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梵蒂岡主教稱中國「天主教義最佳實行者」,中梵修好對教徒來說是喜是憂?

有論者認為梵蒂岡如此急迫與中方達成協定是因中國教眾增長緩慢,你認同嗎?你如何看中梵之間關係的變動?


路透社早前引述梵蒂岡消息,教廷與中國或會於數月內,簽署主教任命框架協議,甚至有望重建兩國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中斷至今的邦交。圖為2017年,河北一個地下教會於復活節舉行彌撒。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路透社早前引述梵蒂岡消息,教廷與中國或會於數月內,簽署主教任命框架協議,甚至有望重建兩國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中斷至今的邦交。圖為2017年,河北一個地下教會於復活節舉行彌撒。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主教任命問題一直是中梵關係的重大障礙,日前被證實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將會在幾個月內簽署,並已有兩位大陸「地下」主教被要求退位讓給中國官方主教人選,中梵關係的轉好,對中國教徒而言是好還是壞?

中梵自2016年底開始不斷協商會談,日前終於出現轉暖跡象,有論者認為梵蒂岡如此急迫與中方達成協定是因中國教眾增長緩慢,你認同嗎?你如何看中梵之間關係的變動?

梵蒂岡是台灣與歐洲各國唯一建交的國家,中梵關係的改變是否會影響兩岸關係?

近日來,中國與梵蒂岡的關係變動引起關注。1月底,退休的香港主教陳日君證實此前稱梵蒂岡應中國要求讓兩位「地下」主教讓位給中方政府批准人選的消息;2月初,媒體證實中梵關於主教任命協議的框架已準備就緒;而日前,又有梵蒂岡主教接受西班牙媒體訪問時,稱中國是「天主教義最佳實行者」(Best implementer of Catholic social doctrine)。

據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梵蒂岡此前已派代表赴中溝通,要求兩位原受梵蒂岡承認的合法主教退位,讓予中國官方認可的兩主教,其中一位曾在2011年被天主教廷處以「絕罰」(編註:絕罰是天主教戒律中最重的一種,意為斷絕往來)。

一直以來,橫亙在中梵兩國間的重大障礙便是天主教的主教任命問題,依天主教教義,主教應由教宗任命,但中方信奉無神論並認為政黨高於宗教,因此堅持自行任命主教。此任命問題導致中國天主教長期分裂為地下天主教會與愛國天主教會。據《紐約時報》,中國約1000萬至1200萬天主教徒中,由約一半人在地下教會敬拜,而另一半則在政府管理的教會中敬拜。

日前報導裏梵蒂岡要求讓位的兩名主教,一位是廣東汕頭教區主教莊建堅,其在2006年獲教廷批准,因不願承認政黨高於信仰而不被中國官方認可;福建閩東教區主教郭希錦,則因拒絕參加愛國教會而不被官方認可。而接任的兩位中國官方認可主教,一位是廣東汕頭教區的黃炳章,其長期擔任人大代表,曾在2011年被教廷處「絕罰」;另一位詹思祿則為現任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並於1月當選全國政協委員。

此外,路透社日前引述梵蒂岡高層言論稱,中梵兩國將達成一項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會在未來數月內簽署,成為一個歷史性的突破。《華爾街日報》亦表示,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日前已同意任命由中國官方認定的7位非法主教。

此外,梵蒂岡宗座科學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院長索隆多主教(Marcelo Sanchez Sorondo)日前在接受西班牙媒體《Vatican Insider》訪問時稱,中國是目前「天主教義最佳實行者」。他指出,中國沒有貧民窟和毒品問題,青少年也不吸毒,且中國國民具有「正面的民族意識」。

同時,索隆多還表示,中國捍衛《巴黎氣候協定》是擔負起了部分國家拋棄的領袖責任,認為大陸政治沒有像美國一樣被金錢壟斷和操控。索隆多曾於去年11月訪華,他盛讚自己見證了一個「非凡的中國」,呼籲人們不要像看待冷戰時代的前蘇聯一般看待如今的中國。

比利時的陳聰銘博士對《紐約時報》表示,梵蒂岡對與中國交流如此急迫的原因可能在於,天主教在中國的教眾增長較為緩慢。自1949年至今,新教徒已從100萬增至至少5000萬,但天主教則是從300萬增至1200萬,陳聰銘認為,這其中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天主教教會在中國的分裂。

有人認為梵蒂岡要求兩位此前的合法主角退位是在出賣自己的主教,是宗教向政治的屈服,有人則認為這對於中國的天主教信眾而言是一件好事,意味著他們不必再在地下教會與愛國教會中擇一,你怎麼看?

中國因素

社交平台風高浪急,找不到理性的人討論?怕內容太敏感被刪帖? 端圓桌致力創造自由理性的討論平台,怎麼能夠沒有你?不要只讀不聊了!登入並留下你的真知灼見吧~如果你覺得這裏還不錯,歡迎你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