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空襲敘利亞是遏止化武的迫不得已,還是違法之舉?大國之間誰代表正義?

面對化武只能使用軍事行動嗎?空襲是美俄小冷戰現實,還是迫不得已的人道主義干涉?


圖為2018年4月16日,美、英、法聯手空襲敘利亞的生化武器研究設施後,一名男子坐在杜馬市的一堆瓦礫旁抽菸。 攝:Louai Beshara/AFP/Getty Images
圖為2018年4月16日,美、英、法聯手空襲敘利亞的生化武器研究設施後,一名男子坐在杜馬市的一堆瓦礫旁抽菸。 攝:Louai Beshara/AFP/Getty Images

美英法空襲敘利亞,俄羅斯指責違反《國際法》,中國呼籲對話協商,聯軍稱為反對使用化學武器,避免人道主義災難。空襲是美俄小冷戰現實,還是迫不得已的人道主義干涉?

面對化武只能使用軍事行動嗎?中東問題會引向繼續的戰亂,還是政治協商?

與敘利亞並無重大利益糾葛的中國,為何近年來提高了對敘利亞問題的參與度?是出於人道救援,還是考量國際形勢?

美國東部時間4月13日晚,美、英、法三國向敘利亞政府軍發動空襲,轟炸地點包括大馬士革及霍姆斯的科研設施、化學武器庫及指揮中心等。三國共發射105枚導彈,俄羅斯及敘利亞方面稱其中71枚被敘利亞防空系統擊落。目前暫無消息表明事件中有平民傷亡。

此次空襲是為了回應4月7日在敘利亞杜馬鎮(Douma)發生的疑似化學武器攻擊事件。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三國領袖認為,這起造成逾40人喪生的化武攻擊事件是敘利亞政府軍所為,並稱「軍事回應是西方世界的唯一選擇」。

空襲事件引發國際錯愕。首先,多國對4月7日敘利亞政府軍是否使用化武襲擊表示存疑。「敘利亞人權侵犯記錄中心」(VDC)稱,敘利亞空軍製造兩起空襲,投放含有毒物質的炸彈。敘利亞民間救援組織「白頭盔」(White Helmets,或稱「敘利亞民防團體」Syria Civil Defence)救援人員指出,空襲後空中有氯氣味道;其後,他們發現因毒氣窒息而死的人的屍體。「白頭盔」和向醫院提供幫助的「敘利亞美國醫學會」(SAMS)在4月8日發表聯合聲明,稱送入醫院的500多名患者(以女人和兒童),出現「呼吸困難、中樞性紫紺(皮膚、嘴唇發藍)、吐白沫、角膜灼傷,散發著氯氣相似的味道 」等跡象。

敘利亞政府對此表示否定,稱該報告是反對派捏造的。俄羅斯常駐聯合國代表Vassily Nebenzia稱,俄軍事專家前往Douma並帶回土壤樣本,確認沒有發現任何化學藥劑,醫院也沒有中毒病患。隨後,俄國防部發言人在4月13日指出,「白頭盔」受英國指使,在Douma偽造襲擊片段;並稱軍方已掌握英國直接參與該事件的證據。

與此同時,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專家認為,通過一段視頻或照片判斷一個人是否接觸過化學藥劑,是不可能的。只有在實驗室提取樣本並分析,才能確認毒性。但由於政府軍的包圍,此前國際人道組織一直被禁進入Douma。目前,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已進入Douma進行調查。但今早(4月19日),調查小組在疑似化武地點調查時,遭小規模槍擊和爆炸襲擊,需要撤回。

針對美英法因Douma化武事件採取軍事打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中方認為應對敘利亞疑似化武襲擊事件進行全面、公正、客觀調查,得出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可靠結論。在此之前,各方不能預斷結果。

4月7日空襲後,4月11日聯合國安理會就敘利亞化武問題提案進行投票。三個提案(一個美國提出,兩個俄國提出)因美俄互相否決,都沒有通過。中國投了一次贊成(俄羅斯提案),兩次棄權(認為美俄方案均有缺陷)。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對會議未達成一致表示失望,強調需有公正、獨立、專業的團隊進行徹查;並強烈譴責使用化武的任何一方,稱化學武器是對國際法的公然違反。同時,他也稱敘利亞衝突沒有軍事解決的途徑,必須通過政治手段解決。美英法空襲敘利亞事件後,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古特雷斯指出,「所有會員國有義務按照《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行事,尤其是在處理和平與安全問題時,包括禁止化學武器的准則。」

俄羅斯總統普京譴責空襲未獲安理會授權,違反《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是對主權國家的侵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中國一貫反對在國際關係中使用武力,主張尊重各國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任何繞開安理會採取的單邊軍事行動,都將給敘利亞問題的解決增添新的複雜因素。她還指出,中方認為政治解決是敘利亞問題唯一現實出路。呼籲各方「回到國際法框架,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問題」。CNN記者James Griffiths認為,美國空襲敘利亞,再次向北韓提供掌握核武器的理由,因為擁有核武器就能減少懲罰性攻擊的可能性。

美英法是否違反國際法?劍橋大學國際法教授Marc Weller指出,除不使用化武的共識外,避免人道主義災難,也是展開軍事行動的較有力的國際法論點。英國指出敘利亞政府曾多次使用化武,而以往的遏止行動階失敗,或像如今般受安理會阻撓,因此除武力外,無法確保避免人道主義災難;且空襲中所使用的武力是嚴格限制的,且特別針對特定目標。這些均符合人道主義干預的法律要求。自1999年以來,聯合國已接受「為拯救受直接威脅人群,可採取國際軍事干預」這一概念,但國家保護責任(R2P)被限制在安理會授權範疇。不過俄羅斯、中國和部分國家,一向反對人道主義干預。

美英法空襲後,中國大陸社交媒體流傳敘利亞駐聯合國大使照片,大量網民發出「弱國無外交」的感慨。但有觀點認為,戰火中的平民固然可憐,但周旋於各國的敘利亞政府並不值得此類同情。五大安理會常委應是「化學武器和屠殺平民零容忍」底線的守護者,並提出中國在國際和平和文明底線中,應扮演什麼角色?如何扮演?

Marc Weller教授同時指出,這次空襲,部分聲稱為共同利益而行動的國家僭越安理會職能,實則反映目前俄羅斯與西方之間小冷戰的現實。BBC文章稱,中國雖與敘利亞無利害關係,但近年提高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參與度。中國既反對化學武器,也不贊同美國軍事行動,不願被直接捲入敘利亞紛爭中,乃至美俄爭端。不過,西方在處理敘利亞問題中也存在分歧,比如德國沒有參與此次行動。

應對化學武器是否要使用軍事行動?是次空襲是俄羅斯與西方國家間小冷戰的演變,還是美英法對化武的「正義懲戒」?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