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網民眾籌登頭版廣告「問候」梁振英,反擊其「點名廣告商」行為,你如何看?

這次活動是一次抗爭,還是無聊的惡作劇?


2019年4月8日,香港蘋果日報A1頭版刊出一則諷刺前行政長官梁振英的全頁廣告,內容包括「支持梁正英擔任國家主席」、「儘快北上,取代習總」等,以此來抗議他「打壓新聞自由」。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19年4月8日,香港蘋果日報A1頭版刊出一則諷刺前行政長官梁振英的全頁廣告,內容包括「支持梁正英擔任國家主席」、「儘快北上,取代習總」等,以此來抗議他「打壓新聞自由」。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香港網民籌款16萬餘港幣,在《蘋果日報》上登廣告「問候」梁振英,成為今天熱話,你如何看這次行動?

有批評指梁振英不斷點名《蘋果日報》的廣告商,是干預香港新聞自由,你同意嗎?

你認為《蘋果日報》此次發布「問候梁振英」的廣告,是否是「脱離了傳媒應有的作為和操守」?

4月8日,香港蘋果日報A1頭版刊登了一則諷刺前行政長官梁振英的頭版廣告,《支持梁振英担任国家主席,尽快北上,取代习总》(原文為簡體字),廣告內容以「問候」梁振英為主,「尊敬的梁振英同志:近月你筆耕不輟,以全國(中共)政協副主席之尊,化身資料蒐集員,每日於社交媒體報告自己看到甚麼廣告商,我們都很擔心你的近況,你是否過於空虛寂寞?還是凍?」

廣告中,梁振英頭像下方的天安門廣場左右兩處標語寫到「毋忘六四烈士 結束一黨專政」,而原來的毛澤東像也被改為了習近平像。廣告左上方寫到,贊助商為「香港人忍耐力有限公司」。

此次廣告由社會民主連線主席吳文遠發起。4月2日傍晚,吳文遠啟動「#問候梁振英」計劃,召集香港市民參與「一人一舊水,夾錢登廣告」(一人一百元,籌錢登廣告)眾籌活動,籌措資金在《蘋果日報》刊登「問候梁振英」廣告,以「關心梁振英精神狀況,恐防他放棄治療」。

事件源於過去半個月來,梁振英一直跟蹤《蘋果日報》的全版廣告發布,並在其Facebook詳細記錄。如當日《蘋果日報》沒有全版廣告,就稱「恥與為伍」;如果當日報紙刊登全版廣告,他便拍下廣告頁,向網民報告廣告商的公司信息、以及其刊登了多少版廣告等信息。此舉被吳文遠和《蘋果日報》質疑是公然向廣告商施壓,企圖影響新聞自由,遂發布籌款活動反擊。

在消息發布僅兩小時後,活動就已籌得3萬港元,達到內頁廣告的目標。籌款活動最終於4月4日中午截止,48小時內獲得了來自988名市民的16.65萬捐款。

吳文遠公布,將以110,000元刊登一版蘋果A1頭版廣告,23000在蘋果動新聞App內刊登網上廣告,剩餘捐款留作為下次刊登廣告之用。他宣稱,「今次登廣告計劃不是什麼抗爭或組織,但至少能團結大家,製造個機會讓香港人出一口氣。」

刊有這個廣告的《蘋果日報》今日出刊,總發行量90689份。早上9點時許就有報檔表示沽清,甚至有擋主表示補貨再賣。

除銷量之外,梁振英的回應也是關注人士的焦點。

報紙廣告刊登後,梁振英在FB中撰文談論「西方自由民主國家廣告商杯葛傳媒的事例」,稱杯葛有兩個層面,一是廣告商杯葛散播偏激、仇恨或歧視等言論的傳媒,二是如果廣告商不杯葛有關傳媒,消費者就杯葛在這些傳媒賣廣告的商品或服務,「這是對傳媒權力的一種制衡」;他又指,新聞和言論自由都不是絕對的自由,「在商言商的同時,企業要有社會責任」。

