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社會

Facebook員工指其內部立場不容右翼,「政治正確」是否壓倒「言論自由」?

你怎麼看Facebook員工成立的要求公司內部意識形態多樣的「FB'ers for Political Diversity」小組?


有Facebook內部訊息流出,批評公司內部政治立場偏頗,不容自由派以外的意見,恐損害Facebook作為分享平台的角色。 攝: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有Facebook內部訊息流出,批評公司內部政治立場偏頗,不容自由派以外的意見,恐損害Facebook作為分享平台的角色。 攝: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Facebook員工認為公司內部文化存在反保守的偏見,因而成立小組捍衛意識形態多樣,你怎麼看?臉書是否擁有一種「不寬容的自由文化」?

有人認為一些對種族、移民等議題的觀點是在煽動仇恨,因而屏蔽是合理的;有人則指「政治正確」壓制了保守主義的言論自由,你怎麼看?

此前有衛報論者認為,「保守主義者編造言論自由恐慌」是一種「公關手段」,是用這種方式掩蓋其失去過去權威的事實,而事實上「言論從來沒有比現在更自由」,你認同嗎?

Facebook高級工程師Brian Amerige不久前以「我們對政治多元化有一個問題(We Have a Problem With Political Diversity)」為題撰帖並受到廣泛傳播,認為其公司內部被左翼自由派充斥,在移民、多元化等問題上,異見者會受到攻擊。Amerige亦於8月29日成立名為「FB'ers for Political Diversity」的臉書小組,目前已有逾100位臉書員工加入。

據《紐約時報》,在臉書任職近6年半的Amerige於8月20日撰文指,Facebook公司內部文化是「不容忍不同觀點的政治單一化文化」,雖然聲稱歡迎所有人的觀點,但提出看似與左翼意識形態相對立的觀點時,往往會受到攻擊,「你或者選擇沉默,或者犧牲自己的聲譽和職業」。

「FB'ers for Political Diversity」8月29日發帖表示,「這無關乎左、右或中,但關乎信息的自由流動。」該小組的其他成員也表示,其成立是為公司內部意識形態多樣創造一個空間。然而,臉書一位匿名工程師卻透露,這個小組讓部分Facebook員工感到不安,因其發帖有對少數族裔的攻擊,有人曾向經理提出對小組的投訴,但被告知未違反規定。

事實上,Facebook早前就被指控控制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德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泰德·克魯茲(Rafael Edward Cruz)等人的保守言論傳播。而8月初,Spotify、YouTube、Facebook和蘋果則相繼以其鼓吹暴力仇恨等原因,移除了美國極右翼電台主播Alex Jones的相關播客、官方頻道、主頁等,又引來保守派對這些社交及影音平台打壓言論自由的爭議。

Facebook移除Alex Jones四個粉絲專頁的相關內容時表示,移除是因有用戶舉報這些粉絲頁存在仇恨言論及霸凌片段,內容涉及變性人、穆斯林及移民等。一些批評者認為,Facebook禁止某一類賬戶發表類似言論卻縱容其他賬戶,愈證明其存在反保守的偏見。

《紐約時報》指,雖然此前Facebook曾接納不少保守派融入其領導層,但如AI護目鏡製造商Oculus的創始人Palmer Luckey 去年被迫辭職,而特朗普支持者Peter Thiel也面臨董事會對其辭職的呼聲。Zuckerberg曾公開為Thiel辯護,認為保持董事會多元化很重要,稱希望facebook「成為所有想法的平台」。

創建「FB'ers for Political Diversity」小組的Amerige則表示,臉書承載了世界上很多人的委託,它應當成為人們故事、想法和評論的公正透明的載體。

「保守派的言論自由」不只在Facebook內部引起爭議,早前《Guardian》亦有論者William Davies 對此發表長文評論,表示不少保守主義者認為「政治正確」威脅了言論自由,而在大學裏,左翼思想則在擠占右翼思想因而導致右翼思想的學生或學者往往選擇沉默。在2017年英國大選中,工黨在18-19歲的支持者有66%,而保守黨僅有19%,這個比例在70歲以上的選民群體裏則大致相反。

然而William Davies 卻認為,保守派對於言論自由被打壓的恐慌實則是「一種公關手段」,在保守派面對諸多難題的如今,用這種方式掩蓋其失去過去權威的事實。Davies表示,「從很多方面來看,言論從來沒有比現在更自由」,過去限制進入公共討論的權威者正在失去權力,沒人知道最終結果是什麼,這種不確定性是人們為政治自由付出的代價,而非他們的喪鐘。

你怎麼看Facebook員工成立的「FB'ers for Political Diversity」小組?「政治正確」是否壓制了「保守派的言論自由」?

國際前線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