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

有研究稱海兔可以「記憶移植」,你願意用移植記憶達成永生嗎?

若生命科學家成功找到記憶的儲存載體,你希望「記憶移植」技術可以應用在哪裏?


美國加洲大學洛杉磯分校成功從一隻蝸牛身上,將記憶移植至另一隻蝸牛,研究報告於5月14日在期刊《eNeuro》上發表。圖為電影《銀翼殺手》劇情,描述主角質疑記憶是否屬於自己。 網上圖片
美國加洲大學洛杉磯分校成功從一隻蝸牛身上,將記憶移植至另一隻蝸牛,研究報告於5月14日在期刊《eNeuro》上發表。圖為電影《銀翼殺手》劇情,描述主角質疑記憶是否屬於自己。 網上圖片

有研究團隊稱在海兔上成功進行了「記憶移植」,但實驗結果尚存爭議,若「記憶移植」可以實現,你希望這樣的技術被應用在哪裏?

你會願意用移植記憶永生嗎?你希望你的記憶被移植在哪裏?

記憶載體若可成功發現,那記憶既可被移植亦可被刪除,若記憶可以被刪除,你會選擇刪除什麼樣的記憶?

神經科學雜誌eNeuro本週一(5月14日)刊載了一篇關於「記憶移植」的論文,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一個研究團隊,將一段攜有應激記憶的核糖核酸(RNA)通過快速注射的方式,使另一隻海兔擁有了相應的記憶反應。研究人員認為,此發現為緩解阿茲海默症(AKAD)等記憶類病症,甚至移植人類某特定記憶,提供了機會。

研究團隊先將一種名為「加利福尼亞海兔(Aplysia californica)」的生物分為兩組,實驗組中的海兔,會經歷5次尾部溫和電擊(電擊主要為引起防禦反應,並未造成物理損傷),每次間隔20分鐘。

隨後,研究人員發現,實驗組中的海兔因曾經受過外部刺激而對外界的防禦反應更強烈。當研究人員輕觸牠們時,實驗組的海兔會發生鰓與水管收縮反射長達50秒以躲避潛在的危險,而未經電擊刺激的對照組海兔,則只會發生收縮反應1秒。海兔驚慌時會發生收縮反射,釋放出彩色墨水以躲避危險。

研究團隊之後提取了實驗組海兔神經組織細胞中的RNA,並將其注射至對照組海兔的頸部以進入其循環系統,未經過電擊刺激的對照組海兔在接受注射後,會在被輕觸時收縮身體長達40秒,研究領導者David Glanzman稱,「就像記憶被轉移一樣」。

RNA是核糖核酸的簡稱,是一種作用於遺傳編碼、翻譯、調控、基因表現等生物功能的大分子,通常為單鏈(DNA為雙鏈)。

研究團隊隨後又做了第二個試驗,他們將原先對照組和實驗組海兔的RNA添加到海兔神經元的培養皿上,發現實驗組海兔的RNA會使得感覺神經元表現更興奮,而運動神經元則無反應。對照組海兔的RNA則對兩種神經元均無影響。

神經元,又名神經原或神經細胞,是神經系統的結構與功能單位之一。神經元能感知環境的變化,再將信息傳遞給其他的神經元,並指令集體做出反應。神經元之間,或神經元與肌細胞、腺體之間通信的特異性接觸,被稱為突觸。

此前,對生物記憶的儲存地點一直有兩種派系看法,被較多認可的是記憶儲存於神經元間的突觸,而另一派則認為記憶儲存於神經元的細胞核。David Glanzman認為,「若記憶儲存在突觸中,則我們的試驗不可能奏效」。

Glanzman還提到,雖然海兔的中樞神經系統中只有2萬個神經元,遠少於人類的100億神經元數量,但海兔的神經細胞及分子過程與人類十分相近,因而這一結果可以看作是為之後緩解阿茲海默症(AKAD)、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等疾病症狀的重要一步。他同時認為,雖尚不確定是否會有助於移植人類確定記憶,但更深的瞭解到記憶載體會為之後的記憶研究探索提供更多的機會。

由於研究結果具有挑戰性,因而該結論並未得到廣泛的接受。同為記憶研究領域的Seralynne Vann教授認為,結論仍然需要進一步的探索以確定這些變化是否確切,並確定引起變化的機制是什麼,畢竟相較之下,人類的神經元太過複雜。

另一位研究者則表示結論有趣,但尚不足證明已經實現「記憶轉移」,可能只是做了行為反應的轉換。

然而脫離研究本身,端小二聯想到很多科幻、魔幻作品中提到的「記憶移植」或「記憶轉移」情節,如《哈利波特》中可以看到他人記憶的儲思盆(Pensieve),英劇《黑鏡》(Black Mirror)中用記憶移植延續生命等。若日後「記憶轉移」可以實現,你會選擇用移植記憶永生嗎?希望自己的記憶移植在哪裏?

黑鏡

社交平台風高浪急,找不到理性的人討論?怕內容太敏感被刪帖? 端圓桌致力創造自由理性的討論平台,怎麼能夠沒有你?不要只讀不聊了!登入並留下你的真知灼見吧~如果你覺得這裏還不錯,歡迎你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