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中國因素

中國公益圈連爆性侵性騷擾,善與惡已經無法清楚區分?

有人因而對「具有道德光環」的公益事業失望,有人反思認為這些事件與大眾性別意識落後有關,你怎麼看?


近日大陸公益圈傳出性侵醜聞。 攝:	FangXiaNuo/Getty Images
近日大陸公益圈傳出性侵醜聞。 攝: FangXiaNuo/Getty Images

中國大陸公益圈連爆「Metoo」,個體作為的惡與公益機構所行是否可以被區分?

不斷的受害人自述引爆輿論熱議,有人因而對「具有道德光環」的公益事業失望,有人反思認為這些事件與大眾性別意識落後有關,你怎麼看?

近三日來,中國大陸公益組織界別不斷爆出性侵、性騷擾受害者自述,目前中國「公益圈Metoo」已指向5位此前較有聲望的公益人士,其中有兩位尚未對受害人陳述表態或回應。

「億友公益」創辦人雷闖——「考慮向警方自首」

7月23日,一位女性(化名L)發表匿名長文,揭「億友公益」創辦人雷闖曾在2015年7月一次徒步公益行動中強行與其發生性關係。隨後,另一名受害者也公開表示曾在另一次徒步行動中有相似被開單間大床房的遭遇。雷闖隨後公開回應表示願意承擔相關法律責任,「考慮向警方自首」。

女性L撰文指,在一場徒步公益活動的尾聲,雷闖在未經L同意下登記了單間大床房與其同住,並解釋「做公益的都很窮的,大家都是這樣混著開房一起睡的」。L表示自己當時不知如何拒絕便接受了這樣的安排,但隨後雷便與她發生了非自願性關係。L稱,約一年後她偶然得知還有其他受害者,今年7月她又得知有雷闖機構的實習生/志願者遭遇相似事件,因而決定公開。

雷闖在被爆性侵當日便在自己朋友圈發表聲明,表示猜想自己已觸犯《刑法》,「願意承擔相關法律責任」,並「在考慮向警方自首」。昨日下午,雷面對媒體再度發布聲明指二人曾是「戀人」關係,但受害方則對此說法表示否認。

此前一直致力於消除對乙肝患者歧視的雷闖,曾在2009年作為乙肝攜帶者拿到全國第一張從事食品行業的健康證,並於2013年發起「億有公益」乙肝公益組織。

同時,廣州100名公益人士昨晚發起聯署倡議,要求公益機構正視性騷擾及性侵害問題。

「自然大學校長」馮永鋒——「性騷擾是我慾望太邪惡」

7月23日晚,一位匿名公益人士爆料稱,環保組織「達爾問自然求知社」發起人馮永鋒曾性侵、性騷擾多位女性。24日早上,馮永鋒在其個人公眾號發表回應稱,「性騷擾是我慾望太邪惡,是對女性的不尊重」。

馮永鋒在文中回憶了2017年曾在西安一次「藉著酒勁兒」的性騷擾行為,並表示「我知道,這一切,都和酒沒有關係,是我不願意去管理自己的負面慾望,不願意約束自己的不正當言行」。稱即日起將戒酒,並不再參與自己原先機構的管理和運營。

南都公益基金會今日(7月24日)發表相關事件說明表示,2017年10月底,其一位女性員工在出差參加活動時遭遇馮永鋒摟抱拉扯等性騷擾行為,受害人反抗並返回北京,主辦方則取消馮原定演講。馮永鋒事後也在第三方機構代表參與下,提交了給受害人的書面道歉信。

馮永鋒一直致力於環保工作,2006年底,依託各地民間環保組織舉辦「自然大學」,並因此被公益及環保界別人士稱為「校長」,同年發起環保組織「「達爾問自然求知社」。

香港彩虹、彩虹中國創辦人張錦雄——自己微信微博轉發舉報文,但稱暫不回應

7月24日,匿名舉報人稱蒐集到3則性騷擾舉報,指同性戀運動公益人張錦雄涉嫌於分享會期間性騷擾一些男生。

化名為小L及實名Owen、小新的三位舉報人分別描述了張錦雄在分享會期間對其的騷擾行動,包括「摸大腿」、「蹭」、「摸胳膊」等行為,舉報文中亦指這並非對張錦雄性騷擾的首次指控,此前一些同志公益圈的朋友也曾有提及,但未有公開指責,「原因不外乎張對同志公益貢獻很大」等。

張錦雄分別在其個人微博、微信帳號中轉發了此篇舉報文,並稱已轉發至自己的數十個微信群組,但「暫不打算做任何回應」。下午,張又發布微博表示「擺情感第一位」的自己,不需要公關策略,最看重人與人之間那份關係,「說多無謂」。

「香港彩虹」、「彩虹中國」創辦人張錦雄,是一位公開出櫃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長年來致力於同志平權、HIV科普等。

另有兩位公益人對指控尚無回應

7月20日晚,一位自稱曾在「廣州市恭明社會組織發展中心」工作過的女性發布自述微信朋友圈,稱曾在2012年或2013年左右時被中國議事規則專家袁天鵬性騷擾過。

受害人自述表示,袁天鵬當時受邀做關於羅伯特議事規則的講座,而她負責接待和處理報銷。因袁所住酒店未安排接待,她便與其同行至住地。袁在路上開始對她說「跟性有關的話」,二人走至酒店房內後,袁便「開始動手動腳」,把她「往床上壓」,自述者掙脫後逃離。

該女性當天便對恭鳴中心的人表述了這件事,並要求不再安排女性接待袁,但她認為自己不是唯一受害者,「一定有比我更嚴重的案例」,「他這種嫻熟的手法和惡劣程度很罕見了」。

袁天鵬是美國議事專家協會(NAP)中國唯一會員,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治理顧問、阿拉善SEE生態協會議事規則顧問、萬達公益基金會監事。目前,其尚未對以上指控做任何回應或表態。

今日,有知情人撰文稱,2015年,有受害女生A被一位「重要的公益領袖」帶至一個禮堂的偏僻角落,被「公益領袖」夾困在其兩臂中間試圖強吻,A表示拒絕。「公益領袖」隨後許諾其可以做新項目負責人,女生再次表示拒絕。

該文章尾部截圖部分指向知名調查記者、免費午餐發起人鄧飛,有其他KOL亦指該文疑似揭發對象為鄧飛,但目前鄧飛本人尚無回應。

鄧飛曾撰有《殺死陽宗海》、《湘西州長的北京一夜》等知名調查報導,是中國大陸知名的調查記者。2011年其轉身公益,先後發起微博打拐、免費午餐、中國鄉村兒童大病醫保、兒童防侵等多個公益項目。

中國「公益圈Metoo」引起輿論一片轟動,有認為身有道德光環的公益人做此行為愈發骯髒,進而對公益事業失望;也有人表示其公益事業與性騷擾行為應當區分對待,性騷擾問題與公眾性別意識、性騷擾相關機制不成熟有關。中國大陸公益圈連爆「Metoo」,個體作為的惡與公益機構所行是否可以被區分?

性/別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