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中國因素 福爾摩沙

北京故宮披露文創年收15億,你怎麼看兩岸對故宮文化符號的開發?

兩岸故宮博物館文創互有相似又被評價「此消彼長」,你對兩岸博物館的文創產品分別有怎樣的感受?


2019年2月18日,北京故宮燈光秀。 攝:Imagine China
2019年2月18日,北京故宮燈光秀。 攝:Imagine China

「紫禁城上元之夜」被指在絢爛的大型燈光中失去年代感,更有大量網民以俄羅斯冬宮燈會對比,是次北京故宮燈會是應熱鬧之景,還是「燈光秧歌」?

創意紀念品、《我在故宮修文物》紀錄片、「國寶色」口紅......近年來北京故宮文創產品不斷翻新並引發市場熱潮,2017年更創收15億元人民幣,使不少評論人認為啟發與於台北故宮文創的北京故宮,已「勝於藍」,你怎麼看?

兩岸故宮博物館文創互有相似又被評價「此消彼長」,你對兩岸博物館的文創產品分別有怎樣的感受?二者對文化符號的開發有哪些的異同?

2月19日至20日晚,北京故宮「紫禁城上元之夜」燈光秀首次面向公眾開放免費預約。消息發布後一度「一票難求」,甚至引發北京故宮票務網站「癱瘓」。無獨有偶,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也於19日首次披露,2017年故宮文創銷售額已達15億元人民幣。

燈會在太和門廣場布設了最複雜的投影,以太和門建築主體及漢白玉臺階為主要投影目標,激光燈束將祥雲紋等圖案的數字畫面投映於故宮古建築之上,康熙、雍正、乾隆、嘉慶和道光五位皇帝御筆的「福」字等輪番映出,還投映出「光耀、巔峰、保國、利民」的字樣。紅色宮牆及城樓牆壁上,燈光打出了上元夜的詩句;《千裏江山圖》《清明上河圖》由激光放映設備投射到東城牆沿途黃色的瓦頂之上,觀眾可登宮牆觀燈賞畫。

2月17日,北京故宮博物館官網發布公告稱,燈光秀採取實名制免費預約並憑身份證安檢入院。院方解釋指,由於參觀區域有限,又為夜場活動,因而兩晚共提供3500張預約票。另據《環球時報》,18日上午,一張故宮夜場門票在某網站標價高達5000元,「上元之夜」的夜場票最高叫價9999元。除了觀眾票,於網上轉讓的還包括活動請柬,叫價每張1500元並已有成交紀錄。

經公告、搶票、試燈,這場「元宵燈會」毫無意外地引發國民追捧,然而時隔94年重開的故宮夜場,似乎並沒有達到現場觀眾的期望。

據騰訊《潛望》,不少幸運搶到票的觀眾認為,驚喜之餘多少讓人失望,「更像是一場大型燈光秀,現代過頭了」。而通過網絡渠道觀看院方夜場直播的觀眾也同樣對其過於絢麗的電子燈效果提出了質疑,「大型夜店」、「蹦迪現場」等評論,成了首日展落幕的另一派聲音。歷史博主於賡哲更以「燈光秧歌」作比。

不過,也有網民認為北京故宮的首次嘗試雖經驗不足但值得鼓勵,且是次為「臨時受命」,準備時間有限,可以將《千里江山圖》和《清明上河圖》投映在金碧琉璃瓦上已故走令人驚喜。此外,上元夜本身也是喜慶時刻,燈光秀如此也無可厚非。

事實上,國外不少博物館已經實現了夜間開放的常態化。據《新京報》統計,羅浮宮博物館、大英博物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等,都會在固定日子延長開放時間或在夜晚開放。近年,中國大陸的博物館也紛紛在夜間時段開放,讓觀眾感受「博物館奇妙夜」,中國國家博物館、南京博物院、吉林長春偽滿皇宮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館等,都曾加入過這個隊伍。

北京故宮的文創之路

北京故宮文創及文化活動近年來一直受到大眾關注,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19日披露,2017年北京故宮文創銷售額已達15億元人民幣,這一數字超過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

「故宮是差額撥款單位,國家每年提供54%的經費,46%靠自己來掙。」單霽翔稱,北京故宮享有中國國家最多財政撥款,因而從不肩負盈利壓力,這一點與大英博物館面臨政府削減預算、近半資金需自我開源的生存壓力截然不同。

