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中國強推煤改氣惹民怨,為什麼環保與溫暖不可兼得?

為環保推行煤改氣、煤改電,卻面臨貧困用戶難以承擔費用的問題,供暖方式可以如何改善?


為了改善霧霾問題,中國多個城市實行「煤改氣」,即減少或禁止燃煤,轉以天然氣代之。不過,對許多低收入者而言,天然氣價格昂貴,難以負擔,故只有挨凍。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為了改善霧霾問題,中國多個城市實行「煤改氣」,即減少或禁止燃煤,轉以天然氣代之。不過,對許多低收入者而言,天然氣價格昂貴,難以負擔,故只有挨凍。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燃氣燒不起、設備未安裝、燃氣供應不足,煤改氣問題頻出惹民怨,能源局原副局長則表示,民用散煤對大氣污染的貢獻率卻過半,藍天與溫暖是不可兼得的嗎?

為環保推行煤改氣、煤改電,卻面臨貧困用戶難以承擔費用的問題,供暖方式可以如何改善?

12月1日,河北、山西、河南3省共20多個城市發布或維持霧霾橙色預警,空氣污染的重源頭究竟在何處?

為改善霧霾問題,中國北方多個省份在供暖季開始強制推行「煤改氣」(燃煤改天然氣)工程,因價格過高、設備未安裝完善等問題致大量居民受凍,甚至出現學校、醫院無供暖情況,以山東、山西、陝西、河北、河南、天津、北京郊區等環京省市及地區較為嚴重。

今年8月24日,環保部公布《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其中要求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簡稱「2+26」城市)要完成《大氣十條》考核指標,PM2.5平均濃度同比下降15%以上,重污染天數同比下降15%以上,並在「2+26」城市共327個區縣建立空氣質量自動監測站點。

此外該規定還提到,2017年10月底前,「2+26」城市要完成以電代煤、以氣代煤300萬戶以上,而已經完成以電代煤、以氣代煤的地區,則一律不得燃用散煤。

「2+26」城市有: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石家莊、唐山、廊坊、保定、滄州、衡水、邢台、邯鄲;山西省太原、陽泉、長治、晉城;山東省濟南、淄博、濟寧、德州、聊城、濱州、菏澤;河南省鄭州、開封、安陽、鶴壁、新鄉、焦作。

在環保部禁用、少用散煤及環保指標的要求壓力之下,包含「2+26」城市的各省及地區紛紛在今年秋季開始「煤改氣」設施的建設,並在供暖季下發已安裝「煤改氣」管道地區禁止燃燒散煤取暖的通知。在北京,700多個村超額完成「煤改清潔能源」任務;而山東的煤改氣增量雖未在計劃之內,但一年中突然出現了50萬戶的煤改氣新用戶。

中國國家能源局原副局長吳吟表示,民用散煤佔中國每年消費煤炭的比例不足10%,但對大氣污染的貢獻率卻過半。

然而,在「禁止燃煤進村,違者罰款五千」「誰燒煤就抓誰!」等標語中大幅推進的禁煤環保舉措之下,卻頻頻出現尚未完成煤改氣工程卻禁止燃燒散煤、完成工程卻未通燃氣、煤改氣後收費高昂難以支付的新聞及網友留言。「受凍」人群包括大量此前以散煤群暖的農村、小區,甚至涉及學校。

與此同時,由於改換燃氣或電力取暖,多地出現天然氣及電力供應不足問題,天然氣價格急速攀升,出廠價目前已經暴漲55%,居民區斷氣斷電或供氣不足時有發生。11月28日,河北全省啟動天然氣供應橙色預警,意味全省供需缺口達10%至20%。

中國國家發改委昨日(4日)召開液化天然氣價格法規政策提醒告誡會,要求各液化天然氣生產流通企業規範價格,不得互相串通,操縱市場價格。

另外,對許多低收入者而言,天然氣價格昂貴,難以負擔。入冬以來,全國液化天然氣價格全線暴漲,本周華北地區價格突破9000人民幣/噸,創歷史新高,而煤炭價格只有1600元/噸。

有網民估算,換氣供暖後,平均每天需要50到100元人民幣的燃氣費用,四個月取暖期共需6000到10000元人民幣,與此同時,「煤改氣」工程建設並不涵蓋每戶自家取暖設備安裝,農村用戶換天然氣機箱需2600到5000元人民幣不等。據各地方政府,煤改氣用戶每戶有2,500至4,000不等的取暖補貼。而根據2016年數據,中國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數為11,149元人民幣,支出為10,130元人民幣。

居民受凍與燒煤被拘的信息匯總

學校

中國青年報12月5日報導,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11所鄉村學校仍未能按時供暖。有小學因教室太冷,只好安排學生在室外上課,靠太陽和跑步取暖,不少小學生凍傷。5日下午,曲陽縣政府表示當日晚會全部供暖,目前至少已有7所學校供暖完成。

華商網11月27日報導,陝西關中武功縣共拆除31所學校的燃煤鍋爐,牽涉15760名學生群暖問題,且這些學校多是寄宿制學校,但今年可以採用電暖設備的僅是部分學校,而一些未供暖的學校學生上課需抱着熱水瓶取暖。同時,有校方表示,採用空調取暖的巨大開支可能會影響正常的教學活動。

醫院

網絡上流傳一張12月1日河北大學附屬醫院向保定市政府陳情供氣短缺的報告,其中表示「我院目前有住院病人3000餘人,500餘急診病人,200餘新生兒及小兒患者,300餘傳染病患者。一旦對我院限氣,無法提供正常檢查,手術無法正常進行,危急重患者和新生兒的生命難以保障,存在重大安全隱患。」

住戶

山西新聞網12月2日報導,山西省臨汾市一男子因駕駛三輪車運輸銷售散煤於11月28日被臨汾公安分局行政拘留。

中新網11月29日報導,山西忻州市建築工人因在夜晚施工時在室外燒煤取暖,被指違反《大氣污染防治法》而被拘留5天。

中新網24日報導,山西省臨汾市東城地區早已接入集中供暖的小區家中供暖設備依然冰涼,且被禁止燃煤取暖。12月1日,中新網追蹤報導該小區,供暖設備已供氣。

河北新聞網11月21日報導,保定市涿州村民反映,為配合國家治理霧霾政策拆除了家中的燃煤鍋爐,但直到11月下旬氣温達到零度以下時仍未供暖。有網民表示,涿州市民曾到政府門口拉橫額抗議。

連日來,被禁止燃煤地區的網民在微博等社交媒體平台上不斷發布身在地區禁止燃煤無法取暖、燃氣未通、高額收費的情況,「涿州煤改氣區域,我們整個村大約六七千人,都凍著!」「搞煤改氣一戶要4萬元,3萬初裝費加1萬暖氣費,還不包括入戶器材。」甚至有網民稱河北涿州有老人在家被凍死,但消息未經証實。

為治理霧霾強推煤改氣,藍天與溫暖不可兼得嗎?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