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抗議普通話考試制度,對教員爆粗被停課,你怎麼看?

普通話考核應當被納入香港大專院校的畢業要求嗎?校方的處理合適嗎?


2018年1月25日,浸大校方勒令即時停學的陳樂行聯同多位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會。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18年1月25日,浸大校方勒令即時停學的陳樂行聯同多位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會。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日前因不滿校方對普通話的畢業考核機制發起抗議行動,普通話考核應當被納入大學的畢業要求嗎?

浸大學生會會長抗議期間對教員爆粗口而被指責,校方對其進行暫時停學調查處理,有人認為這是為自己所謂付出應有的代價,有人則認為校方判罰過重,你怎麼看?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因不滿學校普通話考試機制,1月17日發起抗議行動,行動中有學生向教職員爆粗口。經大陸官媒《環球時報》報導後掀起爭議,浸大校長錢大康昨日(1月24日)宣布參與行動的兩位學生即時停學,至校方完成聆訊調查。

上週三,近20名浸大學生為抗議校方普通話豁免試評分機制不透明不合理而發起行動,十幾位同學席地而坐「佔領」浸大語文中心8小時,另有幾位學生在校內給其他同學派發單張。在抗議期間,學生與語文中心教師發生語言衝突,在場學生之一、浸大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在衝突中爆粗:「依家係我哋質疑你,點樣去評同學係唔係合格!你哋話又唔X回應同學嘅訴求!」(編註:現在是我們質疑你,怎樣評價同學是不是合格的!你們又不X回應同學的訴求!)

目前香港所有大學中,僅浸大的畢業要求,含必須修讀一個3學分的普通話課程,或報讀一不涉學分的普通話課程但要求有七成出席率並通過普通話測試,此機制一直備受爭議,校方2017年6月推出普通話「豁免試」,及格者即可豁免以上畢業要求。

然而,首批參與豁免試的考生中,及格率僅30%,據《蘋果日報》,不及格的學生中有此前取得普通話朗誦比賽冠軍的同學,因而不少學生指責考試標準不透明,結果不公平。此外,浸大學生曾於2017年發起公投,逾9成投票學生要求浸大校方取消普通話課程必修作為畢業要求。

學生與教師發生言語衝突的視頻被上載至網絡,大陸官媒《環球時報》發布該視頻並發表自稱浸大校友兼香港學研社研究員的評論文章。該作者在《普通話也有「原罪」?》一文中表示,「普通話早已被一些人貼上了「政治標籤」,對這些鬧事學生來說,就是希望把單純的考試政治化,「學普通話等同政治上的退讓」,從而上綱上線為一起政治事件。」並呼籲學校「認清事件的嚴重性」,對學生進行嚴懲。

1月21日,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對「佔領」事件在臉書發出澄清文,認為媒體此前報導有誤解,「佔領」行動是抗議語文中心「出題的方式與協議不符、評分準則不透明,欠缺完整上訴機制」。

然而,因該聲明中有「普通話對浸大同學修讀其他課程無必然幫助,亦唔係唯一可以修讀嘅外語」一句,同時未對爆粗口致歉,導致爭議繼續發酵。

昨日(1月24日),浸大校長錢大康稱,依據《學生紀律處理程序》10.1條,「兩名學生的言行令教職員感到備受威脅及侮辱,語文中心的正常運作亦受影響」,校方決定將兩位涉事同學暫時停學,即刻生效,「以待紀律委員會進行紀律程序。」被停課學生後經證實為浸大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及「浸大山神」Facebook專頁發起人陳樂行。

《學生紀律處理程序》10.1條:學生輔導長、紀律委員會或學生事務委員會,確信被指控的學生對校內其它成員的安全造成危險,或對學校的正常運作產生影響,可暫時停止和拒絕該學生進入任何學校設施或校園,及其他相關的學生權限,直至另行通知。

與此同時,涉事學生劉子頎與陳樂行,昨日亦於浸大温仁才大樓會見媒體,向早前爆粗口辱罵女教員致歉。今早,浸大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對媒體表示對校方停學調查的做法感到震驚,而陳樂行則表示自己並未講粗口也未有肢體碰撞,沒有料到會被停學。

此外,就讀於浸大中醫系的陳樂行還指出,日前在廣州實習期間,曾收數條信息稱要打他、解剖他,表示自己從未發表港獨言論,但被官媒點名後「真係受到安全威脅」。

浸大「佔領」事件的不斷發酵,也引來校友、教師及其他院校的聲音,香港大學民主牆昨晚出現「錢大康我X你XX」、「聲援浸大學生」等字句;文學院副院長羅秉祥則撰文表示對校方處罰感到難過,「培養大學生道德操守,社會及政府也有責任 」;浸大傳理學院校友兼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不贊同浸大學生是次抗爭手法,但校方停學的處理不宜未審先判。

你如何看待這次事件?被停學學生是「罪有應得」,還是校方處罰不當?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