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

身處時代過渡通道中的我們,如何安放焦慮與忐忑?

混沌的過渡期中,你經歷了什麼,看到了什麼?


中港邊界。 攝:盧翔銘/端傳媒
中港邊界。 攝:盧翔銘/端傳媒

大變來臨之際,人們總想尋求過渡之法。而身處時代過渡甬道中的我們,如何安放焦慮與忐忑?

在時代的「過渡」中,你經歷了什麼?看到了什麼?

你如何在個人選擇的路口,與心頭矛盾密布的自己和解?你如何撫慰自己無處容身的惶惑感?

「過渡」,於個體是生命路徑的摸索,於社會則是形態轉變的探尋。然而這期間卻如黑暗的甬道,身在其中的我們在不同陣營和選擇中被拉扯撕裂,不知前一步是否深淵,也辨不真切方向,進退失據的焦躁颓喪似乎成為時代的關鍵詞。

英國脫歐及連帶出的歐盟內其他反歐陣營,加泰隆尼亞、蘇格蘭等近年來在歐洲湧現出的各式獨立運動,被視為民主化革命浪潮的阿拉伯之春,強人政治引發的全球憂慮,火藥正濃的中美貿易戰......風捲殘雲般的時局變動,與被裹挾個體自我認知的迷惘矛盾,交織成我們眼前所見的混沌。

而回到身在的香港,「過渡」似乎是香港人感受最深刻的字詞之一。1997年,香港結束英國殖民地統治,主權移交至中國;2018年,是過渡後的第21個年頭,當年「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差不多走到半途。

「作為香港的一份子,當看到社會動盪時,我感受到深刻的情感和激動。對未來的疑問,我沒有答案,也沒有出路,但正是在這個特殊的時刻,我們能誠實對自己的情感,並坦露於未知之中。」一位記錄數年來變遷的攝影師表示。

21年中,劇烈的動盪與細微的變化皆不言而喻,「不變」的承諾實踐得如何,香港的過渡是順利或顛簸,經歷這個時代的人心裏有底。政治的過渡,同時也是時空的過渡,我們的確再無法回到舊時空,但通過對舊日子的記憶,我們還可以在現世中喘一口氣,看看並懷念往昔,也警惕當下狀況。

事實上,每一個細微的個體也在社會的變動中完成着自己生命軌跡的過渡。

你如何在選擇的路口,與心頭矛盾密布的自己和解?你如何撫慰自己無處容身的惶惑感?

***

香港主權移交20餘年,九位攝影師包括:陳淑安、陳國宗、張銘良、龔鶴、Billy H.C. Kwok、梁望琛、石明輝、謝嘉敏及嚴瑞芳抓住了改變的痕跡,在香港脈絡下,記錄變遷中的個體、城市與社會。定格的光影,將啟發你對自身、對香港的思考。

過渡--WMA大師攝影獎作品展

日期:2018年4月14-24日

地點:香港中央圖書館展覽廳

策展單位:香港C&G藝術單位

WMA大師攝影獎得主將於2018年4月14日公布

WMA會於展覽期間舉辦一系列相關公眾活動,詳情:wma.hk

特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