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香江霧語

村上春樹作品被香港評為「不雅」掀爭議,文學和色情的界線該如何釐訂?

村上春樹小說《刺殺騎士團長》被暫時評定為第二類不雅物品,此裁定是「令香港蒙羞」,還是依規制評級?你認同這個決定嗎?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新作《刺殺騎士團長》中文版,被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評定為二類不雅物品。圖為台北書店。 攝:陳焯煇/端傳媒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新作《刺殺騎士團長》中文版,被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評定為二類不雅物品。圖為台北書店。 攝:陳焯煇/端傳媒

村上春樹小說《刺殺騎士團長》被香港書展淫褻物品審裁處暫時評定為第二類不雅物品,不少文學界別人士認為此裁定「令香港蒙羞」,也有書評人認同書中性愛描寫可以評級為「不雅」,文學和色情的界線該如何釐訂?

《刺》被評「不雅」一事引發公眾指責書展評審機制透明度低,審核期限最多5日未必使評審員有時間閱讀全文,你怎麼看?

有哪些文學作品的「不雅」橋段讓你印象最深刻?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小說《刺殺騎士團長》被淫褻物品審裁處暫時評為第二類不雅物品,須以封套密封及印上法定警告字句才可出售。《刺》一書禁止在書展上出售,公共圖書館亦已經「閉架」,只供18歲或以上人士借閱。

以下部分涉及情節內容。

《刺殺騎士團長》是村上春樹是自《1Q84》後的大長篇小說,由「意念顯現篇」及「隱喻遷移篇」組成。故事講述鬱鬱不得志的肖像畫家結婚數年,太太突然坦白有外遇要離婚。心情低落的男主角決定離家出走,遊訪日本各地。因緣際會下住進了朋友父親的家,過著優哉游哉的生活。之後男主角不斷遇到奇怪的事情,例如在閣樓發現了一幅騎士團長畫作,半夜聽到奇怪的鈴聲,神秘的鄰居免色先生等。故事就圍繞著這些人物和事件展開。

故事中涉及描寫性愛的情節。作家鄺俊宇認為村上春樹透過描述角色之間的行為,牽扯出角色之間的聯繫,體現男女間產生感情的經過。以下的節錄是書中其中一段關於情色的描述:

「我溫柔地撥開她的腳,手指觸摸陰道。那裡溫暖地張開,充分濕潤。簡直像正在等待被我觸摸似的。我早已迫不及待,把堅硬的陰莖推進她裡面。或該說,那裡像溫暖的奶油般把我的陰莖迎接進去,積極地吞進去...... 手觸摸乳房時,發現乳頭變得像果實般堅硬。

......

我激烈地射精,反覆幾次又幾次。精液在她內側滿溢出來,流到陰道外,沾濕了床單。......她的膣卻不肯放開我。那擁有確實而堅固的意志正激烈地收縮著,繼續不停地搾取我的體液」(第二部,頁155-156)。

根據《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評級分為三個級別:第一類「既非淫褻亦非不雅」、第二類「不雅」及第三類「淫褻」。法例規定凡被評為不雅物品均不得向未滿18人士發布,需要封上封套密封及寫上警告句子才可以販售。

裁定的判決公布後,旋即受到文學界人士批評。香港文學生活館、 序言書室、 字花、 關鍵評論網香港等超過二十個團體發出聯署聲明,要求撤回這項「令香港蒙羞」的淫審裁決。他們擔憂這個判決會開先例,破壞香港的聲譽。聲明內提及性愛描寫為村上春樹的個人特色,放眼文壇比書中有關描寫更大膽的比比皆是,質疑淫審處的判決有失公允。聲明另外也指出是次收緊尺度,是「審裁員自己的聯想過度活躍」,並稱「應自己控制一下。」

審核機制也被指存在漏洞,評審過程透明度低。現時審裁小組有505名成員,全部皆由市民自薦擔任。當政府接獲投訴書刊涉及色情、 不雅等情節,會轉交淫審處審裁,出版社也會主動把組品送呈評級。淫褻物品審裁處審裁小組成員林兆彬指出由於審核期限最多只有5天,未必有足夠時間閱讀全文,法官會圈起需注意的地方,評審只需留意字眼和段落有否露骨就會作出裁定。以《刺》為例,兩冊共700頁的份量,審裁員難以閱畢書中所有內容。

書評人朗天則認為,淫審處有一個列表列出限制的影像或文字,成員會點算出現次數。他解釋《刺》中有大量把玩性器官的描寫,如以此方法評級,就會被評為不雅。

此外,日本傳媒《日本時報》也關注到了此消息,報導中提及村上春樹曾在2014年為香港雨傘運動參與者打氣,希望「沉着而不懈地努力歌唱、述說故事」,從而創造一個沒有高牆的世界。同時,《刺》在出版之初也曾因提及南京大屠殺而引起日本極右派反彈,村上譴責表示「雖然小說家能做的有限,但可以用說故事這一形式與之對抗。」

村上春樹小說《刺殺騎士團長》被香港書展主辦方評定為第二類不雅物品,究竟文學和色情的界線該如何釐訂?

Culture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