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中國因素

新疆禁用維語教材,少數民族語言與國家主權,無法共存共生?

新疆要求中小學停用維文教材,要求合理嗎?維持語言的多樣性重要嗎?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其中一個寫有漢語和維吾爾語的中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巨型海報。 攝: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其中一個寫有漢語和維吾爾語的中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巨型海報。 攝: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新疆全面停用維語教輔,維護少數民族語言的存續與國家主權矛盾嗎?

全球化之下世界各地少數族群語言均受到威脅,這些語言該如何保護和留存?

我們為何要維護語言的多樣性?

新疆自治區教育廳日前要求新疆各中小學,停止選用已存在六七年的維吾爾語、哈薩克族語編寫的輔助教材,並停止將教材翻譯為少數民族文字,主要涉及《語文》、《歷史》、《道德與法治》等課目。另有媒體報導新疆和田地區禁止在教育系統及校園內使用只有維語的文字、標語或圖片。

據《明報》報導,新疆教育廳發出一份《關於少數民族文字教材教輔選用有關工作的通知》,要求停止使用維文、哈薩克文的教輔資料,且由於國家統編教材《道德與法治》、《歷史》的少數民族文字翻譯尚未全部完成,也停止使用且停用少數民族文字教輔資料。

另有RFA引述微博網友傳圖《和田地區國語教育五條規定》,其中要求從今年秋季學期起,在學前三年、小學一年級起、初中一年級起「全面實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到2020年實現全面覆蓋。同時禁止在校園及教育系統內使用僅有維語的標語、圖片和活動等。

《明報》稱,新疆禁用少數民族語言教材與政治相關。今年初以涉嫌受賄罪被偵查的原新疆教育廳廳長沙塔爾·沙吾提被視作「兩面人」,其在任期內主導編寫新疆版維吾爾文等少數民族《語文》教材及教輔時,利用其他漢族官員不懂維文而「宣揚不利於國家統一及民族團結的『泛突厥主義』思想,存在『去中國化』的排漢論述。」

維吾爾語屬阿爾泰語系突厥語族,是古代突厥語的直系後裔之一。現在中國境內官方的維吾爾文是以阿拉伯字母為基礎的,同時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拉丁維吾爾文作為補充。

另外,今年4月正式實施《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禁止民眾穿戴蒙面罩袍、配戴極端化標誌、非正常蓄鬍等。

事實上,隨著全球化與城市化,面對困境的少數民族語言並非維語一種,各國少數民族語言均面臨威脅。擁有四十多種語言的台灣,其中便有多種原住民語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瀕危語言。

6月14日,台灣正式發布《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原住民族委員會10月12日正式公告原住民族地區地方通行語,55個原住民族地區可以地方通行語書寫公文書,以此讓原住民可以通過自己族群的語言了解信息並保護原住民語言。

美國阿拉斯加大學語言學家克勞斯曾預言,「下個世紀,人類語言有90%不是已死便是垂死。」

少數民族語言究竟該如何抵抗國家主權與全球化之下要求的「一致」?

Culture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