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 特朗普

特朗普擬推翻的「網絡中立」原則,關乎表達自由,抑或製造了平等的假象?

現在的網絡平等嗎?如果網絡需要被監管,那會是哪一方面?


消息指,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將撤回要求互聯網供應商給予線上所有內容平等權利的網絡中立性規定。 攝:Ulrich Baumgarten via Getty Images
消息指,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將撤回要求互聯網供應商給予線上所有內容平等權利的網絡中立性規定。 攝:Ulrich Baumgarten via Getty Images

網絡中立關乎表達自由,還是被大流量企業壟斷下的「平等假象」?它是個偽命題嗎?

「網絡中立」是政府對市場的過分干預嗎?如果網絡需要被監管,那會是哪一方面?

有人提出如遠程醫療等就不應當適用「網絡中立」,網絡中立規則的適用邊界在哪裏?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11月21日宣布一項擬廢除「網絡中立規則」的提案,給予網絡運營商更大權力去確定其用戶可以看到或使用哪些網站的在線服務,提案將於12月14日進行表決。

2015年FCC通過「網絡中立規則」,要求網絡服務提供商無差別對待不同公司的合法內容,不得篩選服務銷售或供應對象,不得限制或阻止合法內容的訪問,不得減慢或降低合法的互聯網流量,不得提供付費網速優先服務,同時也禁止優先提供自己子公司的內容與服務。

「網絡中立」(Net neutrality)是互聯網運營的一種原則,要求網絡服務供應商及政府平等無差別地處理網絡上的資料,不差別對待(如影響網速快慢)或依不同用戶、內容、網站或程序等而差別收費,此原則由哥倫比亞大學媒體法教授吳修銘(Tim Wu)於2003年提出。

一般而言,常見的違反網絡中立的方式包括影響不同網站或程序的訪問速度、屏蔽或攔截一些數據等,如美國寬頻運營商AT&T曾完全屏蔽蘋果FaceTime及Google的Hangouts視頻聊天;美國Comcast則與視頻網站Netflix簽有特定高速流量的協定並對自家旗下的遊戲服務免收流量費;中國聯通則與騰訊曾合作推出特定網卡,其中對騰訊旗下的微信、QQ、遊戲等應用免流量費;中國聯通還曾與視頻網站土豆、網購平台京東等合作推出定向免流量費的網卡;2015年,Facebook與各國運營商合作推出 Internet.org 免流量項目,用戶可以通過這種免費網絡訪問到一些有限的在線服務。

由特朗普任命的FCC新任主席帕伊(Ajit Pai)稱,奧巴馬政府時期的「網絡中立」規則是對互聯網「嚴厲的、公共事業式的監管」,表示將「停止對互聯網的微觀管理」,並將此提案稱為「恢復互聯網自由秩序」。

帕伊認為奧巴馬時期制定的通訊規則對FCC構成監管負擔,同時也阻礙了革新,而若提案通過,未來只會要求網絡運營商公開自身運營情況,如是否允許網站或其他應用程序通過額外付費提高專項網絡運轉速率。

特朗普政府試圖推翻「網絡中立」規則,並未獲得互聯網公司們的認同。今年7月,包括 Google、Facebook、亞馬遜在內的8萬多家網站曾加入「互聯網拯救網絡中立日」活動,通過展示警示、廣告、短片等方式,抗議這個提案。

關於網絡中立的爭議一直未有定論,支持者認為,網絡中立堪稱「網絡的第一修正案」,倡導「數據生而自由」,主要論點包括:網絡提供商不應當成為網絡資訊的「守門人」對用戶可接收的資料進行控制;網絡中立關乎言論自由;定向流量套餐會導致某些服務的資源壟斷等。

而反對網絡中立的人則認為「網絡中立」本身就是偽命題,網絡市場已被Google、Facebook等高流量互聯網公司壟斷,網絡運營商理應向這些企業「收重税」;同時,他們還認為,堅持網絡中立是一種不必要的市場管制,且這種管制可能導致網絡運營商對創新技術以提高網速的積極性鋭減。此外,也有人提出如「遠程醫療」(令遙距診斷、治療甚至是機器人手術成真)、無人駕駛等流量,是否應當開通優先而不適用「網絡中立」規則。

「網絡中立」是否是一個偽命題?中立的程度或適用邊界在哪裏?

黑鏡 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