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Culture

作家瓊瑤往事重起紛爭,作者以實名寫自傳是否牽涉隱私等問題?

瓊瑤丈夫前妻林婉珍近日推出新書,指自己過去幸福被破壞,敘述情節與瓊瑤此前自傳中多有不同,你怎麼看自傳及自傳類作品?


圖為台灣知名作家瓊瑤出席新書《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記者會。 攝:聯合報系 via Imagine China
圖為台灣知名作家瓊瑤出席新書《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記者會。 攝:聯合報系 via Imagine China

作家瓊瑤的丈夫前妻林婉珍近日推出新書,指自己過去幸福被破壞,敘述情節與瓊瑤此前自傳中多有不同,「沉默50年,終於發聲」,你怎麼看自傳及自傳類作品?

作者以實名寫自傳是否會對其中牽涉的其他人不公平?是否侵害到了他人的隱私?

一年前,瓊瑤就因決定丈夫治療方式問題與其繼子女產生爭執,其繼子同時認為她將病人病情書寫公開是在侵犯隱私,書寫和病人隱私的界線在哪裏?

台灣知名作家瓊瑤在去年因決定其丈夫是否插鼻胃管治療問題而陷入與其三位繼子女的爭執風波後,近日又因其丈夫前妻林婉珍的新書《往事浮光》再度陷入爭議,林婉珍指自己幸福被瓊瑤剝奪,諸多相關事實也與瓊瑤自傳《我的故事》中描述不同。

瓊瑤與皇冠文化集團創辦人平鑫濤結婚已數十載,2015年平鑫濤罹患失智症,識人與言語能力大受影響,又在2016年中風住院後至今未醒,使瓊瑤去年三月至五月間陸續在臉書上發表這段經歷,表達她對平鑫濤插鼻胃管的不捨,以及她個人對失智症與善終權的看法。但此舉引發平鑫濤與其前妻林婉珍之子、皇冠副社長兼發行人平雲的不滿,並在去年五月二日於臉書上對此發表公開信,認為瓊瑤公開平鑫濤的病情使得平家「被迫將父親的生命送上公審的祭台」,並強調平鑫濤的遺囑僅表明其在病危時不願接受急救,「但問題是所有醫生自始至終從來都沒有判定過父親病危或陷入重度昏迷,他只是失智而已。」

在去年五月交出照護權後,瓊瑤於新書《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中展露她在病榻前的心緒紀錄:「為了那些正和鑫濤陷入一樣悲劇的老人們,我必須寫出來!我的遭遇,是許許多多家庭的遭遇;我的痛苦,是許許多多家屬的痛苦。……最後造成病患的遺憾,親人的反目!只是他們沒有能力寫,或者,他們都是一些傳統的人,墨守成規,只能隨著命運撥弄!我希望,我原已心力交瘁的心,在狂風暴雨摧殘之下,依然堅強不懈,一字字用血淚寫出的『真實』,能夠喚醒很多沉睡的人們!能夠療癒有同樣苦楚的心!」也在出版前希望:「讓這50年來的恩怨一筆勾銷吧。」

但事與願違,皇冠日前宣布要在月底出版平鑫濤前妻林婉珍新書《往事浮光》,林婉珍在簡介中寫道:「有時候看到其他人寫到關於我的事情,明明同一件事情,卻跟我的所見所聞差異甚大。我想,也是時候可以來談談我的版本了」

相較於林婉珍,瓊瑤長期對平鑫濤婚姻及個人生活掌握話語權,如在聯合報刊載的報導中,兩人在平鑫濤意欲殉情後談判過,而在瓊瑤《我的故事》的版本中,瓊瑤要林婉珍牢牢地守著平鑫濤,還教林婉珍:「他走到哪裡,你跟到哪裡,他可以來我家,你也可以來我家。只要你不給他機會,我就不會給他機會。」林婉珍還對瓊瑤說了一句:「謝謝你的成全。」但對這些描述,林婉珍表示,「看似真摯懇切,可惜這些對話根本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在去年五月平雲發表公開信以前,瓊瑤的臉書幾乎是外界得知平鑫濤病況的唯一管道,但在平雲的信中卻認為這侵犯到平鑫濤及平家的隱私,也指稱瓊瑤未經他們同意便將平鑫濤轉院,並指瓊瑤曾言「對我來說,你們的父親已經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肉體。」瓊瑤日後在臉書上否定說過這句話,並舉辦民調希望眾網友判斷誰有權決議插管,並隨後表示據統計在留言者有百分之八十二都不願加工活著。

書寫和病人隱私的界線在哪裏?作者的自傳又是否會侵犯到其中牽涉者的隱私?

福爾摩沙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