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Culture 性/別

晉江文學城被指傳播色情,我們該怎樣看待小說中的性情節?

「掃黃打非」辦公室認為,網絡淫穢色情等有害信息是影響青少年身心健康、引發違法犯罪的重要誘因,你怎麼看?不少網民提出的文學作品分級制是解決良方嗎?


2019年5月,晉江文學城登載的《不知悔改的男人》《妖孽養成日記》等作品因涉嫌傳播淫穢色情內容,遭到北京市「掃黃打非」辦公室等部門調查。 網上圖片
2019年5月,晉江文學城登載的《不知悔改的男人》《妖孽養成日記》等作品因涉嫌傳播淫穢色情內容,遭到北京市「掃黃打非」辦公室等部門調查。 網上圖片

晉江文學城站長被約談後表示,只要寫了「性行為性心理或其他涉及性器官的任何描寫」便屬於「高風險」,你怎麼看小說中「性」情節的描寫?如何區分文學作品與淫穢作品?

「掃黃打非」辦公室認為,網絡淫穢色情等有害信息是影響青少年身心健康、引發違法犯罪的重要誘因,你怎麼看?不少網民提出的文學作品分級制是解決良方嗎?

2019年5月,晉江文學城登載的《不知悔改的男人》《妖孽養成日記》等作品因涉嫌傳播淫穢色情內容,遭到北京市「掃黃打非」辦公室等部門調查。5月23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官方微博@掃黃打非 發布公告,針對晉江文學城涉嫌傳播淫穢色情信息行為,將關閉停更相關欄目、頻道;對違法行為,執法機關將進一步追查。

隨後,@晉江文學城 發布整改聲明 ,表示將主動配合執法機關依法查處,並啟動整改工作,自當日起關停所渉問題突出的「古代純愛頻道」下的「東方架空」欄目及「衍生純愛頻道」下的「東方幻想」欄目,停止更新原創分站15天。然而,微博話題「#晉江文學城整改聲明#」的熱搜卻被撤下,話題閲讀量也被新浪由1.2億修改為6000萬。

24日凌晨3時許,認證資料為「晉江文學城站長 冰心」的微博用戶@晉江iceheart 發布自述「報個平安」,其中提到,只要寫了「性行為性心理或其他涉及性器官的任何描寫」便屬於「高風險」,又指被封的文章有一段不足400字描寫,並未涉及具體器官名稱和交互動作,但被鑑定中心鑑定為色情等級最高的淫穢描寫。

@晉江iceheart 表示,相關責編正在著手制定新的審核標準,也希望大家積極舉報為全站作者負責,「雖然晉江是個以言情小說為主的網站,但是我們仍建議大家目光放長遠,給主角尋找更高級的人生目標和除愛情之外的幸福追求......如果只想寫點小情小愛,我們建議不妨認真擁抱柏拉圖。」

創立於2003年的晉江文學城是中國大陸知名原創網絡文學網站與網絡文學交流論壇,擁有在線網絡小說311餘萬部,註冊作者數逾171萬,網站累計發布字數超過753億,截至今年4月,網站註冊用戶高達3297萬,用戶日平均在線時間94.19分鐘,其中小說曾多次被改編為如《何以笙簫默》、《花千骨》等關注度頗高的影視劇作。網站由「言情站」、「純愛/無cp站」、「衍生/輕小說站」與「原創小說站」四部分構成,而此次宣布整改的「純愛」分類,也引發了網友對於耽美、LGBT情節被嚴控的擔憂。

無獨有偶,5月21日,上海市網信辦聯合多部門通報,以傳播導向錯誤、低俗色情小說等問題約談閱文集團旗下網絡小說平台「起點中文網」相關負責人,並責令整改,「都市」頻道「異術超能」欄目、「女生網」頻道「N次元」欄目等被暫停更新7日。起點中文網也是中國大陸主要的原創網絡文學網站之一。

漫長的「禁色」之路

網絡文學多指以奇幻、武俠、都市、言情、科幻等為主題的網絡小說,各種網絡刊載平台同時降低了寫作者准入與小說面市的門檻,因而網絡文學曾被不少人指出其良莠不齊、魚目混珠的問題,但亦有不少優秀作品曾脫穎而出。

事實上,早在2002年,官方就已開始持續關注網絡文學圈中的色情及情色內容描寫,並動作不斷:

  • 2002年,《互聯網出版管理暫行規定》出台,此規定引入了傳統文學的出版管理規定,指出互聯網出版不得載有「宣揚淫穢、賭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等內容;
  • 2004年,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發起「打擊淫穢色情網站專項行動」,起點中文網、幻劍等大型網絡文學網站展開自查後,大量作品遭到刪除或屏蔽;
  • 2007年,新聞出版總署、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聯合發出《關於嚴厲查處網絡淫穢色情小說的緊急通知》 ,責令有關網站立即刪除名單中所列淫穢色情小說,並禁止任何網站登載、鏈接、傳播相關信息;
  • 2009年,國新辦、工信部、公安部等多部門聯合開展「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專項行動」,對四千多家網絡文學出版網站中的近五萬種網絡文學作品進行了重點監測,共查處1,414種淫穢色情和低俗網絡文學作品,關閉20家傳播淫穢色情文學的網站;
  • 2014年,「掃黃打非·淨網2014」專項行動使包括百度多酷書城、3G書城、幻劍書盟在內的多家知名文學網站被關停。文學作品中若有失身、亂性,以及其它可能會被認為是低俗的內容,都需即刻刪改。同年,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本名:丁一)因「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罪」遭起訴,被判緩刑三年半。
  • 2019年,「淨網 2019」 專項行動稱也將聚焦整治網絡色情和低俗問題,着重整治網絡文學領域,加強對文學網站的監管,規範網站編輯和作者管理,嚴打利用微信公眾號、微博、貼吧、論壇等渠道引流低俗內容的行為。

國家的步步緊逼帶來了網站的自我審查,不少寫作者曾表示文字內容遭遇莫名其妙的審查。此外,這種「全年齡覆蓋」的淨化也遭到了網友的抵制,眾多網友呼籲停止「一刀切」,建立網絡文學分級制。

「性」的描寫

香港作家黃怡曾指出,閲讀及書寫情色,對青少年是自然且重要的,「社會早就堆積了很多合法、令零至九十九歲都能看到的性描寫。既然如此,又為何要執著於文學裡那小小的色情呢?」事實上,文學作品中含有「性」描寫情節或以「性」表徵人物個性、推動情節發展,是不少寫作者會採用的寫作手法,因而是次禁令也遭遇網民對寫作中含「性」情節的反問。

不過,據騰訊網評論認為,「耽美文學」是否為「文學」之一種還有待商榷,「網絡文學」是否可歸入「文學」的序列之中,也有待商榷。

文學作品與淫穢作品的分界線在哪裏?對於煽色腥內容,文學創作又該有怎樣的容納空間?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徐涵

中國因素 Culture 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