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中國擬立法打擊「精日分子」,是否合情合理?

如何界定「精神日本人」?極端「精日」行為是否應當進行管制和入罪?


2018年4月25日,有消息指中國人大即將審議追責和打擊宣揚、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的法律草案。圖為今年年初,兩名男子在南京抗日碉堡遺址前穿上仿二戰日本軍服拍照。 網上圖片
2018年4月25日,有消息指中國人大即將審議追責和打擊宣揚、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的法律草案。圖為今年年初,兩名男子在南京抗日碉堡遺址前穿上仿二戰日本軍服拍照。 網上圖片

「精神日本人」是什麼?你如何理解這一被網絡創造出的詞彙?如何看待穿二戰軍服拍照等「精日」行為?

昨日起全國人大常委會擬對《中國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進行二審,其中添加條目被視為是要立法嚴打「精日分子」,該添加條文是否合理?

穿二戰日本軍服在抗震紀念標誌處拍照、宣稱「南京大屠殺被殺者太少」等「精日」行為應當被管制和入罪嗎?「精日」行為,是私德問題,還是法律問題?

《中國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昨日(4月25日)提交至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二審,其中擬增加條款,對 「宣揚、美化侵略戰爭和戰略行為」追責,被視為是對今年年初以來不時出現的少數「精日」行為的打擊和抑制。

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認為,有必要對此前身著二戰時期日本軍人服裝拍照傳播等「損害國家尊嚴、傷害民族感情」的行為進行嚴懲和打擊,因而在《英烈法》中要求增補規定:「褻瀆英雄烈士事跡和精神,宣揚、美化侵略戰爭和戰略行為,尋釁滋事,擾亂公共秩序,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此項規定被視為是對社交網絡中被泛稱為「精日」人群的打擊。「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簡稱,中國共青團官方微博帳號「@共青團中央」將「精日」解釋為:「極端崇拜日本軍國主義仇恨本民族,在精神上將自己視同軍國主義日本人的非日籍人群。」共青團續指,這類人群「表現為迷戀二戰日軍制服、在日軍侵略遺址拍照留念、詆毀抗日英雄等。該人群主要分佈在中韓等地,以低知識階層年輕人為主,又稱『日雜』。」

然而,共青團中央的定義並非受所有人認同,在熱門論壇「知乎」中,網民多認為「日雜」一詞所表述的行為更為惡劣,詞彙侮辱性也更高。共青團中央稱,「『精日』是將自己對別國的興趣建立在對自身國家和民族的褻瀆和侮辱上」。

事實上,早前在3月8日,因集中出現數起「精日」事件,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在記者會中斥責該類人群是「中國人的敗類」。而同日下午,全國政協委員、南京大學歷史學院教授賀雲翔提交關於制定專門法《中國國格與中華民族尊嚴保護法》的提案,其中要求制定法律條文,對侮辱國旗國輝國歌、侮辱英雄先烈、宣揚日本軍國主義等行為進行嚴懲。該提案有38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其中包括成龍、張凱麗、鄭曉龍等知名演員。

近日,一位廈門大學的研究生就因在微博中以「惡臭你支」評論在觀眾在漫威活動後留下大量垃圾的現象,而被網民稱為「精日」並遭人肉搜索。漫威電影《復仇者聯盟3》不久前在上海舉辦相關活動,活動後觀眾卻留下滿地垃圾和大量食物殘渣。微博名為「@潔潔良」的用戶因此發評議論,而同時也受到其他網民對「支」一字眼的斥責。

「@潔潔良」後又反指對她攻擊的網民是「粉紅豚」(中國民族主義網民的貶稱)、「國家支意盎然正是低智分紅和惡臭國人的緣故」等,更對網民指出「支那」是侮辱性語言回覆稱「不侮辱我說它幹嘛。」

「@潔潔良」隨後便遭網民人肉起底,發現其為廈門大學研究生,廈門大學後表示會嚴肅處理。4月23日,廈門大學公布處理結果通報,予以該學生「留黨察看、留校察看」的處分,部分網民卻對此表示不滿,認為處罰過輕。

無獨有偶,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4月25日發布通報稱,一位男子在直播時發布美化日本軍國主義和傷害民族情感的言論,因而於24日對其處以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

而早在今年2月,一位自稱「獲得財務自由」的上海孟姓青年因在微信群中發表「南京(大屠殺)殺三十萬太少」等言論被上海市公安局以尋釁滋事罪進行行政拘留。3月3日,孟姓男子又到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拍攝有侮辱性語言的視頻上傳網絡,被南京警方處以拘留。

同在2月,有兩位青年身著仿製二戰時期日本軍服在南京紫金山一處抗震碉堡前拍照,事後二人被南京玄武區警方抓獲並處以行政拘留15日。與此同時,二人過去也被起底,網民發現二人社交帳號中有大量軍服照片,並曾在2017年8月到上海四行倉庫抗戰遺址拍照、在2015年於成都漫展上出現。

有網民對此表示憤慨,認為這些拍照和侮辱行為是對過去戰爭中犧牲先烈的不尊重,因而極力贊同對此行為入罪嚴懲;然而反對者則憂慮表示,縱然這些行為極端,應當受到譴責和拘留教育,但若以此入刑,或恐放大此項罪名。

「精日」應當被法律明文入罪嗎?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