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性/別 教育

性小眾兒童書遭投訴被閉架,香港公共圖書館此舉有否涉及歧視?

閉架、設立專區、如常展示,涉LGBT的兒童書在公共圖書館中應如何被陳列?


反同組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向民政事務局投訴,指公共圖書館內有10本宣揚同性戀和跨性別意識的兒童圖書,要求把圖書下架。局方近日決定把相關館藏存放在閉架。即相關圖書不會公開展示,讀者須向職員索閱。 圖: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Facebook Page
反同組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向民政事務局投訴,指公共圖書館內有10本宣揚同性戀和跨性別意識的兒童圖書,要求把圖書下架。局方近日決定把相關館藏存放在閉架。即相關圖書不會公開展示,讀者須向職員索閱。 圖: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Facebook Page

反同團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先後電郵有關部門,要求對公共圖書館及香港書展中涉性少數議題的兒童書做閉架處理,反對者認為此干涉表達自由,你怎麼看?

「家校關注組」認為10本書目應在家長陪同下閱讀,認為其倡導有爭議性的生活方式,10本涉性少數兒童書掀起陣陣風波,挑動公眾敏感神經的究竟是什麼?

閉架、設立專區、如常展示,涉LGBT的兒童書在公共圖書館中應如何處理?

歐盟駐港澳辦事處日前於臉書表示,將在書展中展出此前被香港反同組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投訴而遭公共圖書館閉架的性少數議題兒童書。「家校關注組」又電郵貿發局要求處理,貿發局稱不會事前審查。此前公共圖書館的閉架處理亦被同運人士入稟司法覆核。

香港反同性戀團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在過去數月多次去函民政事務局,要求處理公共圖書館中關於同性戀及跨性別相關的兒童書目。6月18日,該組織在臉書中公開當局對投訴的回應

民政事務局決定將《Daddy, Papa, and me》、《Mommy, Mama, and me》以及《一家三口》3本書存放於閉架書庫,讀者如需借閱需主動聯絡職員。而「關注組」電郵中提及的《Molly’s Family》等另外7本書,經「館藏發展會議」認定書中內容「中性」,「並沒有渲染或宣揚同性戀與同性婚姻」,但「理解不同讀者對有關書籍的關注」,因而也將此7本書置於閉架書庫中。

《一家三口》由發生於紐約中央公園動物園中的真實故事改編,講述了兩隻雄企鵝,在保育員先生的協助下共同養育小企鵝「雙雙」的故事。該書在2005年出版後曾多次引起反同人士的投訴。《Mommy, Mama, and me》及《Daddy, Papa, and me》均為講述兒童與同性父母生活經歷的繪本。其餘7本書則講述包括同性戀家庭、殘疾人家庭等不同家庭的構成、校園同性戀情、性別認同等話題。

經「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投訴後置於閉架書庫的兒童書:

《Daddy, Papa, and me》、《Mommy, Mama, and me》、《一家三口》、《Molly's Family》、《The Family Book》、《Introducing Teddy》、《The Boy in the Dress》、《Milly, Molly and Different Dads》、《Annie on My Mind》、《Good Moon Rising》

6月20日,多個關注多元家庭及性少數議題的政黨及團體成立「多元閱讀聯合陣線」,批評圖書館的閉架違反國際人權法。24日,約40位請願者攜有關書籍到香港公共圖書館表達抗議,認為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決定形同思想審查,並遞交要求康文署撤銷閉架決定的請願信。

同志社運人士李德雄則於日前提請司法覆核,認為館方決定違反《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兒童權利公約》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共圖書館宣言》等,侵犯了表達自由,並構成性傾向或性別歧視。

李指出,據館方說法,閉館館藏一般用於老舊或少用、或經過淫審處裁決為不雅的書目館藏,館方「迎合家校關注組之流,保障他們不受冒犯」並非閉架處理的正當理由。另外,10本書中有7本被界定為「中立」,但仍遭閉架,而收起三本正面描述同性關係的繪本卻未收起負面描述同性關係的書目,「本身就有違(館方所持的)中立」。

與此同時,歐盟駐港澳辦事處6月21日在臉書專業宣布參加7月香港書展,並在貼文上附《Daddy, Papa, and me》、《Mommy, Mama, and me》以及《一家三口》3繪本的封面圖,稱「本年度書展的主題為愛,而在歐盟我們都喜歡所有與這主題有關的書。」「家校關注組」隨後電郵貿易發展局,稱歐盟辦事處「儼然成了同性戀和跨性別運動在香港區的『推手』」,要求貿發局與公共圖書館做同樣的閉架處理。

貿發局副總裁周啟良回應表示,若收到投訴會向參展商了解書本內容,如果有需要,將交至淫褻物品審裁處評級。評級為第一類(既非淫褻亦非不雅)則可繼續展出,第二類(不雅),則會要求參展商收回。周續指,「同性戀的書,未必屬第二類」,此前香港書展亦未禁止同性戀議題書籍的參展。

立法會議員、大愛同盟成員陳志全表示,將書本「閉架」與「下架」並無太大分別,館方界定部分書籍「中立」,卻仍然閉架,是自相矛盾。陳更擔心日後政治敏感書籍被這樣閉架。由家長組成的「香港童書關注組」發言人、3歲多女兒的母親楊瑾亦稱,自己曾與女兒一同看過閉架書中的一本,並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妥,並同樣表達了對日後閉架書目增多的擔憂。

面對眾多聲討的「家校關注組」回應稱,他們認為10本書不是禁書,但應在家長指引下閱讀,因為其中傳達的生活方式具有較大爭議性,如同「電影和電視的分級制度」。更指繪本中將同志家庭描繪為正常美好的家庭,「其實是誤導兒童」,認為多元家庭存在很多問題,家長在幫助孩子閱讀時也應同時指出同志家庭的困難。

另有論者陳聰認為,現時香港社會未足夠成熟開放,而如《Daddy, Papa, and me》中開頭以「兩位爸爸」組成,若無家長指引可能會讓孩子誤認為家庭是由「兩位爸爸」構成的,並提出在公共圖書館中「是否可以考慮設置『多元社會文化』專題區」。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則在昨日(6月25日)表示,公共圖書館應尊重表達自由,兒童亦有選擇數本的權利。

閉架、設立專區、如常展示,涉LGBT的兒童書在公共圖書館中應如何被處理?

香江霧語 性/別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