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香江霧語

一面是排山倒海的譴責,一面仍在尋求更大抗爭共識,你怎麼看連日來的陸港輿論戰?

有人認為,受傷的黑衣女子與機場襲擊事件,在中國大陸輿論場中並未得到同等的同情,你怎麼看?


2019年8月11日,香港尖沙咀,一名黑衣女子的右眼被疑似警方發射的武器造成嚴重傷害。 攝:Anthony Wallace/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香港尖沙咀,一名黑衣女子的右眼被疑似警方發射的武器造成嚴重傷害。 攝:Anthony Wallace/Getty Images

有人認為,眼睛受傷的黑衣女子與機場襲擊事件,在中國大陸輿論場中並未得到同等的同情,你怎麼看?

示威者道歉一面遭大陸社交媒體屏蔽,一面在連登上也沒有共識,你怎麼看是機場事件之後的示威者行動?

一面是排山倒海的譴責,一面仍在尋求更大抗爭共識,你怎麼連日來中港之間的輿論戰?

近日來,中國大陸與香港之間爆發了數場「輿論戰」,從右眼嚴重受傷的香港黑衣示威者,到機場被打的《環球時報》記者,輿論的聲浪隨不斷變遷的事態與不同媒體的報導切角而接連放大,又被審查的運作影響,一面是不少大陸網民發出對示威者的聲討與官媒的驅動,一面是社交媒體審查屏蔽示威者道歉信,在示威者這邊,對機場事件如何作後續處理,仍然意見不一。

黑衣女子嚴重受傷之後

8月11日,香港的反修例運動持續進行,示威者在各區發起遊行,警民衝突不斷。夜晚在尖沙嘴遊行現場,警察追擊示威者,並釋放催淚彈和布袋彈。當時在彌敦道近柯士甸道,有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倒在地上,疑似右眼中彈,鮮血直流,後來有救護員趕來為其包紮眼部傷口並送往醫院。

8月12日上午,當關於該名女子為何受傷還未有定論時,中國國家級官方媒體中央電視台下屬的央視新聞就在官方微信公號官方微博上發布消息,聲稱11日晚上在香港尖沙咀右眼受傷的女子是「被同伙擊中眼睛」,並指有人使用鋼珠槍,但央視新聞沒有給出這條信息的來源,亦無證據顯示當時現場有來自央視新聞的記者。消息又稱「據網友爆料」該受傷女子「曾負責派錢給示威者」,並給出了一張照片,但實際上這張照片是6月12日曾流傳過的、已經被證實的虛假消息。因為這條微博,「#香港黑衣人打中自己人#」的話題標籤一度進入微博熱搜榜前十名。隨後,大陸很多媒體轉載了央視新聞的這條假消息,包括環球網、觀察者網、鳳凰網、新浪財經、網易新聞、每經網等。

下午,香港警方召開例行記者會,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麥展豪表示不能夠確定這位女士的受傷原因。他說「有一些相片,是有一個狀似布袋彈在眼罩旁,但有些相片或者直播片段,當時是沒有的」。聲稱根據現有資料,因為現場使用了不同類型的武器,無法確定到底是布袋彈或是鋼珠導致了女子的右眼受傷。

當晚,環球網發文說沒有證據顯示是警方所為,並稱有前警方高官對其表示,傷者受傷的位置並不是警對射擊的範圍,除非子彈會轉灣否則無法射到女傷者。報導同時指,如果女子是被布袋彈打中,面部一定有火藥造成的燒傷。文章中貼出據說是醫護人員的對話截圖,該名人士說打傷女子眼睛是彈珠,在自己完成急救離開後,相信有人上前做了手腳,是為了製造更多社會矛盾。

香港媒體對事件報導則側重現場視頻和畫面。

12日深夜,Now新闻直播畫面和蘋果日報拍攝的照片顯示,女子倒在地上時有佩戴眼罩且眼罩的右眼位置夾帶布袋彈。13日,《香港01》在報導中也稱記者在現場拍攝時發現,現場留下了一個染血的眼罩,且有一枚布袋彈卡在中間。

