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漫畫《芬蘭人的惡夢》走紅中國網絡,你是那樣的社交恐懼患者嗎?

熟人社交、匿名社交、論壇、知識社群......社交平台氾濫的年代,你為何成為一個寡言的「社交恐懼患者」?


《Finnish Nightmares》 漫畫。 圖:Finnish Nightmares Facebook 專頁
《Finnish Nightmares》 漫畫。 圖:Finnish Nightmares Facebook 專頁

內向害羞、喜歡個人空間、不善社交......你是這樣的「精芬」(精神上的芬蘭人)嗎?

有人認為《芬蘭人的惡夢》系列漫畫在中國走紅,與中國年輕世代渴望隱私界線有關,是對過去過於侵犯個人邊界的公共生活的抗議,你怎麼看?

臉書、Ins、微博、微信、Line…...各式各樣社交平台氾濫的年代,你為何成為一個寡言的「社交恐懼患者」?

近日來,一組描述典型芬蘭人馬蒂(Matti)生活中社交尷尬情境的漫畫——《芬蘭人的惡夢》(Finnish Nightmares),走紅中國大陸網絡,並隨之誕生了新的網絡熱詞「精芬」(精神上的芬蘭人),意指如Matti一般內向害羞、不善交際、熱衷個人空間的人群。

《Finnish Nightmares》是由芬蘭平面設計師Karoliina Korhonen於2015年開始發布的系列漫畫,作者稱這起初是畫給非芬蘭朋友的笑話,後因畫風簡單有趣並引發共鳴,而在社交網絡中被熱傳,其臉書擁有逾18萬讚好,Ins亦有3萬餘粉絲追蹤。其Facebook漫畫集中文版於今年6月在中國大陸出版。

據「芬蘭人的惡夢」官網描述,作為一個「典型的芬蘭人」,Matti喜歡溫和、安靜和個人空間,他盡力用自己希望被對待的方式對待他人——「給予空間,有禮貌,不參與不必要的閒聊」,然而,「並不總是如願以償」。

豆瓣《芬蘭人的惡夢》圖書描述:

芬蘭有個笑話是這樣講的,「一個內向的芬蘭人和你說話的時候看着自己的鞋子,一個外向的芬蘭人和你說話的時候看着你的鞋子。」

漫畫中描述了Matti在鄰居、公共場所、購物、餐飲、上班等生活日常裏的社交尷尬:

  • 攔錯了巴士,卻又不好意思不上車
  • 下大雨了,可唯一能躲雨的地方已經有人了
  • 有人看到你滑倒了,更糟的是,他們走來問你是否受傷
  • 電梯裏只有你自己與一個陌生人
  • 職場中被當眾表揚
  • 當有一個陌生人和你對視並露出微笑
  • 只會「是」、「好」、「嗯」等回答的閒聊與閒聊時過於嚴肅的回答
  • 商場導購問你是否需要幫助
  • 同事找你閒聊時,不得不假裝自己很忙
  • 正準備出門,卻看見鄰居在走廊裏
  • 雖然大家都想吃最後一塊蛋糕,但誰也不好意思去拿
  • 你有話要說,於是耐心地等別人把話說完
  • 對一個芬蘭人而言,雙人座每一排都有一個人意味著「巴士已滿」

Korhonen還表示,「芬蘭人的白日夢」包括空無一人的巴士、一部只有自己的電梯、不需要打擾別人也不會被打擾的生活......

中文版的漫畫在中國大陸社交網絡中迅速傳播,「芬蘭人的惡夢」這一新浪微博標籤收到24萬餘次的點擊量。諧音「精分」(精神分裂)的「精芬」(精神上的芬蘭人)也同時快速走紅。不少自媒體也開始撰寫芬蘭相關的介紹文章,如一個個人微信公眾號提到芬蘭的一些長椅,為避免陌生人坐在同一個長椅上的尷尬,這些長椅被設計成單人座,並朝著不同的方向,以避免陌生人眼神相觸的尷尬,「芬蘭是社交恐懼者的天堂」。

社交恐懼症,是指一種對社交或公共場合感到強烈恐懼或憂慮的精神疾病。早前有研究指,全球約有7.5億人患有社交恐懼症。這一詞後來被廣泛用於個人對人際交往的壓力。

一位26歲的中國女孩對「Sixth Tone」表示,成長於中國大陸獨生子女政策下的千禧一代,可能有更多的「社交恐懼患者」,「獨自一人是常態」。她認為,「『精芬』這個詞,顯示出中國中產階級對於他們無法擺脫的各種社交聚會的焦慮感」。

另一位中國受訪者李欣也對《紐約時報》表示,「中國人通常來說愛拉幫結派」,性格孤僻內向的人在中國社會中會被認為是「不好接觸」的「怪人」,「但其實真的只是我們不太喜歡那麼多無謂的社交而已。心太累。」

北京外國語大學芬蘭語系教授楊新異則認為,這則漫畫可以在中國引起共鳴可能與中國人與芬蘭人都有靦腆、內向的一面有關,而信息時代讓人們的關係變得疏遠,因而尤其是年輕人,「可能都會有點社交恐懼症」。

《紐約時報》認為,《芬蘭人的惡夢》系列漫畫所描述的芬蘭環境,是中國充滿對私生活侵擾、交流咄咄逼人的公共生活的反面,「這可能解釋了為什麼觸動了一些中國讀者的神經」。《衛報》同樣認為,漫畫的走紅顯示了年輕世代的中國人,對隱私和個人空間界線的渴望,「我們都害怕孤獨,但我們更渴望尊重隱私和個人空間」。

沉默內斂、不愛說話、害羞、不善社交,你是個「精神上的芬蘭人」嗎?

Life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