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日本#KuToo運動誓要解放女員工雙腳,高跟鞋帶來的是優雅自信,還是歧視?

性別著裝要求依然十分普遍,現代工作場合是否應該制定基於性別的著裝標準?


2019年6月3日,KuToo運動的創始人Yumi Ishikawa在東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提出要求,抗議女士在工作時需要穿高跟鞋,呼籲日本政府明確禁止企業雇主要求女性穿著特定鞋子上班。 截至目前為止,網站連署人數已超過1萬4000人。 攝:Charly Triballeau/AFP/Getty Images
2019年6月3日,KuToo運動的創始人Yumi Ishikawa在東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提出要求,抗議女士在工作時需要穿高跟鞋,呼籲日本政府明確禁止企業雇主要求女性穿著特定鞋子上班。 截至目前為止,網站連署人數已超過1萬4000人。 攝:Charly Triballeau/AFP/Getty Images

高跟鞋帶來的是優雅和自信,還是流血的後跟和雙腳?

性別歧視性的著裝要求依然十分普遍,現代工作場合是否應該制定基於性別的著裝標準?

#KuToo運動給了日本女性另類的反抗方式,性別運動應如何發聲?

今年2月,日本寫真女星兼自由作家 Yumi Ishikawa 在網上發起一場反對職場著裝歧視的 #KuToo 運動,旨在解放日本女性員工雙腳,擺脱高跟鞋束縛。6月3日,幾位女性代表將這份請願書遞交給日本政府,要求制定禁止僱主強迫女性員工穿高跟鞋的法案;Ishikawa 也在當天把連署結果送進日本厚生勞動省「僱用機會平等」課。截至6月4日下午,請願書已獲得2萬日本女性線上簽署。部門官員暫未發表評論。

「#KuToo」——由日文單詞「kutsu」與「kutsuu」組成,意指「鞋子」與「痛苦」,象徵職場女性腳踩高跟鞋的痛苦。女職員穿著高跟鞋,在多數日本企業僱主看來是近乎必須的,即便在面試中,這項要求也被視作隱性條款。發起人 Yumi Ishikawa 於2月發布推文,指責她所供職的公司要求女員工必須穿高跟鞋。該推文引起轉發熱潮,推動 Ishikawa 在日本發起 #KuToo 運動。

據朝日新聞NHK報導,這個活動主要訴求是「改變職場等場合要求女性穿高跟鞋及淺口無帶有跟皮鞋的現狀」。Yumi Ishikawa 說,非常多的女性在職場或是求職時,被要求穿高跟鞋及淺口無帶有跟皮鞋,她希望運動有助改善這樣的現況。

倡議者們表示,在許多日本公司,女性職員必須穿高跟鞋,已類似於現代纏足。Ishikawa 在會見了日本政府勞務部官員後,告知記者稱:「今天,我們向政府請願,要求政府制定一項法律,這項法律能夠禁止日本的公司強迫女性穿高跟鞋,因為這種行為的本質是一種性別歧視與騷擾。」這是日本史上首次有女性團體的需求和呼聲抵達政府部門。Ishikawa補充道:「這是向前邁出的第一步。當我意識到這麼多人面臨同樣的問題時,我決定發起這場運動。」

挑戰日本職場著裝性別歧視

Yumi Ishikawa 18歲出道,進入娛樂圈後成為寫真明星。在2017年 #Metoo 運動發酵後,她便轉為研究女性權利與性暴力,常於社交媒體上撰寫評論。她積極為抗議職場高跟鞋發言,她表示,若給男鞋鞋跟加上5公分,並讓職場男性們試着走路,那麼每個人就會開始反思穿著高跟鞋是否真的必要。

