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60年來首次政黨輪替、全球最年長領導人,將為馬來西亞帶來什麼?

馬來西亞反對派「希望聯盟」獲得歷史性勝利,然而馬哈迪本人存在爭議,反對派聯盟中也有政見不同,你看好大馬這個新的執政黨嗎?


馬來西亞大選反對派歷史性獲勝,政權的大變動是新的契機,還是泡沫? 攝:Faris Hadziq/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馬來西亞大選反對派歷史性獲勝,政權的大變動是新的契機,還是泡沫? 攝:Faris Hadziq/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馬來西亞反對派「希望聯盟」獲得歷史性勝利,然而馬哈迪本人存在爭議,反對派聯盟中也有政見不同,你看好大馬這個新的執政黨嗎?

馬來西亞大選以「變天」落幕,政權更替會帶來什麼影響?是新的契機,還是危機四伏?

馬哈迪聲明要檢視與中方貿易及東南亞局勢,又提支持「一帶一路」,他的上台會導致馬來西亞與中方的那些變化?又會給東南亞帶來怎樣的影響?

馬來西亞5月9日晚公布大選結果,92歲的前首相馬哈迪(Mahathir Mohamad)帶領反對黨派組成的「希望聯盟」勝出,將成為全球最年長首相,結束了自大馬1957年8月獨立建國以來,政黨聯盟「國民陣線」長達60餘年的執政,被視為歷史性勝利。

據《當今大馬》,「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共在國會中取得121席,超過組建政府所需的112席;而「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則僅取下79席,低於此前擁有的133席;同時,獨立參選的保守黨派「伊斯蘭黨」也獲得18個席位,另有3個席位的中選者不屬於任何聯盟。

落敗的原執政黨「國民陣線」領袖納吉(Najib Razak)此前因身陷貪腐醜聞而備受爭議,當選的馬哈迪則曾在1981年至2003年執政馬來逾22年,曾被稱為「馬來西亞現代化之父」,然而因其執政時領導方式以威權和獨裁為主亦存在不少批評和異議。

馬哈迪曾對納吉的貪腐表示不滿並承諾要將其繩之以法,大選落幕後,馬哈迪在記者會中表示:「我們不是尋求復仇,我們要的是恢復法治。」

首相納吉與「國民陣線」

成立於1955年的「國民陣線」,被認為是民主世界執政最久的執政黨,目前共有13個成員黨,其中,馬來民族統一機構(簡稱巫統)佔據絕對主導權,馬來西亞獨立後的前6任總統均來自巫統,而砂拉越土著保守聯合黨(簡稱土保黨)在聯盟中影響力次之。是次選舉中,巫統獲得54席,土保黨獲13席。

落敗的首相納吉曾是獲勝者馬哈迪的門徒,於2009年當選大馬首相,執政期間主要推行經濟自由化的措施,減少政府補貼並放寬外資限制。納吉政府在2013年大選獲勝但仍受反對派衝擊後,以煽動罪名提控、以肛交罪名監禁了反對派領袖安華(Anwar Ibrahim)。

2015年7月,《華爾街日報》一則報導揭露稱,與「一個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1MDB)」有聯繫的約26億令吉(約52億港幣)款項匯入納吉的私人銀行賬戶。「一馬發展公司(1MDB)」醜聞引發一系列要求其下台的抗議集會,亦成為其是次大選落敗的根由之一。曾為納吉導師的馬哈迪更稱,納吉的崛起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錯誤。」

馬哈迪與「希望聯盟」

馬哈迪曾於1981年當選馬來西亞第四任首相,因執政期間為大馬帶來經濟和社會地位的快速發展而被尊稱為「馬來西亞現代化之父」,並擁有長達22年107天的執政期。然而與此同時,其相對集權的執政方式和裙帶作風也帶來不少爭議,包括干預司法,並用「內安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扣留非主流宗教人物、活躍人士、政治對手等,其中包括因政見不合被他革去副總理職位、後來成為反對派領袖的安華。

2016年,馬哈迪因反對納吉的執政而離開巫統黨,並隨後成立新政黨——馬來西亞土著團結黨。2017年3月,馬哈迪帶領自己的政黨加入反對派陣營「希望聯盟」。

「希望聯盟」主要由民主行動黨、人民公正黨、土著團結黨和國家誠信黨組成,是次選舉中,公正黨贏得47席,行動黨取得42席,團結黨和誠信黨分別獲13席、11席。

馬哈迪代表反對黨聯盟參選的一部分協定是,其將會在兩年後將執政權授予現仍在獄中的原領袖安華,安華預計將於今年6月8日出獄。

然而,與原執政聯盟「國民陣線」不同,「希望聯盟」的四個黨派在執政理念上存在不一致,例如馬哈迪領導的土著團結黨主要專注於土著及馬來人的權益,而行動黨和公正黨則反對族群政治。

海嘯過後要怎麼走?

面對外界部分對反對派中陣營問題及馬哈迪本人的爭議,過去曾在馬哈迪時代入獄兩年的知名社運人士希山幕丁萊斯對《天下雜誌》稱,這次反對派可以掀起馬來西亞的政治海嘯「完全就是『馬哈迪因素』」,他認為,這會是一個新的開端,「我們的第二次民主鬥爭才要開始」。

亦有分析認為,馬哈迪交權前的前期執政會是一個「重要過渡期」,對於缺乏執政經驗的反對黨而言,有利於先穩定局勢。

論者黃集初則指出,馬哈迪加入反對派的確增加了「變天」機率,但也存在重回過去一人獨裁的風險。他認為,新任政府應當以政黨間的制衡、限制首相的權力、制衡首相的任命權等方式防止這樣的情況發生。

此外,亦有論者提到,「政黨輪替之後才是真正的麻煩開始。」她表示,這樣的「變天」可能會引致國家陷入新舊勢力的拉鋸戰,但這是「學著自己走路」的開始。

馬來西亞大選以「變天」落幕,政權更替會帶來什麼影響?是新的契機,還是危機四伏?

國際前線

社交平台風高浪急,找不到理性的人討論?怕內容太敏感被刪帖? 端圓桌致力創造自由理性的討論平台,怎麼能夠沒有你?不要只讀不聊了!登入並留下你的真知灼見吧~如果你覺得這裏還不錯,歡迎你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