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人口排除」不是北京獨有?你的城市對外來者有多包容?

不斷湧入的外來人口,不同城市會有怎樣的對待方式?來談談你的經驗。


2017年11月18日的北京大興火災後,市政府在幾乎所有城郊結合地帶展開了一場大規模的「清退低端人口」行動。一週之內,可能有多達二十萬「外地來京低端人口」被暴力驅離,淪為北京難民。圖為11月25日,中國北京西紅門鎮新建村,街上不少住在北京的外地勞工忙著搬遷。 攝:Imagine China
2017年11月18日的北京大興火災後,市政府在幾乎所有城郊結合地帶展開了一場大規模的「清退低端人口」行動。一週之內,可能有多達二十萬「外地來京低端人口」被暴力驅離,淪為北京難民。圖為11月25日,中國北京西紅門鎮新建村,街上不少住在北京的外地勞工忙著搬遷。 攝:Imagine China

北京市近日來大量「清退低端人口」的行動引起眾怒,不斷湧入的外來人口該如何安置和管理?

北京市自2014年提出常住人口增速下降的要求後便開始用提高非京籍兒童入學門檻、「整治穿牆打洞」等方式疏解人口,你所在的城市是否也有「控制人口」的方式?

人們為何紛紛選擇背井離鄉到異地工作生活?

十天之前(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一處集生產經營、倉儲、住宅於一體的「三合一」建築因電氣線路故障起火並發生火災,共造成19人死亡。兩天後,北京市開啟為期40天的「排查、清理、整治安全隱患」的行動,數以萬計的外來務工者被勒令短時間內搬離,眾多相關視頻、報導及救助信息在內地網絡平台被刪除。

目前,經媒體刊載、網民上傳的北京市各地疏散通告已出現近20處,在這些老舊住房中的居住者被要求三日內搬離,致使大批民眾流離失所。據北京市安全生產委員會上週日(26日)通報,目前該行動一週內已查出25395處安全隱患。

有網民指出,此次行動意在「清理低端人口」,是北京市控制外來人口舉措的一次粗暴式爆發。北京市安全生產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則稱行動是為排查安全隱患,否認「低端人口」一說。然而,有讀者搜索發現,早在2007年,北京11個地區的新城規劃文件中,就已經有三份文件中出現了「低端人口」一詞。

在北京市大舉進行外來人口清退的同時,不少民間組織、個人及商戶發帖為被驅逐者提供援助,但多篇援助信息遭到刪除,名為「同舟家園」的北京公益組織也於24日因「無法預知的原因」不能為被驅逐的人提供住宿。

11月27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針對近日接連發生的「11·18」重大火災事故、大量貧困外來人口遭到驅逐及紅黃藍幼兒園涉性侵虐童事件進行公開表態,稱要「堅定有序地開展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把威脅城市安全的『灰犀牛』關進籠子」,表示要「展現人文關懷」,給分流群眾留出時間。

北京切除不完整時間軸

事實上,北京市早已出現對外來人口的控制措施,尤其自2014年北京市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出常住人口增長速度明顯下降的目標之後,通過提高非京籍兒童入學門檻、用「高精尖」產業逐步取代勞動密集型的「低端產業」、「整治穿牆打洞」等方式以期削減人口,緩解人口壓力。

2012年北京2069.3萬常住人口中,有773.8萬為外來人口,北京市統計局稱,81.4%的常住外來人口在其居住的鄉、鎮、街道居住超過一年,其中近四成居住時間為三年以上,外來人口呈常住化態勢。2014年2月,習近平提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確定了北京市2300萬的人口容積上限。

2014年起,北京提高了非京籍適齡兒童入讀公辦小學門檻,要求提交「五證」(即適齡兒童父母或其他法定監護人本人在京務工就業證明、在京實際住所居住證明、全家戶口簿、在京暫住證、戶籍所在地街道辦事處或鄉鎮人民政府出具的在當地沒有監護條件的證明)及其他「相關材料」(如父母雙方勞動合同、社保記錄、在職證明、結婚證、生育證、流動人口婚育證、租房合同等)。

2014年北京市常住人口及常住外來人口增速均下降,常住外來人口增量從2011年的37.7萬人降至2014年的16萬人,增速從5.4%降至2%。

2015年「加快疏解非首都功能,積極構建高精尖經濟結構」之下,2170.5萬常住人口中,外來常住人口佔822.6萬,較上一年增量僅為0.5%,2011年至2015年常住外來人口增速逐年放緩。

2015年末,北京市政府發布《北京市城鄉結合部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5—2017年)》,其中提到「到2017年底,累計調減城鄉結合部地區人口約50萬人,增加林地面積約3.58萬畝」。

2016年1月,北上廣三地均提出控制人口的規劃,北京提出202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萬以內的紅線,上海提出2020年人口不超過2500萬人的控制目標,廣州提出適度控制人口規模。

2016年8月,北京市發布積分落戶政策,包括連續繳納7年社保、年齡、學歷等具體指標,有學者表示,依此標準,每年在北京積分落戶的人數不超過1萬。2016年末,北京市常住外來人口為807.5萬,是自2000年以來北京市常住外來人口的首次大幅下降。

2017年3月發布《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0年)》提出,北京市人口要「長期控制在2300萬左右」,由此也開始對大批外來務工人口的清理。今年3月至6月,北京至少有6000多家的臨街店鋪因城市治理運動被迫拆除清退,而這場被稱為「整治開牆打洞行動」的城市治理運動同步在上海、廣州、武漢等多地開啟,上海的目標是在2017年內治理「不低於5000萬平方米的違法建築」。

你所在的城市是否有「人口排除」?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