在文章最後,梁振英感謝吳文遠,並稱「請吳文遠繼續宣傳,下次最好用英文再登一次。那些廣告商在蘋果登廣告,我會繼續廣而告之。」

其後,梁振英又發文質疑,吳文遠和蘋果日報疑似違反公司條例,稱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如果「香港人忍耐力有限公司」未在香港或海外登記註冊,就觸犯了公司條例(香港法例第622章)第896節。而《蘋果日報》接受偽廣告商委託刊登廣告,或被算作瞞騙或串謀行為。

此次廣告得到不少網民的支持,但也有部分人士對這次活動的作用表示質疑。本土派政團「本土民主前線」在其官方頁面上發出評論,稱此次行動是「為咗笑個廢老上FB打飛機,籌16萬登廣告打飛機」(為了取笑梁振英,籌16萬登廣告自我安慰),其下評論也有網民稱,「全城中伏全城中伏,佔中九子命運坎坷,無人關心,689(指梁振英)成功轉移焦點」,認為這次的事件轉移了社會焦點,例如翌日宣判的「佔中九子案」。

FB專頁《今日正言》也表示:「報有報格,即使有所謂廣告費收入,也不代表可以刊登任何類型和字眼的廣告。今次《蘋果日報》的舉動,毫無疑問已再一次脱離了傳媒應有的作為和操守。」

事件始末

此次事件緣起於3月11日,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王敏剛於香港病逝。該消息發布後,3月13日,李怡在其《蘋果日報》專欄中發布《報應》一文,評論了王敏剛去世後網民發布的一些留言,其中包括「走咗一個吻肛,仲有千千萬萬個爭住吻肛。」(註,粵語「吻肛」與「敏剛」同音)。

李怡評論王敏剛多次在人大會議就香港人最忌憚的23條立法提案,並不反映港人意願,但他不過向奴隸主表達「吻肛」之意而已,報應應該落到「把香港核心價值推往深淵的港共掌權者和他們的打手」身上。

3月20日梁振英在其FB專頁上,對《報應》一文進行回應。稱「汚衊一個剛去世的人,散播仇恨,對他的卑鄙下流缺德,我們必須回應,為死者討個公道。」而討公道的方法,則是抵制廣告。梁振英認為,「李怡是蘋果日報養的,蘋果日報是廣告商養的,廣告商是顧客養的,李怡這樣的文痞是食物鏈的末端。」他提議港人以抵制廣告商的方法來抵制《蘋果日報》,「消費者,請你們考慮是否會買蘋果日報廣告商的物品?」

在此之後,梁振英便不時抽檢《蘋果日報》的廣告。3月22日,香港記者協會發布聲明譴責梁振英點名廣告商的行為,有向廣告商施壓之嫌。記協表示,「廣告商的決定實屬商業行為,不應受到干預」。「梁振英公開向廣告商施壓的做法並不可取,不僅令人感到他試圖影響商業決定,同時亦樹立壞榜樣,對廣告商造成不必要的困擾。」

3月24日,梁振英回應記協評論,稱在國外廣告商因為立場杯葛媒體的例子繁多。比如,不久前Fox News一位主持人在節目上表示 「immigration makes America dirtier」 (移民令美國更骯髒)後,幾個星期內,電視台就丟了26個廣告商。梁振英請香港記者協會,也在「恥與為伍」四個大字下好好反省。

《蘋果日報》社長張劍虹此後回應稱,稱梁振英多年來一直透過狙擊廣告商向《蘋果》施壓,致使廣告商受到壓力不敢在《蘋果》投放廣告。不久前,《蘋果日報》宣布正努力轉型為訂閲制,「《蘋果》為捍衞香港言論自由等核心價值絕不妥協」張劍虹說。

事情經過多日發酵,終於在4月2日,吳文遠等人發起「#問候梁振英」眾籌行動。吳文遠稱:「希望他能立即停止蒐集廣告資料的低等工作,負起國家級任務,停止干預新聞自由。」

香港民眾眾籌在《蘋果日報》上登廣告「問候」梁振英事件,你怎麼看?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