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瓜-教育

「畢業等於失業」?你如何度過畢業焦慮期?

失戀的痛苦,前路的迷茫,分別的糾葛,你如何安慰畢業時焦慮的自己?


各大院校的畢業典禮也陸續開始,畢業生們用了許多形式與學生時期的自己揮別,可卻似乎很難安撫這一別之後內心不時翻湧的焦慮。 攝: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各大院校的畢業典禮也陸續開始,畢業生們用了許多形式與學生時期的自己揮別,可卻似乎很難安撫這一別之後內心不時翻湧的焦慮。 攝: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鳳凰花花期又至,各大院校畢業生開始過最後的暑假,拍畢業照、畢業旅行、燒烤、party ......

畢業生們用了許多形式與學生時期的自己揮別,可卻似乎很難安撫這一別之後內心不時翻湧的焦慮。

「相戀四年的情感如何應對分別?漫漫前路我該去向何方?一周排滿了面試,我內心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哪一份職業哪一處地點最符合我想要成為的那個自己?」小二即將畢業的朋友說,他反覆問了自己許多問題,猶豫、糾結、掙扎在選擇的漩渦裏,手中的棋子舉了好久,卻不知哪一步才能擔得起「落子無悔」四字。

小二帶着朋友的鬱結,聽了幾位讀者的分享,也想問下各位桌友:

失戀、失業、迷茫 ... 你曾有或正在經歷怎樣的畢業焦慮?

面對諸多不確定,你如何安撫躁鬱不安的自己?

星際牛仔(專業:社會學):「社會學並沒有一個無縫對接的行業,師兄師姐畢業後不少投身政府、教育、傳媒,或是廣義的商界。去年畢業,曾經打算繼續進修,但遺憾地失敗了。當時很懷疑自己的價值,更沒仔細想過自己想做什麼,在家中人浮於事,以家務來說服自己有現實的貢獻。讀社會學的人進入不到社會,更覺得失意。

在學校裏受到理論和教育的裝備,卻無法找到自己能發揮的位置,進退失據,是我的畢業焦慮的來源。在社會上找份踏實的事情並不算困難,想清楚自己想做什麼才是考驗。如果陷入了深深的迷惘,我會建議畢業生別想太多,下定決心作出嘗試,也許就能走出一條路。」

@棄療主公(專業:法學):「那時候,比較擔心的就是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又覺得自己不適合公務猿,想找法律類的,但不是很喜歡,想找媒體類的,但又擔心自己不是科班出身,經驗也不足。此外,家裏人給壓力要我回老家,也是一個壓力來源。

主要症狀是失眠、焦躁、易怒,身體消瘦,食慾不振。

解決的方法麼,就是多跟同學交流,但不要受別人影響,確立自己初步的規劃和想法。這是遠景,近點麼,就是選一個保底的選項,就是校報。

再後來就從焦慮變成懶惰了,就安於校報的工作了。」

@straggler(專業:市場):「本科時,陰差陽錯地選擇了自己不喜歡的 marketing 專業,對商科無感的我就這麼稀裏糊塗地捱到了畢業。這四年做了很多事情,騎車、遊學、寫文、參加青年組織,但沒有一件和專業相關。畢業之際,身邊的朋友紛紛進入外企實習,作為異類的我焦慮倍增。就像是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看似面前有無數選擇,但現實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涌來,好像堵住了所有去路。畢業的焦慮感逐日累積,終有爆發的一天。「豁出去了!」最後,我選擇了先出去走走看看。畢業前的四個月,我漫無目的地「混」在西南。暫時放下諸多現實考量后,反而更能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於是乎,最終決定申請來香港讀 master,學我真正感興趣的新聞。現在回想起來,可能當時做出這個選擇的動機有一部分是逃避找工作的壓力,但似乎每一個選擇都會引你走上不同的路,看到不同的世界。沒什麼高下之分,也就沒有焦慮的必要。」

@Skye(專業:新聞):「研究生畢業的時候找工作,當時在省臺實習,其實也沒有那麽焦慮,但是很脆弱,就是別人一提就想哭,度過的方法就是找人聊天,吃飯,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ruser(專業:法學):「畢業焦慮來源:經濟獨立的迫切性,職場生活的殘酷性,人際關係的荒漠化和家族長輩的生老病死。如何度過?估計就個『熬』字吧。」

半生瓜-教育