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

中國誕生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掀倫理爭議,你怎麼看?

若以後技術水平支持,我們可以編輯自己想要的孩子嗎?又怎麼看基因編輯應用在嬰兒孕育中?


2018年11月26日,深圳科學家賀建奎宣布,一對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攝:Imagine China
2018年11月26日,深圳科學家賀建奎宣布,一對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攝:Imagine China

多數科學家表示倫理審查缺失嚴正抵制,然而中美調查卻均指六成被訪者對基因編輯以降低遺傳病患病率支持,你怎麼看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

若以後技術水平支持,我們可以編輯自己想要的孩子嗎?又怎麼看基因編輯應用在嬰兒孕育中?

中國深圳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日(11月26日)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雙胞胎於11月誕生,其中一位嬰兒的基因成功被修改,使天生具有免疫愛滋病的能力。然而,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卻帶來巨大的倫理及相關審查爭議。

據網絡披露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審查申請書》顯示,該項目始於2017年3月,研究擬採用CRISPR-Cas9技術對胚胎進行編輯,通過胚胎植入前遺傳學檢測和孕期全方位檢測可以獲得具有CCR5基因編輯的個體,使嬰兒從植入母親子宮之前就獲得了抗擊霍亂、天花或愛滋病的能力。

另據人民網先前報導,賀建奎介紹稱,基因編輯手術比常規試管嬰兒多一個步驟,即在受精卵時期,把Cas9 蛋白和特定的引導序列,用5微米、約頭髮二十分之一細的針注射到還處於單細胞的受精卵裏。而這項名為「CRISPR/Cas9」的基因編輯技術能夠精確定位並修改基因,也被稱為「基因手術刀」。

賀建奎向美聯社表示,試驗表明,這對雙胞胎的其中之一兩目標基因拷貝都被成功改變,但另一個只有一個拷貝被改變,但沒有證據表明其他基因受到了傷害。

研究團隊在申請書中稱,他們已從猴子等動物模型、減少脫靶事件、在動物模型中檢測多代影響等三個安全性角度評估了項目的可行性。並稱,「這將是超越2010年獲得諾貝爾獎的體外受精技術領域的開創性研究,將為無數的重大遺傳性疾病的治療帶來曙光。」在申請書的末端,共有7個「醫學倫理委員會」委員的簽名。

賀建奎還表示將會在即將召開的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中展示其研究團隊在小鼠、猴和人類胚胎的實驗數據。其中,在50枚人類胚胎基因測序結果顯示,未發現脱靶現象;而所有人類正常胚胎裏面,有超過44% 的胚胎編輯有效,同時稱是次基因編輯嬰兒的臍帶血檢測結果也證明手術成功,並準備了長達18年對這對雙胞胎的隨訪計劃。

然而,該消息披露後,「和美婦兒科醫院」卻表示,項目並不是在該醫院進行的,孩子也不是在該院出生。此外,該項目於今年11月8日在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做了倫理的報備和審查申請並獲得了通過,但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中文頁面中,編號為 ChiCTR1800019378 的這項研究卻並不存在。

同時,該項目英文版中所填的申請人機構——南方科技大學也在11月26日下午發布聲明,稱賀建奎副教授(已於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職,離職期為2018年2月—2021年1月)對人體胚胎進行了基因編輯研究,該校深表震驚,並經討論形成意見指項目為賀在校外開展,未向學校和所在生物系報告,學校和生物系對此不知情,而校方認為其「嚴重違背了學術倫理和學術規範」。

基因編輯技術

據「數位時代」,科學家早在1970年代就有改變生物基因組的能力,2012年,瑞典于默奧大學 (Umeå universitet )的科學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及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Jennifer Doudna,發現了一種可以快速、精準編輯基因的方法「CRISPR」。

CRISPR,是存在於細菌中的一種基因組,該類基因組中含有曾經攻擊過該細菌的病毒的基因片段。細菌透過這些基因片段來偵測並抵抗相同病毒的攻擊,並摧毀其DNA。這類基因組是細菌免疫系統的關鍵組成部分。透過這些基因組,人類可以準確且有效地編輯生命體內的部分基因,也就是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而其也有「基因手術刀」之稱。

然而,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神經科學研究所任研究員仇子龍提到,CRISPR/Cas9現在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可能在基因組水平上引起不必要的脱靶、結構變異等,因而,應用在人體時需要非常慎重,目前各種基因編輯系統,包括最新的鹼基編輯系統的脱靶風險仍然很大。他還提到,基因編輯後嬰兒的全身基因組究竟有沒有造成突變,不是隻做幾個全基因組測序就能判斷的,且現在測序的手段還並非完美,很多基因突變並不是通過常規測序手段輕易發現,因而這次試驗的風險是巨大的。

是次基因編輯手術修改的是 CCR5 基因,CCR5 基因是 HIV 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在北歐人群裏面有約10% 的人天然存在CCR5 基因缺失,而擁有這種突變的人則能夠對 HIV 病毒免疫。然而,科學松鼠會成員Ent表示,突變後的CCR5Δ32也有缺點,會對感染後的炎症反應帶來不良影響,比如遭受一些黃病毒屬病毒(如西尼羅河病毒或者蜱攜帶的腦炎)感染後,有更高概率出現嚴重的症狀,流感的死亡率可能也會增加。

科研界及公眾看法

賓夕法尼亞大學基因編輯專家 Kiran Musunuru 對美聯社表示,這是一場「對人類的一種在道德或倫理上都無法辯護的實驗」,

清華大學全球健康及傳染病研究中心與愛滋病綜合研究中心主任張林琦表示,CCR5對人體免疫細胞的功能是重要的,同時由於愛滋病毒的高變性,還有其它的受體可以使用,CCR5基因敲除,也無法完全阻斷愛滋病毒感染,而現在母嬰阻斷技術非常有效,高達98%以上,可以阻止新生兒不被愛滋感染,因此該實驗既不合倫理也無必要。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神經科學研究所任研究員仇子龍表示,「很遺憾的是,在我們的研究領域很多地方還是盲區,不是不合法不合規,是根本沒有法、沒有規。我呼籲科學家作為一個共同體,應該約束自己的行為,科學和社會學的交界的每一步研究都是需要充分討論的。」

同時,有逾百位科學家發布聯合聲明,表示「這項所謂研究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形容。作為生物醫學科研工作者,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然而,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 2018 年 4 月針對 2537 名美國成年人的一項調查顯示,60% 的美國人支持對未出生嬰兒進行基因編輯,認為為了降低患嚴重疾病的風險,基因編輯是一種有效的醫療手段。而不久前中山大學研究團隊發佈的報告也表示,逾六成受訪者對基因編輯技術的運用持積極態度。

多數科學家表示倫理審查缺失嚴正抵制,然而中美調查卻均指六成被訪者對基因編輯以降低遺傳病患病率支持,你怎麼看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及基因編輯應用在嬰兒孕育中?

黑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