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葛宇路與港鐵裸男,行為藝術與公共秩序的邊界在哪裏?

惡搞、塗鴉、裸體、自殘等行為藝術,哪一種你能接受,那一種不能?


2017年7月12日,北京,葛宇路。近日,一則《如何在北京擁有一條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網絡上引發熱傳。文章中稱,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學生從2013年起尋找地圖上的空白路段,並貼上自製的“葛宇路”路牌。隨後,高德地圖等地圖收錄這條道路,這條本來無名的道路竟以“葛宇路”這個人名來命名。    攝:Imagine China
2017年7月12日,北京,葛宇路。近日,一則《如何在北京擁有一條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網絡上引發熱傳。文章中稱,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學生從2013年起尋找地圖上的空白路段,並貼上自製的“葛宇路”路牌。隨後,高德地圖等地圖收錄這條道路,這條本來無名的道路竟以“葛宇路”這個人名來命名。 攝:Imagine China

你喜歡行為藝術嗎?有哪些讓你印象深刻的行為藝術?

惡搞、塗鴉、裸體、自殘等行為藝術,哪一種你能接受,那一種不能?

在你眼裏,行為藝術相對於畫作、攝影、雕塑等其他傳統藝術形式有哪些不同?它是否帶給你不同的感受或衝擊力?

行為藝術與公共秩序,他們之間的界線在哪裏?

7月13日,中央美術學院碩士生葛宇路的畢業作品——位於北京朝陽區一條無名路段的「葛宇路」路牌,被當地街道辦事處及城管拆除,此路名已被當地居民熟識四年且被收錄於百度、Google、高德等地圖程序中。23日,交通部門重新樹立了名為「百子灣南一路」的路牌。29日,中央美術學院在其微博賬號發布對葛宇路的處罰通知,後經證明與路牌無關。

2013年,剛剛就讀中央美院研究生的葛宇路發現北京有許多無名路段,他便在KT板上打印自己的名字並張貼於這些道路兩側,多數不久後便被除掉。2014年,葛宇路意外發現在高德地圖中出現自己的名字,於是他按照大陸路牌的規格和尺寸製作「葛宇路」路牌,放置在北京朝陽區一道路中。其後,百度地圖、google地圖相繼出現該路名,2015年底,路政工程甚至以「葛宇路」的名字對其路段上路燈進行統一編號。

今年7月初,葛宇路將此作品在中央美術學院畢業展中展出,意外引發公眾關注和熱議,隨後,相關部門依《地名管理條例》,稱「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決定,一般不以人名做地名」,從而將此路牌拆除。

除「葛宇路」路牌外,網傳29日中央美院發布的處罰通知是因其曾將一假男性陽具放置於國旗旗杆頂部,後有媒體求證得不確認是否是葛宇路本人放置,但其參與了照片拍攝、視頻製作等行為。而他爬上腳架與監控攝像頭面對面的照片也被網友熱傳,「因為往常監控都是來監視我們的,我是不是也可以看它?在這裏,我質疑的是一種監控的權力。」

無獨有偶,7月26日晚,Facebook上熱傳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孩在金鐘站候車及其在車廂中的照片,有保安曾上前詢問,男孩稱「我活在自己的遊戲世界裏面,不用理我。」隨後,他被港鐵職員帶走。有網民戲稱此為諷高鐵「一地兩檢」的行為藝術。

事實上,行為藝術飽受爭議並不罕見,瑞士概念藝術家米洛·莫蕾曾用墨刷在身體上寫滿字跡並裸體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曾在科隆站在台上對畫布排出夾在陰道中的彩蛋以創作「畫作」《Plop Egg》,曾裸體懷抱嬰兒參觀博物館。以裸體藝術引發關注的莫蕾,多次因自己的行為被捕。

俄羅斯異見藝術家帕夫倫斯基(Pyotr Pavlensky)曾火燒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大門並命名為「威脅」(Threat),當場被捕;13年,他用一根釘子將自己的陰囊釘在地面上,裸體在莫斯科紅場坐了1個半小時,以抗議俄羅斯的「全國警察日」;他還曾為聲援俄羅斯龐克樂隊 Pussy Riot 而將自己的嘴巴縫上。

還有哪些讓你印象深刻的行為藝術?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