去年4月開始,她在東京一間殯儀館打工,而這間派遣公司規定,女性工作人員前往各殯儀館工作時,「必須穿著鞋跟高度5公分到7公分,無帶的黑色有跟皮鞋」。她的工作內容就是引導出席葬禮的人士,及準備相關儀式,工作時間就是一直站著,有時也需要來回走動。告別式等相關儀式每次約花3小時到4.5小時,一天經常會有2場儀式。持續一段時間後,她發現兩腳小指等部位非常痛,右腳小指甚至還流血。但她在工作現場看到男性工作人員都是穿質輕無跟的皮鞋,開始反思為什麼女性就得穿高跟的皮鞋。

她開始在網路上提出要改變現狀的看法,得到很多人迴響,因此她把日文鞋子(kutsu)跟痛苦(kutsuu)諧音連結,開始推動日本的 #KuToo 活動,並且在網路上串連有共同想法的人,並把連署結果送進厚生勞動省。

這不是日本公司頭一次重新考慮職員的著裝規範。2005年,日本政府鼓勵企業關掉辦公樓的空調以節約用電。為此,長達數十年的男性職員必須打領帶的規範慢慢改變了。

近年來,全國各類機構在處理性別歧視問題上的乏力,引起了社會不少譴責。2018年8月曝光的事件尤其引人注目:東京醫科大學過去七年來居然一直在篡改女考生的入學成績,故意令其落選,以限制錄取的女生人數。

雖然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承諾透過「女性經濟」政策給予職業女性權力,但日本在G7國家(七大工業國組織,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及日本)中,性別平等排名墊底;從世界經濟論壇的性別平等程度指數來看,在149個國家排名第110名。

全世界的高跟鞋革命

同樣在英國,也有女性請願廢除要求女性穿高跟鞋的強制規定。2016年12月,英國業餘演員尼古拉·索普(Nicola Thorp)作為倫敦金融中心一名臨時接待員去公司報到時,由於穿平底鞋,而被要求立刻去商店買一雙「跟在2-4英寸(約5-10公分)高的黑色高跟鞋」換上。她表示拒絕後,該公司在沒有支付薪水的情況下將她打發回家了。

五個月後,索普發起了請願,呼籲政府制定法律,以確保沒有任何公司能再要求女性穿高跟鞋去上班。這項請願獲得超過15萬人簽名,同時幾十名職業女性還在Twitter上發布自己穿平底鞋以示抗議的照片,這也促使了兩個議會委員會開始就此展開一項調查。Portico公司也表示,在索普提出這個問題之後,它幾乎立刻就更改了公司的規定,放棄了包括穿高跟鞋在內的多項要求。

兩年多後,這兩個委員會發布了一項報告,認為讓她穿高跟鞋的外包公司Portico違反了法律。報告還稱,現存法律需要進一步加強,以打破陳舊和有性別歧視色彩的職場規則。然而,政府拒絕修改法律,聲稱關於女性穿著的法律權限在英國於2010頒布的《性別平等法》中就已經提到過了。但是,女性支持者和法律專家們稱,該法律並未得到普遍執行。

除了英國,在2015年康城電影節《卡羅爾》的首映式上,女性出席者曾因為沒有穿高跟鞋而被入口的安保人員攔截在外,禁止入場。影展總監費雷莫就事件表示道歉,稱沒相關政策,否認高跟鞋是官方指定的衣著,發言人更直言已經提醒在場工作人員,穿著平底鞋的人士均可進場。而隨後一年,國際知名女星茱莉亞·羅伯茨光着腳丫走紅毯的做法一度受到讚賞與支持。

「高跟鞋革命」在許多國家都正在發生。在2017年,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禁止公司強迫女性員工穿高跟鞋,稱這種做法是危險和帶有歧視性的。菲律賓政府在去年8月通過新例,禁止勞工穿著一英吋以上的細高跟鞋,擔任常要走動或是站立多於1小時的工作。挪威航空公司在今年4月新發布一份空乘人員著裝規定,因要求女乘務員穿平底鞋時必須攜帶醫生證明而受到廣泛批評;英格麗德·霍德尼博是該國社會黨左派的女發言人,她指責該航空公司陷入了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的瘋狂世界。

你如何看世界各地發起的「高跟鞋革命」?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朱雯卿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