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性/別

台灣婚姻平權公投挫敗之後,下一步該怎麼走?

公投的結果,讓你有什麼反思?


公投前夕,支持同志平權的人士在台北街頭派發文宣。 攝:陳焯煇/端傳媒
公投前夕,支持同志平權的人士在台北街頭派發文宣。 攝:陳焯煇/端傳媒

有人認為平權公投的失敗引發內部揪「戰犯」的撕裂,但此刻需要的是團結;反對者則表示其實早可以「看到焦土的必然」,但相應的策略反思不應缺失,你怎麼看?

不少媒體及論者認為公投結果使台灣為同性伴侶另立專法的可能性增大,另立專法應怎麼立?台灣同志平權的下一步又該怎麼走?

11月24日,除被眾人及媒體關注的「九合一選舉」外,台灣還對涵蓋能源、同性婚姻、性平教育、東奧正名等一共 10 個公投案同時進行投票,同志相關議題共5個。最終,以保守派的愛家公投三議題全獲通過、而兩平權公投案均未過關為結果。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副理事長 Annie Huang 稱結果為「一次對人權嚴重的打擊和倒退」。

2017年,台灣大法官釋憲後,使台灣走在亞洲地區性小眾平權的首位,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前景看似明朗又暗藏風險,因而是次公投格外引起外界關注。

然而,保守派提出的三案,包括:「婚姻限一男一女」,「以同性伴侶專法取代修改民法」,以及「不得對國中、國小學生施行同志教育」獲投票通過。而挺同的2案——第14案「您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與第15案「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皆因不同意票多於同意票,未能過關。

保守勢力取得勝利而同志平權受挫的情形,引發不少爭論。有指責其與選舉捆綁,有認為失敗是同運及挺同人士跨出同溫層交流的必然結果,有認為公投策略有失,也有認為公投機制本身存在問題。同時,縱然台灣政府表示公投結果不會影響大法官釋憲決定,但不少媒體指出,公投結果可能使台政府在不修改民法的情況下為同性伴侶另立專法,然而,另立專法的做法在平權人士看來仍然是隔離性少數群體的歧視行為。

是否「同溫層太厚」?

婚姻平權公投以338萬2286票支持、680萬5171票反對落幕後,「同溫層」這三個字便成為了臉書上最熱門的關鍵字之一。不少網民稱在看到開票結果後,猛然意識到其實自己過去一直處在同樣意識型態的圈子裏,因而才有盲目的樂觀。

媒體人許維寧表示,性別團體多打律師、教授、教師牌,論述有憑有據,喊出讓愛平權等普世價值口號,卻對保守選民、中老年族群的疑問回覆不足,以至於「愛」、「平等」、「人權」喊得震天價響也很難傳到民間耳裡;同時,相較於教會結盟商界推廣、深入民間、找立場相近的團體合作,性別團體沒有商界撐腰,以至於陸軍戰打得太差,也低估了中間選民的保守勢力,「終歸是一場公投戳破了同溫層,外面的寒風吹進來讓人直打寒顫。」

伴侶盟理事長許秀雯認為,觀察同溫層中固然失望,但同溫層外的非同志社群更訝異結果,有超過300萬人支持婚姻平權。社會確實已有改變,但同志資源相對少,必須展動更多對話,越不採取行動,無力感越深,更容易困在挫折中,建議投入改變行列,得到溫暖力量。

基督徒性別運動者喬瑟芬則表示「到底什麼是『大眾』?」,她認為,「真正的解方,恐怕不是走出同溫層,而是擴大同溫層。」並指出,每個人都不是生來就關心公共事務的,將心比心找到身邊親友可以切入的談話點,就是擴大同溫層的有效策略,如果平時都沒有生活的互動,突然跑去講議題,我想多數人應該都是無法接受,只會抱持敵意跟距離感的。

公投機制爭議

事實上,主張一夫一妻的「愛家公投」通過第一階段連署時,台灣便有爭議其涉違憲,為反制「愛家公投」,平權團體發起「平權公投」。

作家兼前文化部長龍應台25日在臉書中表示,「人權本來就不應該靠公投來決定的——我們可以用公投來決定要不要『驅趕所有境內的外國人』嗎?沒有擔當的政府才躲在公投後面,用公投做擋箭牌。」

輔仁大學法律學系教授、身兼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的吳志光認為,愛家公投案提出本身就是機制和法令的弊端,「現行公投法前一直被稱為鳥籠公投,政府一方面大降門檻,二方面把任何可能阻擋公投的那種所謂框框都認為說是可能有礙公投,所以儘量要減少,所以說,公投就有點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只能形式審查。」

中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陳美華發文表示,全國性公投仰賴高頻度、高組織化的強力宣傳,尤其同婚議題又涉及人們長期來對同性戀的錯誤想像和恐懼,更讓同婚陣營的理性說服始終困於同温層而無法突破。《公投法》原本希冀透過公開辯論、理性說服的制度性設計,不僅未能發揮預期效果,甚而迫使關心同婚公投的民眾,被迫守在電視機前面,聽著反同辯方散播不實資訊,為民主政治做下最錯誤的示範。

司法監督媒體法操也指出,是次公投暴露出《公投法》的共十二項問題,其中包括「中選會是否可以審查『提案是否違憲』」、「少數族群權益是否可以公投決定」、「公投提案間的相互矛盾」等問題,並指出這些問題可能導致中選會與公告文字看似矛盾、多數人決定少數權益等狀況,立法者需審慎思考。

公投期間,臉書紛紛出現歧視同志的不堪言論。不少同志因無法承受壓力,加之公投受挫,心理防線崩潰,容易產生或多或少的輕生念頭。對此,各團體也在投票夜發起看開票揪團活動,提醒人們關照有自殺念頭的同志。

平權公投陣營核心志工熊彥於選前受訪時曾言:「不管公投結果怎麼樣,社會都會往前走,我不太認為公投結果會否定我們努力的過程,平權是在生活的每個細節,而不是在公投過或不過。」

大安文山區的新議員苗博雅(公開宣佈「出櫃」的同志)則表示,台灣依舊是亞洲最先承認同志伴侶關係的地區之一,她與她的同志戰友們未來將先朝著與民法同樣規格的目標審慎訂立專法,繼續在這條崎嶇道路緩緩而行。

挫敗之後,平權運動的路該怎麼走?

福爾摩沙 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