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比基尼登山客」遇難引發搜救費與登山管理爭議,悼念之外我們該如何反思?

國家公園管理處表示登山客吳季芸未申請爬「黑山」,然而登山客雪羊卻稱政府不想管理導致登山路徑僵化,申請審批艱難,你怎麼看?


有「比基尼登山客」之稱的吳季芸於1月19日在南投盆駒山附近墜谷,打衛星電話求救,消防員經43小時搜索後於昨午尋獲性吳女子,但已無生命跡象。 網上圖片
有「比基尼登山客」之稱的吳季芸於1月19日在南投盆駒山附近墜谷,打衛星電話求救,消防員經43小時搜索後於昨午尋獲性吳女子,但已無生命跡象。 網上圖片

國家公園管理處表示登山客吳季芸未申請爬「黑山」,然而登山客雪羊卻稱政府不想管理導致登山路徑僵化,申請審批艱難,你怎麼看?

「比基尼登山客」墜谷罹難再引發搜救費是否該自付的爭議,「山域政策監督聯盟」成員蔡日興曾提政府可設置「基本款」免費搜救方案,然而因立法行政等相關問題太過繁瑣而未有推進,對此你又有怎樣的想法?

台灣台北專業登山客吳季芸,1月19日打衛星電話求援表示其在南投縣內的盆駒山附近墜谷並受傷,時隔43小時後被消防人員於21日中午尋得,然而已無生命跡象,救援人員指可能天氣大雨兼山區低溫,使吳不幸凍僵身亡。然而,因南投縣警局和玉山國家公園表示未收到「入山申請」,再度引發救援費用及登山管理的爭議。

據《蘋果日報》,吳季芸因每次登頂後便會換上比堅尼拍照留念,因而以「比堅尼登山客」為人所熟知,在台登山界小有名氣,更有近4千粉絲。1月19日下午4點,吳季芸打衛星電話向山友求援,電話中吳季芸曾表示她「下半身無法動彈」,山友轉報南投縣消防局,但因天候不佳,空勤直升機都無法飛上山,南投縣消防局挑選6名救難人員上山搜尋,然而找到時吳已不幸罹難。

南投消防局第三大隊長林正宜21日中午對媒體表示,12時10分確認吳女已經無生命跡象,「目前山上氣溫只有2度左右,是下著雨、氣象是不好的,因為氣候不佳,現在搜救人員先把吳女做妥適安置,移到空曠處,待氣象穩定申請直升機吊掛下山。」

吳季芸在其臉書專頁「G哥比基尼的高山足跡」中統計指,2018年她共上山127天,1年幾乎有1/3的日子都在山上,並詳細寫下自己過去一年的足跡:1月是南三段;2月是雪山和南湖雪地;3月到了志佳陽和深堀;4月是逆南二出溪頭;5月時合歡主下小嘆,東霸第四峰,玉山北水池及玉主銀河,歐聖;6月行甘木林山;7月為閂山鹿池,玉北水池;8月沒高山,下烏岩角未竟;9月奇萊東峰,無明東稜;10月破病;11月走雪山西稜;12月是大北三接丹野甘卓萬出武界。

《蘋果日報》指,按規定,在台灣的國家公園範圍內登山,登山客需在出發前向管理處申請,然而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林文和表示,未發現吳季芸申請入園的證明,更指對她的登山計劃、登山路線一無所知,稱其涉嫌違反《國家公園管理法》、《南投縣登山活動管理自治條例》。

然而,知名山友雪羊卻發文指吳是「能獨攀冷門與探勘路線的高手級人物」,表示吳季芸過去曾寫就數篇登山相關的參考文章,並即時在是次意外中也做了三件關鍵的事:1. 有衛星電話可以求援;2. 有GPS可以回報精確座標;3. 有登山計畫書而且有留給山下的友人,讓搜救隊可以掌握他的路線,規劃最有效率的搜救計劃。雪羊認為,這些使救援人員可以快速地找到她,並指吳季芸在最後依然給我們上了重要的一刻,即「如何在山難發生後,減少搜救資源的浪費」。

雪羊亦回應未向國家公園管理處申請表示,「台灣國家公園入園申請系統,對有實力的登山者而言,根本是一塊絆腳石,因為路線選擇非常僵化」,更指「正是因為政府不想管理,才會出現『不給申請』的『黑山』。」

《關鍵評論網》指,玉山國家公園「登山路線開放狀態」網站中僅有14條山道路線開放申請,無法自行輸入14條路線以外的路。而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林文和則回應表示,14條路線以外的路線需要提交「專案申請」,並坦承如吳季芸的情況因個人登山較為危險,而核准率不高。

此外,直升機及消防人員進行搜救所花的費用也再次引起爭議,有網民認為登山客的搜救費不應花納稅人的稅款,因自己償付相關費用。事實上,去年9月,台灣一男子困于中央山脈南三段時,就被要求償付92萬台幣搜救費。

對此,登山客們則指向較瑞士、芬蘭等地,台灣搜救費過高且不合理。「山域政策監督聯盟」成員蔡日興也曾在《報導者》發文認為,參考各國搜救指出,建議台政府定義一個「基本款」免費搜救,而超越基本款的部分,則由使用者付費,然而由於其相關立法及行政問題過於繁瑣,導致政府遲遲未有推進。

「比基尼登山客」墜谷罹難再引發搜救費與登山管理爭議,悼念之外我們該如何反思?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