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哈佛專家被查學術造假波及甚廣,我們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學術權威?

哈佛大學處理嚴肅但歷經近10年,你怎麼看哈佛的處理?


哈佛專家被曝學術造假波及甚廣,我們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學術權威? 攝:Brooks Kraft LLC/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哈佛專家被曝學術造假波及甚廣,我們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學術權威? 攝:Brooks Kraft LLC/Corbis via Getty Images

著名心肌再生領域專家Piero Anversa涉嫌研究數據造假,相關領域研究可能會倒回10年前的共識,我們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學術權威?

哈佛大學處理嚴肅但歷經近10年,你怎麼看哈佛的處理?

Anversa雖被查研究不實,但心臟幹細胞療法仍在市面售賣,你怎麼看這種現象?

美國知名生命科學網站STAT於10月15日發布聲明表示,因涉嫌偽造和篡改實驗數據,哈佛大學要求對前哈佛醫學院教授、著名心肌再生領域專家Piero Anversa之前的31篇心臟幹細胞論文進行撤稿,而捲入學術偽造事件的,還有哈佛主要教學醫院之一、世界上主要生物醫學研究機構之一的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是次撤稿不僅使Piero Anversa成為世界上被撤回論文最多的前20位科學家之一,更嚴重的是造成了相關科研領域的嚴重倒退及大量學術資源的被浪費。「世界各國幾乎所有相關研究都是根據他的基礎研究進行後續探索的。」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院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博士莫軒對財新表示,「這次撤稿事件的影響是全球性的,直接否定和扼殺了心臟幹細胞領域,是學術界非常嚴重的事件。」

Piero Anversa現年78歲,曾被認為是心臟幹細胞療法的開拓者,打破了過去普遍認為心肌細胞具不可再生性、心肌細胞受損為永久性缺失的學界共識。2007年起,他開始擔任布萊根婦女醫院的醫學教授和再生醫學研究中心主任,2010年成為正教授。

2001年,Anversa及其研究團隊在知名學術期刊《自然》中發布研究表示,發現心臟中有具幹細胞特性c-kit陽性細胞存在,而經體外實驗證明,該細胞可以自我更新和分化,進而形成心肌細胞。研究論文中指,這種細胞可用於修復或更換受損的心肌細胞,或可謂心梗、心衰等心血管疾病帶來新的治療方法。研究團隊還表示,他們在試驗用鼠身上已證明可行。

Anversa顛覆性的試驗結果和發現使其成為備受關注和尊敬的領域權威,然而,自實驗宣布成功的2001年至今近10年中,無其他任何一支醫療研究團隊成功複製該實驗。斯坦福大學幹細胞生物醫學研究機構聯合主任Dr. Irving Weissman及其研究團隊重複試驗後表示「注入心臟的骨髓細胞仍然是骨髓細胞。」,而同樣,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教授Dr. Charles Murry也得不出結果,Murry因此質疑Anversa的研究是否嚴謹準確。Anversa則對所有外界質疑表示鄙夷,稱是其他人不知如何操作。

由於除Anversa自己團隊外,其他醫學團隊均無法成功重現實驗,而同時,Anversa自己團隊中有研究者爆料披露表示Anversa實驗中訊在篡改數據的情況,更指Anversa團隊建立了嚴密的信息保密等級並懲罰對研究假設和結果提出質疑的研究人員,Anversa會通過高壓的信息控制,迫使研究人員「生產」與他假說相符的實驗數據。

2013年,哈佛醫學院和布萊根婦女醫院宣布審查Anversa的論文。2014年,知名心血管醫療期刊《血液循環》(Circulation)應哈佛醫學院要求,以數據造假未有撤除其在2012年發表的一篇論文。2015年,Anversa實驗室被關閉,但相關調查卻並未中止,同時因其主持了多項由聯邦經費資助的科研項目而引起美國政府關注。

2017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起訴指Anversa涉嫌學術不端、偽造數據和圖片以獲得項目經費,布萊根婦女醫院賠償美國政府1000萬美元。2018年10月14日,哈佛後續調查發現共31篇Anversa主導的論文涉及偽造和篡改數據,因而要求撤回。

哈佛在相關聲明中表示,「我們將恪守最嚴格的倫理標准和學術規范,任何引起我們注意的學術不端都會根据相关制度和規定得到審查。」但,為何近10年才發現並處理Anversa的問題,哈佛未發表評論。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教授Jeffery Molkentin對《紐約時報》表示,可能由於過去的專家們太膽小了,面對權威不敢採取立場。

與此同時,NYT還提到,美國心臟、肺和血液研究所仍然在為心力衰竭患者注射幹細胞進行治療的臨床試驗招募志願患者,還有一些公司在市面上出售心臟幹細胞療法, Molkentin表示,可能人們想要去相信。

著名心肌再生領域專家Piero Anversa涉嫌研究數據造假,我們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學術權威?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