組的衍生品。 據網絡傳言,無數自媒體作者都整日泡在這些群組中選擇文章原料。

然而,對於一些書影音用戶來說,與八卦娛樂用戶的衝突在所難免。很明顯的一個改變發生在評分自由度上。許多書影音用戶體驗的是,他們的評分和評價會被人「罵」, 他們討厭豆瓣的「微博化」。

在豆瓣這個相對寬鬆、私密、具娛樂性的小組環境下,在中國國慶這個非常的時刻,「粉」國家、「粉」領導人被封,變得具有別樣的意味。牆內外的許多網友開始討論新一代年輕人「阿中哥哥」的愛國情緒。

有網友認為,「追星」這一行為和民族主義的高度同構會讓追星族很容易接受民族主義的思維方式。有匿名知乎用戶評論這種粉絲文化愛國根本不是真正的愛國,「在一些時候只是她們抬高自我自詡正義的情緒宣洩通道,在剩下的時候則是她們誅除異己黨同伐異的工具。」

也有網友哭笑不得,「一直覺得豆瓣會被封,從前以為會是極左極右,沒想到是因為娛樂白痴。」「愛國娛樂化已經很危險了,居然還有愛國飯圈化。」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何帆曾分析這種飯圈化愛國影響指,與上一輩「打工仔」心態不同,年輕人認為自己是國家的「投資人」,他認為這種粉絲式的愛國,和「祖國母親」的愛國,是不盡然相同的,並預言中國在未來十年內可能出現一場代際革命,「而這場代際革命會動搖大家司空見慣的社會組織方式、人際交流方式,甚至思考人生的方式。」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辛迪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