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瓜-教育 性/別 福爾摩沙

「居禮夫人」該改用全名嗎?

反對更名者認為這並非自然課綱需要關心的事,順其自然就好;支持者則表示這是一種對抗過去性別刻板印象的教育,你怎麼看?


居禮夫人。 攝:Hulton-Deutsch Collectio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居禮夫人。 攝:Hulton-Deutsch Collectio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教科書及教學使用的「居禮夫人」之名是否應當修改?修改或不修改分別會有怎樣的影響?

反對更名者認為這並非自然課綱需要關心的事,順其自然就好;支持者則表示這是一種對抗過去性別刻板印象的教育,你怎麼看?

台灣教育部9月16日完成十二年國教課綱審議,「國中小暨普高自然領綱草案」歷經幾次波折終確定通過,然而有課審委員表示期待在未來教科書或教學中可以改「居禮夫人」稱呼換作其全名,一語引發大量爭議。

瑪莉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波蘭語:Maria Skłodowska-Curie),波蘭裔法國籍物理學家、化學家,是首位獲得諾貝爾獎的女性,也是獲得兩次諾貝爾獎(獲得物理學獎及化學獎)的第一人及目前唯一的女性,是唯一獲得兩種不同科學諾貝爾獎的人。

據《聯合報》,台灣教育部今年3月召開課審會審議大會時,曾因自然綱領草案敘述方式不夠明晰有逾越總綱之嫌而退回修正,早前又因學習內容編碼錯誤導致討論大亂,16日三次送大會討論後終獲通過。自然領綱中新增內容學習條目:「各種本土科學知能(含原住民族科學與世界觀)對社會、經濟環境與生態保護之啟示」,同時特別要求,在科學發展史上的發現過程,「陳述必須涵蓋不同族群及性別等的貢獻」。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課審委員謝國清表示,以後可能不會再有「居禮夫人」,而換為其全名「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但因課綱未出現這個名字,所以期待未來教科書或老師教學時可以改變稱呼。此番言論進而引起台灣社會對「Marie Curie」該如何翻譯及是否應變革教學中稱呼的討論。

9月17日中午,總統府回應表示課審會只是提出原則性的建議,但尊重學者專家的專業討論,在國際上這位女科學家多以「Marie Curie」稱呼,諾貝爾獎基金會的官網中亦以其正式姓名顯示,若站在平等和與國際同步的角度,課審委員的考量不失為正確方向。教育部國教署副署長戴淑芬同日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課綱中並未直接提及不使用「居禮夫人」,但相關條文的精神確是希望以後教科書寫到女性科學家名字時使用本名,而非什麼夫人的稱號。

然而,教育部卻也在17日晚間發布新聞稿澄清稱,「居禮夫人」更換名稱「既無委員提案亦未經大會決議,僅是當天會議的討論過程」,並指國教院現行公告翻譯為「居禮夫人」,「居禮夫人一直都是居禮夫人」。因此,引來不少人質疑教育部朝令夕改。

波蘭臺北辦事處臉書專頁於今日(18日)傍晚回應了「居禮夫人」爭議,表示「建議如果教科書提到時,能夠使用她原本的姓名,而非是只用『居禮夫人』來代替」。

「在歐洲,大家都知道她叫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而不是「居禮夫人」,教科書裡也同樣是用她的全名來介紹她的事蹟,歐盟的人才培育計畫Marie Skłodowska-Curie Actions也是採用她的全名。小編很高興課綱委員能提出這一點,讓大家能更清楚認知到她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辯論:教科書及教學使用的「居禮夫人」之名是否應當修改?

反方:這並非自然課綱需要關心的事

台大公共衛生系教授季瑋珠認為,這項提議是政治正確、性別平等矯枉過正,「以前女性結婚習慣要冠夫姓,時代不同,不能以現在的習慣要求過去。」

國民黨市議員參選人鍾沛君則指是「意識形態作祟的腦殘點子」,更表示若做更改,則家長教小孩時也不能用「居禮夫人」這個詞,甚至福樓拜的名作《包法利夫人》也要改名做《愛瑪・魯奧》。

世新大學副校長游梓翔則敘述居禮家的過往表示,其老公是否可以叫「居禮先生」,還是一定要「皮耶‧居禮」,其女兒「伊雷娜‧居禮」結婚時決定一起將姓氏改為「約里奧‧居里」,「那我們該如何稱呼『居禮女婿』呢?」,他認為,這並非自然課綱需要關心的事,順其自然就好。

正方:推進性別平等與消除刻板印象

時代力量市議員參選人林穎孟認為,從政的Hillary Clinton並不會被稱為柯林頓夫人,然而2016年的波蘭電影《Marie Curie》,卻被台譯為「居禮夫人」,「我們欠一個偉大科學家真正的名字太久」,並引述Marie Curie學生的話表示,其曾經就因女性身份遭受科學界和社會的蔑視與攻擊,更換稱呼並非「意識形態」問題。

媒體人王時齊認為,無論維基百科還是國際上的科學文獻,這位傑出的波蘭裔諾貝爾獎得主均被稱為「Marie Curie」,而非「居禮夫人」,兩者的區別在於一個是全名一個則是指居禮先生的太太,「尊重人家的名字很難嗎?」

媒體人朱家安則從刻板印象的角度考慮,他指出,過去在學術界性別和種族歧視的例子到處都是,並形成一些性別的刻板印象,「當我們因為刻板印象對別人有不公平的看法,我們自己未必會察覺。更糟糕的是,當刻板印象瀰漫在社會上,相關族群的表現真的會受影響。」他引述史丹佛教育學者施瓦茨(Daniel L. Schwartz)對對抗刻板印象教育的建議——「如果要在牆上張貼科學家海報,應該也要加入女性科學家」,表示這與課審小組的決議幾乎同一方向。

由波蘭女孩蜜拉及其台灣丈夫葉士愷共同經營的臉書專頁「波蘭女孩x台灣男孩 在家環遊世界」貼文從波蘭人角度看如何稱呼「Maria Skłodowska Curie」,文中表示,波蘭人通常稱她為 Skłodowska,這是她原本的波蘭姓,或稱Skłodowska-Curie,均不會單獨稱呼其為「居禮」, 更指Maria Curie保留原生家庭的姓氏而非直接在婚後換為丈夫姓,某種程度上表述了她的身份認同,而她生前也曾大力推進男女的教育平等。

半生瓜-教育 性/別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