當日警方又召開記者會,行動部警司方志堅表示,公開使用布袋彈的指引會影響警方的戰術及安排,他說假設是警方的布袋彈造成女子受傷,可是實際上,遠距離發射布袋彈不能保證每一次都命中身體的最大部位,希望可以留有商榷的餘地。

13日凌晨,連登出現了一個帖子,發帖人自稱是受傷女子的朋友,在文中表示不信任警方,有證據會交由律師處理,督促警方向公眾交代當晚的開槍情況,而且肯定地說女子的眼睛就是被布袋彈所傷。立場新聞轉載在公立醫院任職的黃任匡醫生在臉書上的發言,黃醫生從醫學角度解釋了眼窩的脆弱性,認為「射眼,比射頭更狠毒」,不論開鎗的警員是否故意,決定開鎗時就預計要殺人了。

然而,11日當晚至今,與香港輿論對此事件較普遍的痛心與求證不同,未審先宣的大陸官媒引導之下,不少大陸民眾或嘲諷示威者暴力自傷,或表示信息出入的困惑,兩地輿論聲音出現較大不同。

香港國際機場,反修例示威者引發的兩次暴力事件

8月13日香港機場反修例示威進入第四日,當天晚上7時許,在香港國際機場大堂,一名自稱送機的男子被部分示威者控制。因為該名男子被示威者發現其有裝著木棍的背包,看到了他的內地身份證和港澳通行證。網絡論壇有人以其姓名搜尋,稱發現名字在一份深圳福田公安的輔警名單上,懷疑他是內地公安,於是現場示威者將其包圍。

據《香港01》報導,在整個過程中,該名男子被部分示威者綁起,並用水淋頭。有示威者就是否應該放人發生爭執。混亂中有人士對其拳打腳踢。亦有人試圖保護該名男子。現場直播中,該名男子疑一度失去神智,中間有長達超過3小時未有警方到場。據香港電台報導,接近晚上11時,警方進入大堂,呼籲現場人士讓被圍困人士離開用救護車送走該名男子。

事後,《大公報》稱獨家採訪到一名試圖保護該名男子的著黃色反光衣的「外國記者 Richard Scotford」,並放出視頻,視頻中 Richard Scotford 稱「(這男子)始終是人,你不能謀殺他......太多人踢他了......這已經不是示威了,是更升級的暴力」。而Richard Scotford隨後於Facebook發貼文自述,稱為阻止該男子被打於是以自己身體保護該男子近40分鐘。期間,憤怒的示威者尊重他保護該男子的行為,並從未有意地攻擊過他,只是偶然中了一些敲打。他說自己支持示威行動升級(escalation),充分理解香港人憤怒的程度,並認為該男子是中國公安扮成示威者被發現,但基於人道理由,他無法坐視不理一個被打的人,他認為暴力事件是個錯誤(mistake)。

23時40分左右,又有一名男子雙手被一些示威者以索帶綁到行李車上。據多家港媒報導,示威者稱,發現該名男子涉嫌拍攝示威者大頭近照,於是與他理論,而男子跑開,後被人以索帶綁住。示威者又稱,男子說自己是遊客,隨後被發現有記者反光衣,背包中被搜出印有「我愛警察」字樣的藍色恤衫,與8月6日夜晚荃灣懷疑以棍棒及刀襲擊示威者的社團人士所著衣物相似。該名男子名為付國豪,他一度否認自己是記者,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其後於Twitter確認男子是該報記者,並要求示威者釋放男子。

《環視頻》顯示這名《環球時報》記者被示威者圍堵之後說:「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據《立場新聞》報導,隨後有示威者毆打該男子,其他人嘗試阻止,還有人將他的褲子脫下,也有人從高處向他淋水。公民黨議員郭家麒和工黨張超雄到場調停失敗,最後由救護員將他送上救護車離開,該名男子「被送走時頭部有明顯傷痕」。

