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性/別

中山大學對張鵬處分通報未提「性騷擾」,中國離性騷擾防治還有多遠?

社交媒體熱傳張鵬未打碼照片,公權力正義遲到時我們只能民間以惡制惡?


廣州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博士生導師、青年長江學者張鵬,被指在長達六年時間裏,多次對校內女性學生及教師實施性騷擾行為。 圖為廣州中山大學。 攝:林振東/端傳媒
廣州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博士生導師、青年長江學者張鵬,被指在長達六年時間裏,多次對校內女性學生及教師實施性騷擾行為。 圖為廣州中山大學。 攝:林振東/端傳媒

廣州中山大學對張鵬處理通報,未提「性騷擾」三字是禁忌,還是非必要?

社交媒體曾一度熱傳張鵬未打馬賽克照片是否合適?公權力正義遲到時我們只能民間以惡制惡嗎?

中國此前數起「#Metoo」運動均以個人處理告終,年初近百高校畢業生呼籲母校建立反性騷擾機制的公開信也不了了之,中國「#Metoo」運動為何推進如此艱難?

7月8日晚,一篇指廣州中山大學教授涉性騷擾至少5位女性的報導引起廣泛關注,文章與截圖在當晚及翌日均遭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屏蔽、刪除。中山大學於昨晚(7月10日)發布通報回應稱將停止該教授教職資格。然而,未提及「性騷擾」字樣的通報和社交媒體對中國「Metoo」的封鎖態度,使這場風暴並未就此畫上休止符。

題為《她曾以為自己能逃開教授的手》一文首發於網易人間欄目的微信公眾號「人間theLivings」中,文中指廣州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兼生命科學大學院教授張鵬,涉嫌於2011年至2017年持續性騷擾女學生及女同事,行為包括捏手、擁抱、甚至親吻等,並利用師生關係製造機會和操控受害者心理。

今年4月初,張鵬更涉嫌嚴重性騷擾。據知情學生稱監控錄像顯示,張鵬在確認周邊無人後關了燈與一位女生獨處辦公室內,半小時後張走出並在走廊裏有提褲子、將衣角重新塞回褲子裏的動作。受害女生家屬第二天要求調取監控錄像並對校方申訴,中山大學校方調查後予以「黨紀政紀處分」。

張鵬是生態學、社會學方向的跨學科博士生導師,兼任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物種生存委員會委員,去年入選2016年度的青年長江學者,研究方向主要涉及靈長類學、行為生態學等。

報導引發熱議後,中山大學先是於9日對《南方都市報》表示,校方已於4月對張鵬的違紀行為做了處分並在內部進行了通報,稱網絡熱傳的報導「存在與學校調查核實不相符的情況」。然而,中山大學的回應並未平息輿論反而引發更大爭議。

7月10日晚,校方再次發布情況通報,指張鵬存在「有違師德師風的不當行為」,因而予以其警告處分,將停止張的教學安排、教師資格及研究生導師資格,並報請取消其「長江學者」的稱號。

廣州中山大學情況通報原文:

我們注意到近日網上關於我校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以下簡稱「學院」)教師張鵬存在有違師德師風行為的信息。現將有關情況通報如下:

今年4月8日,我校紀委接到校內某女生的實名舉報,反映張鵬存在有違師德師風的不當行為。當天校紀委即通過調查談話和調看監控視頻等方式,對舉報內容進行了初核。經學院和學校審查,確認張鵬存在違反黨員生活紀律的不當行為。4月23日,根據張鵬所在黨支部、學院黨委的討論和建議,經中共中山大學紀律檢查委員會2018年第1次全體會議審議,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二十九條規定,學校決定給予張鵬黨內警告處分,並於5月3日向舉報女生反饋調查和處分結果。

5月4日,我校紀委收到校內另一名女生對張鵬的實名舉報,舉報內容涉及其他女生,學校及時開展核查。6月29日,學校紀委、監察處及相關部門就新調查核實的情況進行集體審議,決定建議學校給予張鵬警告處分(政紀)。7月2日,2018年第8次校長辦公會審議了相關調查結果和處分建議,基於張鵬違反教師職業道德的事實,依據《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處分規定》第二十條第七款和《中山大學教職工處分暫行規定》第二十四條第九款規定,決定給予張鵬警告處分(政紀)。同時,責成學校有關職能部門啟動相關程序,以停止張鵬的教學安排、教師資格和研究生導師資格。

根據校長辦公會議的決定,學校有關職能部門啟動相關程序,對張鵬作出停課處理,停止其任教資格,取消其碩士生、博士生指導教師資格,終止與其的「長江學者獎勵計劃」工作合同,並報請主管部門,取消其「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學者稱號。

中山大學始終堅持師德為上,對任何有違師德師風的行為,無論是誰,堅決依法依規嚴肅處理,絕不姑息容忍,堅定地維護學生合法權益。

感謝廣大師生校友與社會各界關注學校發展,歡迎對學校師德師風建設進行監督。

與此同時,因張鵬此前還兼任《美國靈長類學報》(American Journal of Primatology)為期4年(2018-2022)的編委,有關注此事的同學日前致函該報,American Journal of Primatology今日回信表示已將其從編委撤職。

自媒體「知識份子」今日發表評論認為,校方短時間內做出的回應縱已令不少人滿意,但通告內全程未提及「性騷擾」三字,而只是用「師德師風」指代,「側面印證了『性騷擾』是一個無法直面的禁忌話題」。評論還引用張鵬性騷擾案受害者的評價,指校方通告著重於張鵬個人道德問題,但校園性騷擾相關防制機制仍存在重大缺陷。

事實上,今年年初,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生導師、「長江學者」陳小武引發第一起「中國#Metoo」時,就曾有近百間中國高校的畢業生發起呼籲母校建立校園性騷擾防治機制的聯署信,然而大多不了了之。今年4月,北京大學前教師沈陽性侵學生一案再次引爆熱點,北大校方稱在研究校園反性騷擾制度,但目前尚未有實質規定出台。

今年4月,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事實核查》課程的教學實驗公眾號「NJU核真錄」,發布對中國39所「985工程」高校性騷擾機制建立情況的調查,發現其中有16所高校未將「性騷擾」列入師德管理考核條款,逾八成院校未建立電話舉報、郵箱舉報等公開師德監督渠道,僅有北京大學、浙江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四川大學、中山大學及南京大學文學院等6所高校具備公開監督的渠道。

性別平等工作者馮媛認為,中山大學是次處理與此前北航、北大的處理方式相似,均為「被動式處理」的模式,即若事情未得到廣泛關注,則校方就不會積極處理。有網民亦指出,中國高校「#Metoo」此前的案例中,除是次和北航陳小武事件最終通報具體處理結果外,北京大學沈陽一案仍有過去處理信息未公開,而曾在知乎中指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顧海兵涉性騷擾的貼文則不復存在。

同時,有網民上傳微信朋友圈狀態截圖顯示,有學者為張鵬的學術感到可惜,認為中山大學未必需要完全將其革職。而張鵬案爭論引爆時,一度熱傳的張鵬與一隻猩猩合照照片也成為爭議之一,是否應為其面部打馬賽克成為網民討論的另一焦點。

公權力正義遲到時我們只能民間以惡制惡嗎?

中國因素 性/別

社交平台風高浪急,找不到理性的人討論?怕內容太敏感被刪帖? 端圓桌致力創造自由理性的討論平台,怎麼能夠沒有你?不要只讀不聊了!登入並留下你的真知灼見吧~如果你覺得這裏還不錯,歡迎你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