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三歲童模被母親踢踹視頻爆光,在孩子意願與商業牟利之間,法律該如何監管?

浙江「童模」惹虐童爭議,童模屬「非法用工」嗎?


2019年4月6日,江蘇揚州,小童模身穿傳統服裝走秀,吸引眾多市民遊客觀賞。 圖:IC photo
2019年4月6日,江蘇揚州,小童模身穿傳統服裝走秀,吸引眾多市民遊客觀賞。 圖:IC photo

浙江「童模」惹虐童爭議,童模屬「非法用工」嗎?你怎麼看?

三歲童模被母親踢踹視頻爆光,在孩子意願與商業牟利之間,法律該如何監管?

四月初,一則「杭州女童模被一名成年女性踢踹」的視頻被曝光並成為焦點,引發大量爭議。官方統計稱擁有近140名以3至6歲、8至10歲的孩子居多的童模小鎮浙江織里,也因爭議而成為人們關注的中心。

視頻中,一位童模在拍攝間隙將手中的道具籃子放在了地上,接著在其身後的成年女性一腳踢在其大腿部,女孩被踹得一個踉蹌。視頻被上傳至網絡發酵,隨後被證實,這位童模名叫妞妞,踹她的是她的媽媽。

視頻引發無數網友憤然,表示「這麼小的孩子要出來工作,還這樣『虐待』,不配做媽媽」,部分合作的商家也隨即下架了妞妞的相關商業照片。

4月10日,妞妞媽媽在微博上發布公開道歉聲明,表示自己對妞妞「疼愛有加」,視頻中對孩子的「溝通教導」「絕無傷害想法」。之後,妞妞媽媽接受新京報採訪,表示自己平日並不踢踹妞妞,當天只是害怕她亂跑嚇唬她才做出踢踹的架勢,並沒有用力,孩子才沒哭,否認了網友對於「經常家暴孩子,孩子已經麻木」的猜測。

同時,「童模」這一巨大的產業鏈也引起巨大關注,關於「童模是否違法」的問題也未有定論。

被稱為「童裝之都」的浙江織里,自古以紡織手藝聞名,自90年代,童裝市場興起,大量童裝批發商進駐,隨後互聯網電商和物流產業的急速發展,讓如今的織里已然形成巨大的童裝產業鏈,佔當地經濟比重60%。線上展示,爆款興起,採購商下單,物流發售——童模,是織里童裝產業鏈耀眼的名片。

根據財新報導,童模拍攝的酬勞分為兩種計算方式,一種是按件數計,一件衣服的拍攝報價從幾十元到上百元不等;另一種是按天數計,不同「品質」的童模報價不同,質優者收費不低於2000元人民幣,每天拍攝不超過6小時。

根據2002年國務院發布的《禁止使用童工規定》,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企業事業單位、民辦非企業單位或個體工商戶均不得招用不滿16週歲的未成年人。然而該規定對於文體單位及兒童文藝表演這一塊未有清晰表述,同時由於童模的經紀人往往就是其家長,拍攝公司也並不會和其簽署僱傭合同,導致「童工」在法律層面缺乏精準的定義,如何平衡孩子的學業、「拍攝工作」和休息,只能靠家長的自覺。

GQ智族4月刊報導的一位來自山東威海的女模谷歌,拍攝收費為120元/件,某日工作時長從上午9點到凌晨2點,共246件衣服,日入超過3萬元。「年入百萬」的童模畢竟少數,不同的家長對於孩子的「童模事業」計畫也不盡相同,不少家長認為孩子可以在短暫的童模生涯中迅速積累財富,日後可以享受更好的學習成長環境。

對此,國家一級心理諮詢師李廣華表示,童模的拍攝過程會不可避免地將孩子過早地暴露在複雜的社會行為中,導致童模的審美、言語和為人處事方式的早熟,需要家長「正確引導」。

4月10日,人民法院報官方微博質疑認為道歉不是結束,廣告法第三十八條規定,不得利用不滿十周歲的未成年人作為廣告代言人。然而,律師王蓮認為,廣告代言人和童模從定義上有差別,具體需看合同的規定,童模不一定是代言人。

織里鎮鎮政府宣教文辦教育科科長朱佩稱,4月10日開始,當地政府會對參加過演出、拍攝或正在培訓的童模進行摸底排查,範圍包括全鎮中小學及幼兒園。織里鎮宣教文辦主任沈哲婷同樣表示,政府會派相關人員到這些童模家中進行家訪,若發現孩子(對拍攝)反感,政府部門會予以干預。

未成年童模引發虐童及非法僱用童工的爭議,你怎麼看?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邱子航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