第二天,8月14日,官方機構和官媒對機場暴力傷人事件的表態陸續到來,語氣強硬,整齊劃一。

胡錫進撰文指,「毫無疑問的是,這是一起嚴重暴力事件,是一起集體犯罪行為,也是嚴重侵犯人權的行徑。它告訴我們,香港的示威者是多麼具有暴力傾向,多麼喪心病狂,現在內地人去香港已經是挺危險的事情。」

官方機構中聯辦和港澳辦先後表態,強烈譴責香港機場發生的兩起暴力事件,用「極端暴力份子」形容參與其中的示威者,並支持香港警方依法拘捕暴徒。

央視新聞發微博說「暴徒對內地記者進行的殘忍攻擊,已經超越了文明社會的底線」,指如果誰為暴徒撐腰誰就是暴徒的幫兇。人民日報表示支持香港警察,並延伸說「所謂和平示威不過是暴力亂港的怪物,所謂自由民主不過是亂港禍港的遮羞布,還發了一張有「what a shame for Hong Kong」字樣的圖片。

政黨民建聯發聲明予以強烈譴責,批評示威者向旅客濫用私刑,做法「醜出國際」。聲明同時「向廣大內地同胞呼籲,昨日發生的暴力事件只是香港一少撮激進暴力份子造成」。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譴責示威者行為,認為事件會影響訪港旅客人數,令旅遊業進入寒冬。

民主派議員雖指暴力行為是錯誤的,但表示不會割席。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接受港台節目訪問時,形容情況不幸,他不能接受傷害他人身體的做法,但不會割席,仍舊支持運動。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表示,市民昨晚在機場的暴力行為是錯誤,阻礙旅客登機亦「講唔通」,應擔心民意反彈。她說不清楚昨日事件細節,「當中有否被煽動,或在人群中有無牽涉煽動者是不知道」,因此不予評述。

明報刊發社評稱近期機場示威活動已經變質,由表達政治訴求,變成但求癱瘓機場「攬炒」。表達自由不能建基於侵犯他人權利之上,各界除了要向暴力說不,也要向「攬炒」邏輯說不。

此次事件也引發了示威者內部的爭議,有人認為,反送中行動的宗旨與號召就是「和理非」,在機場抓人、公開私刑就是一場「公關災難」,前線夥伴就算激動憤恨,也不能逾越這該守住的的界線。

於是經過內部投票,示威者決定公開道歉,在臉書群組發出道歉信《對不起,我們衝動了》,向公眾表達「錯誤行為」的真誠歉意。這封信上承諾將檢討改進,同時呼籲群眾繼續支持:「我們從不害怕面對問題,有良知應當如此。唯一害怕的是你們因為我們的失誤,而不再支持運動、就此放棄抗爭。」許多網民也紛紛發布道歉圖片,表示就昨日對旅客構成滋擾感到抱歉,但「香港正處於水深火熱」,希望旅客諒解。

而在社交論壇連登的熱門帖子中,亦有不少具有針對性的檢討與反思。有人認為應該道歉,也有人認為「誰道歉就等於同前線示威者劃清界線」。一位在大學教社會學的教授請學生在連登代為發布長文,提出「公義香港 時代革新」的口號,認為示威者需要「不斷辯解所用手段的必要性......不斷革新思維,思考創新手段去達成目的」。同時也出現了很多「停止分化」為題的呼籲,認為「不分勇武還是和理非,出來的都是手足」,亦有人認為整件事是大陸官方及香港警察的分化手段,籲示威人士「千萬不要中計」。

香港學者陳雲亦發文說「絕對不要道歉」,他認為道歉就是「就是自己承認錯誤,不打自招,給了中共堅實的材料來做宣傳」,中共還會要求示威者為其他未做過的事情道歉,如果示威者拒絕,中共就會向他們「開火射擊」。

撰稿人紀羽舟認為示威者的私刑行為是對運動的傷害,他們應該避免絕對不能被說錯的態度,「通過負責任的表現確認自己參與抗爭的自決」,建議和理非現在可以重新走上前線,讓運動不那麼容易失控。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 Enzo Chen

中國因素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