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瑞士足球員用「雙頭鷹」手勢慶祝被罰,運動應否牽涉政治?

國際足聯禁止球賽帶入政治色彩,體育與政治是否可以被分隔清楚?


2018年6月22日,世界盃決賽週分組賽,瑞士以2:1反勝塞爾維亞,兩位入球功臣梳頓沙基利(Xherdan Shaqiri)(圖中)及格列沙加(Granit Xhaka)因為擺出政治手勢慶祝而惹爭議。 攝:Mikhail Shapaev/RFS/ Kommersant
2018年6月22日,世界盃決賽週分組賽,瑞士以2:1反勝塞爾維亞,兩位入球功臣梳頓沙基利(Xherdan Shaqiri)(圖中)及格列沙加(Granit Xhaka)因為擺出政治手勢慶祝而惹爭議。 攝:Mikhail Shapaev/RFS/ Kommersant

世界杯小組賽,三名瑞士球員因慶祝手勢帶有政治傾向而被處罰,球員的慶祝方式是否應該被尊重?

國際足聯禁止球賽帶入政治色彩,體育應當和政治分開嗎?又該如何被區分?

6月23日,瑞士在對戰塞爾維亞的世界盃小組賽中,三位瑞士球員先後以「雙頭鷹」手勢慶祝入球和勝利,此舉被認為是向阿爾巴尼亞國旗致敬,向塞爾維亞的挑釁。國際足協紀律委員會昨日(6月25日)對涉事球員處以共15000瑞士法郎(約15200美元)的罰款,並對其「無體育道德、違反公平競爭的行為」予以警告。

在俄羅斯世界盃小組賽E組第二輪比賽中,瑞士隊以2比1的比分逆轉戰勝塞爾維亞隊。Granit Xhaka和Xherdan Shaqiri兩位阿爾巴尼亞裔瑞士球員,在破門後將雙手在胸前交叉,以經典的阿爾巴尼亞「雙頭鷹」手勢慶祝,隊友Stephan Lichtsteiner亦用同樣手勢在完場後慶賀。由於塞爾維亞和阿爾巴尼亞之間存在深厚的民族恩怨,「雙頭鷹」手勢被塞爾維亞球迷視為挑釁之舉。

歷史上,科索沃是塞爾維亞人的發祥地,但15世紀時,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征服巴爾幹半島,將塞爾維亞境內的科索沃納入自己的版圖。土耳其統治者將大量阿爾巴尼亞人遷入科索沃地區。直到20世紀初,塞爾維亞才重新控制科索沃,但此時科索沃近90%的人口都是阿爾巴尼亞人,與原來的塞爾維亞文化格格不入。

1991年,科索沃獨立公投成功。包括塞爾維亞在內的南斯拉夫聯盟展開了大規模的軍事行動,超過20萬阿爾巴尼亞人流離失所,成為難民。1999年,北約以「防止科索沃人道主義危機」為由介入,連續轟炸78天,迫使塞爾維亞退出科索沃戰爭,大量阿爾巴尼亞和塞爾維亞難民逃離家園,科索沃由聯合國接管。2008年,科索沃通過獨立宣言,2010年得到聯合國際法院仲裁承認。但至今塞爾維亞仍拒絕承認科索沃的獨立地位,兩國關係依然緊張。

在賽場上做出「雙頭鷹」手勢的Xhaka雖然出生在瑞士,但他的父親曾因抗議塞爾維亞軍事打壓科索沃獨立而遭到迫害,被監禁三年。而Shaqiri在科索沃出生,因內戰隨父母流亡瑞士,未能再重返故鄉,出征世界杯前,他在社交媒體上展示了一雙分別標有瑞士和科索沃國旗的球鞋照片,表示自己同時代表瑞士和科索沃。為此,塞爾維亞足協曾向國際足聯投訴,要求Shaqiri換鞋。

這並非足球場上首次的塞阿衝突。早在2016年歐洲杯預選賽期間,塞爾維亞隊曾在主場對陣阿爾巴尼亞隊。比賽進行到上半場第41分鐘,一架遙控飛機將一面印有科索沃地圖和政治標語的旗幟帶入場內,引發雙方球員衝突,大批主場球迷也衝入場內,現場一片混亂,歐足聯不得不宣布比賽提前終止。

據BBC,有批評人士指出「雙頭鷹」慶祝手勢會激化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和阿爾巴尼亞人的緊張關係,大多數塞爾維亞媒體都認為此舉是一種挑釁。但另一邊廂,科索沃總統Hashim Thaci第一時間在社交媒體上祝賀了瑞士隊的勝利,並補充:「科索沃愛你。」阿爾巴尼亞總理Edi Rama也對球員們的慶祝手勢表示讚賞。

不過,賽後被問及對慶祝手勢的看法時,Xhaka表示,雙頭鷹手勢僅僅是情緒所致,是為了感謝那些在故鄉一直支持著自己的人。Shaqiri也表示自己只是因為進球興奮,不願談論太多。

克羅地亞裔的瑞士隊教練Vladimir Petkovic表示:「足球和政治不該混為一談。球迷應當給予球員尊重,並享受現場的氛圍。」塞爾維亞隊教練Mladen Krstajic是塞爾維亞裔,他也堅持自己只是「體育人」,不予置評。

足球場上,球員有選擇自己慶祝方式的自由嗎?政治與體育是否可以分隔清楚?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