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若可以被聽到,你想對如今身在德國的劉霞說些什麼?

劉霞的出國是交換砝碼,還是「人道主義的表現」?不少人認為外界不應期待劉霞接替劉曉波成為「人權鬥士」,希望她在德國平靜生活,你怎麼想?


劉霞插畫《自由的模樣》。 圖:Badiucao
劉霞插畫《自由的模樣》。 圖:Badiucao

中國異見作家野渡認為,中國需在中美貿易戰期間取得德國和歐盟的支持,故此時機批准劉霞出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回應稱劉霞是按自己意願出國治療,劉霞的出國是交換砝碼,還是「人道主義的表現」?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日前發表社論稱「西方輿論莫逼這位女士投身政治」,亦有不少人認為外界不應期待劉霞接替劉曉波成為「人權鬥士」,希望她在德國平靜生活,你怎麼想?

若可以被聽到,你想對劉霞說些什麼?

7月10日晚,一張張開雙臂的照片貼滿了臉書、Twitter等社交平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在劉曉波逝世週年祭前夕獲准離開北京前往德國柏林,結束長達8年的軟禁生活。根據德國居留法第22條第2款中涉及國際法、人道主義的規定,劉霞不需再以政治庇護為由即可獲得在德國的無限期居留許可,有望在德國生活和工作。

現年57歲的劉霞與劉曉波在1996年結婚,當時劉曉波正因從事民主運動而被處勞教三年。2010年,諾貝爾評選委員會宣布和平獎授予因參與起草《零八憲章》被囚的劉曉波,劉霞在探望劉曉波並告知獲獎之事後被切斷與外界的聯繫,遭受軟禁。

劉霞遭軟禁後患上抑鬱症,需要長期服用藥物,身體狀況堪憂。是次到德國,當務之急是治理好身體。劉霞的好友、流亡德國的作家廖亦武發布推特表示:「劉霞精神不錯,但身體是在虛弱,走幾步就頭暈。專家們說,不是她不想,是她的身體狀況不能見記者。」

2013年劉霞胞弟劉暉被控詐騙罪,被質疑有政治涉入,劉霞出席聽審途中首次外出露面。其餘時間均被限制外出,只能在小區範圍內生活,也只可以與朋友作有限度接觸。

劉霞父親2016年9月去世時,當局曾組織其奔喪;去年4月,劉霞母親亦病逝,但官方要求低調處理其母去世死訊。也在2017年,劉曉波確診肝癌晚期,同年7月13日傍晚於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逝世。劉霞於劉曉波「頭七」(7月19日)在其胞弟陪同下「被旅遊」至雲南,又在去年10月底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被指被當局安排離開北京寓所。

歷經多名遇親人離世,又生活於嚴密監控之中,此前就不斷失眠的劉霞,這一年來多次傳出其在與友人的通話中表露絕望情緒,「曉波已走了,這個世界再沒什麼可留戀,死比活容易」。

劉霞友人曾聯繫德國方面準備接待其出國治療事宜,德國外交部曾表示在安排並提出「不驚動新聞界」。然而直至今年4月,劉霞在等待中瀕臨崩潰,與友人廖亦武通話裏更表示「我的情況德國使館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還要我一遍一遍弄那些東西幹什麼?」「惹急了就死在這兒,死了拉倒」。

劉曉波傳記作家、流亡美國的作家貝嶺在Facebook發文,表示劉霞仍在德國的安排、保護和隔離中,未能見到任何朋友和傳媒。他形容「此刻,讓她休息、定神,凝望窗外的夢幻世界,確定一下自己真的自由了,甚或,寫下感受詩句,這或是劉霞此刻的狀態。」

外界有猜測劉霞得以出國是與中美貿易戰有關。劉霞好友、中國異見作家野渡向傳媒解釋中國需要取得德國和歐盟的支持。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回應記者提問就指劉霞是按自己意願出國治療,「看不到」跟中美貿易戰有任何關係。

劉曉波曾以「中共人質外交遊戲何時了」為題,評論中國外交手法。他以趙岩事件為例,認為人質外交是「中共為營造黨魁訪美的良好氣氛而慣用的外交手段之一,而絲毫無助大陸人權的實質性改善。」他還認為有人獲釋的前後,就會有更多人「因言入罪」。無獨有偶,內地異見人士、「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回應事件是「尊重劉霞女士的個人意願,亦是依法辦事,這是人道主義的表現。」

諾貝爾會員會主席Berit Reiss-Andersen在週二發表聲明,為劉霞從軟禁中獲釋感到欣慰和滿足,並歡迎劉霞到挪威代劉曉波領獎。對於劉曉波和劉霞對人權和自由作出的努力致意最崇高的致意,他們的犧牲會惠及全中國人民。

若可以被聽到,你想對劉霞說些什麼?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