2010年,故宮文創線上店面「故宮淘寶」上線,彼時,其產品多為明信片、扇子、服飾等傳統文創商品,作為「旅遊紀念品」進行售賣。現任院長單霽翔上任後受當時台北故宮爆款文創康熙手書複製品「朕知道了」紙膠帶等啟發,開始進行親民化的嘗試,推出了眾多「爆款」文化創意產品:比着剪刀手的雍正帝,動態「雍正十二美人」,以「朕有個好爸爸」為題的「耕織圖記事本」廣告文案......北京故宮「親民化」文創產品路線開始給故宮帶來較大利潤。

2014年,被網友評價「有當皇帝感覺」的朝珠耳機在網上熱賣。2016年,講述故宮文物修理人員日常及故事的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再掀起「故宮熱」,其豆瓣評分高達9.4。2018年底,故宮文創園推出6款故宮「國寶色」口紅以及「故宮美人」面膜,又一次引發網絡瘋搶。

除實體文創產品,北京故宮還開發出各類App:每日故宮、故宮展覽、清代皇帝服飾、韓熙載夜宴圖、紫禁城祥瑞、胤美人圖、皇帝的一天等。2015年,蘋果公司在中國上萬個免費app裏評選出30個精品,故宮即佔了3個。

此外,最近北京故宮還首次以出品方的身份,聯合北京衞視共同製作了新綜藝《上新了·故宮》,亦有較高口碑評價。節目將目光瞄準了故宮特色的文創產品,讓當紅的明星作為文創新品開發員,在參觀故宮的同時提供製作文創產品的創意,並以此過程來宣傳故宮文化。不僅影視作品,北京故宮還和騰訊、阿里巴巴達成合作,推出了一系列含表情包、遊戲元素、數字故宮在內的現代化產物。

2018年通過自營、合作經營和品牌授權,北京故宮文創產品收入超10億人民幣,種類突破1萬種。然而去年底,故宮文化創意館與故宮淘寶先後都推出故宮主題口紅與彩妝品,幾個不同單位授權,在不同平台推出的文創品搶商機,被網友們戲稱頗有「嫡庶之爭」的意味。

在北京故宮的「故宮文創」項目下,其實就有「故宮文創旗艦店」、「故宮博物院文創館」、「故宮淘寶」和「故宮商城」四個平台。今年1月5日故宮淘寶微博突然發聲明指彩妝全線停產,而與故宮文化創意館合作的「北京華熙海御科技有限公司」旋即聲明文創館的故宮口紅產品沒問題,仍正常發售。此波爭議凸顯了北京故宮文創授權單位、平台分散,許多消費者根本分不清哪個文創商品歸屬於哪個平台,也造成不同品牌與平台之間的「正統」之爭。

台北故宮的文創

在文創產品的開發上,北京故宮曾借鑑了台北故宮。台北故宮的文創產品開發時間非常早,特別是2000年之後,台北故宮開始向全球徵集文創產品的創意。2013年,台北故宮推出的「朕知道了」紙膠帶就是在創意設計海選比賽中兩個學生的方案,當時一經推出風靡海峽兩岸,原價200元新台幣一盒的紙膠帶被炒到翻倍,並一度斷貨。

台北故宮文創歷經十多年的發展,通過「故宮文物藝術發展基金」開發各類文創產品、藝術紀念品等超過5000種類,其中包括「朕知道了」紙膠帶、墜馬髻頸枕、「跳躍時空的日常」插畫、「翠玉白菜傘」、「冰山一腳」潮襪、「富春山居圖」茶杯墊等多種備受市場歡迎的產品。台北故宮提供了多種合作方式供民營企業選擇,包括合作開發、品牌授權、圖像授權和出版品授權等四種商業合作機制。

由於近年來台北故宮參觀人數下滑,北京故宮文創產品又頻頻引發市場熱潮,不少論者因此對比兩岸故宮文創指北京方已「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台北故宮前文化營銷處處長金士先稱,北京故宮文創越走越快,近年更呈井噴式爆發,「呈現出台灣與大陸在文化自信上的此消彼長。」

兩岸故宮博物館文創互有相似又被評價「此消彼長」,你對兩岸博物館的文創產品分別有怎樣的感受?

文:實習記者朱雯卿

Culture 中國因素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