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清華校慶前夕,象徵自由和獨立的王國維紀念碑被封掀熱議,校慶的意義在哪裏?

當「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被名校噤聲,學術發展和學術空氣應該怎樣建構?


清華大學以藍色圍欄圍著王國維紀念碑。 圖:網上圖片
清華大學以藍色圍欄圍著王國維紀念碑。 圖:網上圖片

在108週年校慶前夕,清華大學內王國維紀念碑被藍色鐵質圍欄嚴密封鎖,你怎麼看?學術發展和學術空氣應該怎樣建構?

輸出形象、傳承精神、展示政績、校友聚會......校慶的意義在哪裏?

校慶是為了「用校史給學校背書」還是為了「喊校友回家」?要「讚美與歌頌」還是「反省與反思」?

4月26日,在清華大學108週年校慶紀念日之際,有學者發現校園中的陳寅恪題王國維紀念碑被藍色圍欄圍住。據網上流傳圖片顯示,藍色鐵質圍欄將紀念碑嚴密封鎖,能夠完全遮擋視線。

作家章詒和最早在微信中發出疑問:「近日去清華,見一道藍色圍欄。問朋友:圍欄裡是什麼?朋友說:裡面是陳寅恪題王國維紀念碑。大驚!」其後北京學者榮劍也在個人Twitter中表示,清華「把自由和獨立圈起來了」。

王國維被稱為「一代國學大師」,是清華國學四大導師之一。其自選文集《觀堂集林》為公認的不朽之作。1927年王國維自沉於頤和園昆明湖後,清華在隔年豎立「海寧王靜安先生紀念碑」。紀念碑被認為是清華的著名標誌,由梁思成設計,上刻陳寅恪所撰著名碑文。

該現象在網絡引發激烈討論,有學生認為此舉是配合校園內「人行道換地磚」的維修行動,但也有人認為「權力把石碑關進了籠子」。輿論指出,引發這次「遮擋」風波的,為碑文名句「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這是清華校方害怕有關自由的碑文引發聯想而採取的「維穩措施」。

對此,有清華校友根據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撰寫散聯「厚得再無自由思想,自牆不吸獨立精神」,而一個月前遭清華大學撤職的許章潤教授也被發現與校友一齊站在施工擋板前抗議。

但亦有網友認為,此次遮擋紀念碑是由於有人在石碑上拓字,不慎將石碑弄污,有同學擔心影響不好向學校反映,學校這才將石碑圈圍起來進行修整。因此不應對事件進行過分解讀。

目前,清華大學暫未對此事做出回應。

風波不斷的清華

2018年,為紀念清華百年誕辰而拍攝的電影《無問西東》上映,片中致敬清華學人:「永遠的校長」梅貽琦、創建建築系的梁思成和林徽因、國學大師王國維、物理系教授楊振寧……「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乃是清華老一輩師長和學者推崇與追求的教育理念和學術境界。

回顧清華近年來的校慶主題,「清華正芳華」、「更好的清華等你來」、「清華喊你回家」、「自信的清華更開放」等,無不呈現出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4月28日校慶當天,清華大學校園網刊文指出,「⋯⋯在這個屬於所有清華人的節日,無論青年還是老者,校友還是學子,都在母校108年週年校慶之際感受清華園的活力與開放」。

但校慶前夕,清華大學卻因鉗制學術自由而屢見報章。

3月25日,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呂嘉遭學生舉報「違憲」。學生發布致紀委、黨委的「全網公開舉報信」,引發網友對「監控與告密」的討論;

3月27日,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被曝因「倡導憲政民主、強調依法治國」遭校方撤銷所有職務;

4月26日,清華大學校長邱勇向俄羅斯總統普京頒發了名譽博士學位證書,但證書上並未註明學科;同日,就有學者發現校園中的陳寅恪題王國維紀念碑被圍欄圍住。

有網友猜測,這些事件均與即將到來的校慶有關聯。清華社會學系教授郭于華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的採訪時表示,不願猜測校方的意圖,但指目前中國的現狀「大家都很明白」,並表示懷念過去的學術獨立與學術自由。

高校校慶亂象

抄襲、言論管控、準備不足......近年中國許多大學的校慶都是風風光光開始,在倉促慌亂中收場。

在2015年110週年校慶之際,復旦大學就曾陷入「抄襲四重門」的醜聞中。據虎嗅網稱,先是該校校慶LOGO被指抄襲蘋果Touch ID標誌,隨即校慶宣傳片被指與日本東京大學2014年宣傳片《Explorer》從創意到鏡頭、文案都高度相似。隨後,用來替換第一部宣傳片的備用片又被揪出涉嫌抄襲德國慕尼黑工業大學的整部宣傳片,校慶歌曲也指照抄日本歌曲曲調。

2017年浙江大學喜迎120週年校慶之際,LED大屏幕上短短26個單詞,竟然出現了包括單詞、語法、語用和文體方面的9處錯誤。

2018年4月,北京大學120週年校慶前夕,學生岳昕因為要求公開前中文系副教授沈陽涉嫌性侵犯女學生的原始檔案,而遭到校方多種形式的施壓。據自由亞洲電台稱,有同學在校園宣傳欄貼「大字報」批評校方、在公開場合張貼聲援岳昕的海報,並將與岳昕有關言論,發到讓官方難以刪除的區塊鏈上。北大臨時召開會議,要求緊密關注動態,以確保120週年校慶順利進行。

校慶之日,校長林建華在120週年紀念大會上把「鴻鵠」念成「hong hao」,其後公開發表致歉信向同學表達歉意。然而,輿論並沒有減退,譴責聲依舊不斷。

「讚美與歌頌」還是「反省與反思」

廈門大學95週年校慶前,組織學生在未施工完畢的舞台排練,導致大部分學生甲醛中毒;中山大學90週年校慶之時,安保工作加強,在草坪上自由嬉戲的孩子也被保安趕走;武漢大學120週年校慶之際,宿舍樓只粉刷牆壁而不滿足學生實際需求......在問答平台知乎上,還有網友提問:「一所大學的百年校慶能帶來哪些機會?應不應該為了正好趕上校慶而選擇廈大?」

中國青年報曾刊登評論稱,「校慶本身就是大學建設的一部分」。在當下,大學校慶在凝聚價值觀、輸出形象的層面之外,也被賦予了別樣意義:展示實力,吸引生源;設置基金,向校友籌款;甚至,也被一些高校視為邀功擺好、展示政績的籌碼。

台灣作家楊照曾在《一所大學的百年校慶》中寫道,日本京都大學用批判學校、批判校史的方式來表達對於學校的驕傲與敬意。他在京都大學百年校慶之際訪問這所學校,發現幾乎所有與「京大百年」主題相關的信息,一半以上都是批判性、反省性的,學校用「冷靜、憂鬱、近乎憤怒的方式來慶祝學校百年」。

校慶應是「讚美與歌頌」還是「反省與反思」?有網友認為,校慶具有總結過去,提升校友自豪感和歸屬感的作用,適當的「歌功頌德」也未嘗不可;浙大老校長竺可楨提到校慶時,認為校慶的目的是「檢討過去,策勵來茲」,在總結成績的同時,絕不掩飾缺憾。

輸出形象、傳承精神、展示政績、校友聚會......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校慶?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徐涵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