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 中國因素

餐廳吃飯、學校上課可能「被直播」,在公共場所我們享有隱私權嗎?

有人稱「水滴直播」讓現實成為《楚門的世界》,你願意成為做什麼都被直播的楚門嗎?


「水滴直播」的網路平台出現許多學校的直播畫面;參與直播的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有,直播場景多為教室,也有學生宿舍,引發不少爭議。 網上圖片
「水滴直播」的網路平台出現許多學校的直播畫面;參與直播的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有,直播場景多為教室,也有學生宿舍,引發不少爭議。 網上圖片

商家與校方認為「吃飯有什麼隱私?」「學校哪有什麼隱私!」,我們在公共場所有隱私嗎?

360面對漫天網絡指摘,回應表示已要求商家張貼直播告示且直播系商家自主自願,平台是否因此可以免去責任?

公共場所的隱私權該如何界定引起了社會大眾的討論,現行法律中又存在多少關於公民隱私權的真空地帶?

在電影《The Truman Show》裏,Truman從小到大的生活都被直播,無論他走到哪裏,做着什麼事。現實之中,在一個名為水滴直播的網絡平台上,人人也都可能成為Truman。

近日,一篇題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鴻禕:別再盯著我們看了》的文章與相關影片成為了中國社交網絡熱話,作者質疑奇虎360旗下水滴直播平台公開直播餐廳、健身房、網吧、學校教室等公共場所的監控視頻,涉嫌侵犯他人隱私。

「別再盯著我們看了。」在流傳甚廣的文章及影片中,創作團隊用第一人稱以戲謔的口吻直指360公司及董事長周鴻禕,認為360監控攝像遍布公共場所並將監控實時直播,加之多個商家並未張貼平台方要求的直播告示,導致諸多被拍者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直播和評論,嚴重侵犯公民隱私。

我自己是做產品體驗類視頻的,出於職業的好奇心,我和同事發現水滴直播的內容真可謂是琳琅滿目:有妖嬈的舞蹈身姿、遊樂園的兒童嬉戲、輸入密碼的特寫、養殖場愜意的驢子 ……

《一位92年女生致周鴻禕:別再盯著我們看了》

水滴直播的《商家設置直播提供公告》中,要求商家在直播區域設置明顯直播提示以告知顧客,但經作者對北京多家餐館、健身房的探訪,卻發現極少有張貼的商家。

作者提到,他們曾在北京豐台一家小吃店詢問店主這樣直播是否涉及隱私,店家直言「吃飯有什麼隱私?」而在西城區一家涮肉店時,發現該直播中網民對一對用餐的男女發出「那女的不會是小三吧」等彈幕評論。被拍攝的消費者知情後均表示震驚和憤怒,甚至有店員在知道自己被直播後驚呼「不可能」、「我們攝像頭內容只有老闆才看得到」。

面對網絡滿天指責,360方負責人昨日回應稱,水滴平台上所有直播畫面都由機主購買小水滴攝像機後自行安裝,並由用戶自主操作分享直播。水滴平台要求機主在安裝產品和啟動直播後,須履行直播告知義務,避免隱私不當洩露且直播時不涉及他人隱私。

水滴直播於2015年上線,目前主要有5個頻道,包括主播頻道、生態農業頻道、風景頻道、商家頻道以及寵物頻道。端小二今天下午4點半左右登入水滴直播平台,約有五百萬觀眾觀看石家莊音樂廣播幕後主持人直播畫面,而在生態農業頻道,則有55萬觀眾觀看內蒙古一工業園區內奶牛產奶的直播。

然而,此次並非水滴直播第一次被指侵犯隱私。今年3月,有網民發現水滴直播的「教育」分類中,有不同學校的教室畫面,質疑直播侵犯學生隱私,媒體跟進後360公司回應稱,直播係用戶自己決定。

《南方都市報》亦曾發布題為《監控畫面被人拿來直播!游泳池、按摩館、内衣店,你可能被看光了!》的調查報導,指出教室、游泳池、酒店大堂、短租公寓等多場所在顧客一無所知之下被直播,某地高三班級上課畫面曾有3萬人觀看,甚至有網民評論道:「這個班級我看了兩個月,誰和誰熟悉,誰和誰談不來,還有談戀愛的,我都知道。」而校方則認為:「學校哪有什麼隱私!」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譚秋桂對南都記者表示,商家在顧客未知情下直播並以此進行擴大知名度、拉廣告等行為,涉嫌侵犯肖像權。譚同時認為,360的免責聲明是無效的,「如果(隱私、肖像等)通過公司的渠道傳播出去,將來要是被當事人起訴,公司一般也逃脱不了法律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第七條,「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應當建立直播內容審核平台。」而根據香港的《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個人資料定義需包括兩個部分:(1)關乎一名在世人士,並可識別該人士身份的資料。(2)資料存在的形式令資料可讓人切實可行地查閱或處理。

商家與校方認為店鋪、學校為公共場所,公共場所有隱私嗎?

黑鏡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