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香港房屋醫療問題爆發,有論者劍指新移民政策,你怎麼看?

公共醫療及房屋壓力下,單程證審批再成爭議,香港應否有單程證審批權?單程證與醫療壓力之間有什麼關係?


2019年1月28日,約香港200名前線醫生集會控訴壓力大。 圖:端傳媒攝影部
2019年1月28日,約香港200名前線醫生集會控訴壓力大。 圖:端傳媒攝影部

公共醫療及房屋壓力下,單程證審批再成爭議,香港應否有單程證審批權?

新移民的增多,房屋、醫療、教育等香港社會壓力,中港關係的緊張,三者相互牽扯關聯,對於其間的關係,你怎麼看?

因公屋輪候時間屢創新高及流感高峰期公立醫院病床爆滿,新移民爭議再次在香港引爆,單程證審批及相關制度變革成為輿論焦點。護士協會及兩個醫生工會在重度醫護壓力下相繼爆發抗議,醫護組織「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則在1月28日的電台節目中表示應立即叫停每日150個單程證政策,表示這非政治問題,而是「好簡單邏輯及數學問題」。

香港目前正值流感高發期,醫護人員因此承受工作重壓。1月20日,約一百名護士及護士協會的成員手持黑色氣球及標語在政府總部外集會,抗議政府對人手不足的漠視。繼護士協會抗議後,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線醫生聯盟和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1月26日在伊利沙伯醫院舉辦「不在沉默中谷爆」申訴大會,約150名醫護和市民參加,要求政府增加資源,改善公立醫院人手等問題。

與此同時,屯門醫院心臟專科醫生的黃任匡28日在電台節目中表示,香港並不缺乏資金「硬件」,但需考慮重新認可英聯邦醫生資格,並立即叫停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不解決這問題,無論怎樣加資源都解決不了」。他引述相關數字指,香港生育率越來越低,但醫院卻愈發爆滿,癥結便在於每日的150個單程證,1年5萬人,10年就增加50萬人。黃任匡稱,取消並非是對新移民的歧視,而是「數學問題」,「病房本身已這麼爆,還容許每年5萬多人來香港,這是不是一個負責任政府所為呢?」

編註:單程證,是中國公安部有關部門發給有香港或澳門親屬的中國內地居民前往香港或澳門定居的證件。

香港政府統計處8月公布的2018年中人口數字為7,448,900人,較去年同期增加57,200人。與此同時,2017年年中至今年年中,人口自然增長為7,600人,即同期淨遷移人數為49,600人,其中有4.1萬為單程證人士。事實上,由於中國大陸每日審批單程證上限為150個,每年每日平均受理也多在120至150間浮動,新民主同盟區議員譚凱邦曾援引統計指,截至今年中,自1997年7月1日以來持單程證到港的新移民已超過100萬人。

新移民的增多與香港房屋、醫療、教育等社會壓力及中港關係的緊張,三者相互拉扯,不少立法會議員因而擬動議檢討單程證政策,建議港府爭取中國內地新移民審批權,單程證制度成為爭論交織的中心。

醫療爭議

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指接獲市民反映,近期有不少從內地來港定居未滿7年人士(新移民)到公立醫院接受透析服務(俗稱洗腎)等各項長期醫療服務,令公共醫療資源更緊絀。然而食物及衛生局長陳肇始回覆指,沒有相關統計數字。

名為「中產平民」的評論者在《眾新聞》中發文認為,香港若要容納新移民,則需先做好資源分配,「要香港人理解和同情新移民,那麼誰人來同情和理解舊香港人的利益?」表示若政府仍採取鴕鳥政策,在社會資源並不能承受每日150位新移民配額時仍然接納,最終只會計畫社會矛盾和對立。

明報社評對此指出,相關說法所依印象觀感多於數據實證,相較之下,人口老齡化問題更亟待解決,並認為,公營醫療及土地房屋問題的核心實質是政府短視、政策失敗及缺乏規劃。社評指,20多年來未有龍頭級醫院且無大力增加醫護培訓資源,公私營醫生環境待遇天差地別,導致公院醫生流失。文章認為,可以考慮業界相關建議,向合資格海外醫生打開大門,如重新考慮認可英聯邦醫生資格。

公屋爭議

在流感大爆發引致的醫療問題外,公屋輪候同樣將單程證引入爭論焦點。1月9日,新民主同盟范國威曾在記者會上提議,公屋申請者應分開「港人家庭」及「港人及單程配偶」兩條隊,優先處理前者的申請,從而縮短他們的輪候時間,並要求政府調查公屋申請人是否擁有境外資產,以使公屋資源能分配給最有需要的港人。

而早在2017年,環保觸覺經電話隨機抽樣訪問超過500人進行民調顯示,逾8成人認為香港人口超負荷,大部分更贊成應「減單程證」來解決問題,亦有7成受訪者認為內地熱錢(註:尋求短期回報的流動資金)流入為房屋問題主因。

《香港01》的社評認為,基於人口政策的規劃需要,港府應取回單程證審批權,但不應將此社會問題歸咎於新移民,香港的社會壓力有管治思維僵化、環球經濟影響等多重因素影響,僅歸於新移民是不理性的。

單程證雙審批爭議

1月8日,立法會民主派議員、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示將動議立法會檢討單程證政策,建議港府與中央政府商定收回審批權,並加強打擊「假結婚」等狀況,以回應公眾對新移民爭議的關注。

目前香港社會對於單程證雙重審批呼聲主要源自香港日趨老齡化、中國內地與香港中介以假結婚手段助內地人來港的新聞不斷及社會及福利問題爭議引發新移民矛盾等三方面原因。

新民主同盟曾指出,若香港可以審批或「雙審批」,則可對單程證人士進行教育程度、資產是否自給自足等方面的審查,並表示審批權與國家主權混為一談並不必要,因中國大陸省市亦各自有獨立的戶籍審批權。

新移民的增多,房屋、醫療、教育等香港社會壓力,中港關係的緊張,三者相互牽扯關聯,對於其間的關係,你怎麼看?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